敲定群星演唱会的事,陈大河果真就撒手不管。

反倒张铁军忙得够呛,新音响出版公司的组建,设备采购都需要他来安排,与此同时还要跟央视和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对接,当然,这个不需要他亲自去办,但关键是没个懂行的人啊。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贸贸然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是多么的不明智,他这是跳进陈大河挖的坑了,有心反悔吧,又拉不下面子,而且老崔那伙人还眼巴巴地望着他呢,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上。

可让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自己办起事来这么困难,他陈大河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甚至还跟人合谋办起了一所学校,这小子是从哪儿找来那么多能人的?

还好,也就是这个时候,从香江凤凰唱片借调过来的音乐制作人袁卓繁已经到位,张铁军索性人尽其用,直接将整个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他。

和许多音乐制作人一样,袁卓繁也是乐手出身,十几岁开始就和朋友组队玩音乐,后来因为要去温哥华留学才解散,他的家人本来希望他能放弃音乐好好学习,结果在那里他直接辍学,和另一个来自香江的伙伴,再加上几个加拿大青年一起又组建了一个乐队,闯荡了几年,竟然在北美摇滚界还小有名气。

而进入八十年代,当年他在香江组队的伙伴已经逐渐成为各大唱片公司的幕后中坚,再加上香江音乐蓬勃发展,他便接受朋友邀请返回香江,加入宝丽金成为编曲和制作人,最后在凤凰唱片成立的时候,和小伙伴一起跟着老总被一锅端走,成了凤凰唱片的干将。

在马安国接到陈大河的电话之后,他立刻找到唱片公司的老总邓东汉商量,邓总几经考虑,最后慎重推荐了袁卓繁。

因为根据马董所说,眼下内地的摇滚歌手主要学的就是欧美曲风,而且对编曲很不重视,甚至连专业的音乐制作人都没有,袁卓繁混迹过欧美摇滚圈,从根源上能跟老崔他们搭调,而且他本人又擅长编曲和制作,到内地来当一个制作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袁卓繁接到任务也很惊奇,内地竟然还有人在玩摇滚?他们不都是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那种曲风的么?!好奇之下也没怎么经过考虑,便兴冲冲地答应下来,他倒要看看内地的摇滚界是个什么样子。

结果人一下飞机,就被张铁军给了当头一棒,内地的制作人居然还要管理公司的吗?而且筹办演唱会是个什么鬼?

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调调吓得他差点当即打道回府,他可不怕得罪顶头上司,大不了照旧回加拿大去玩乐队呗。

还好,他心里还惦记着内地的摇滚乐,强忍着不适招来老崔和他的乐队,一连听了几首歌之后,打道回府的念头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

别的不提,单单一首一无所有,就值得他在这里耗下去,而且老崔他们在乐队里加民乐的元素也给他不少灵感。

什么筹备演唱会管理公司之类的,就当为未来做储备吧,在香江还没这个机会呢。

于是不知不觉中,张铁军省了许多麻烦,陈大河也躲过一次骚扰。

其实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这个袁卓繁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要是再给他几年时间,那是能与黄沾和顾家辉比肩的香江顶级音乐制作人,只是因为一直居于幕后名声不显而已。

在他的从业经历中,和他合作的香台巨星数不胜数,后来由于始终惦记舞台,自己重组乐队又翻不起浪花,索性当起了音乐总监,开始替歌手们制作LiveShow演唱会。

而凡是他操刀的演唱会,所有巨星每次演出都要向他率领的乐团致敬,由此可见其地位。

所以只能说,张铁军捡到宝了。

没人打扰的陈大河很悠闲,陈子一小朋友已经会学鸭子走路,一个人甩着两手,大摇大摆地迈着两条小粗腿在院子里乱逛,一刻都闲不下来。

偶尔迈步节奏不稳,前摇两下后晃三下,最终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扭头看了老爸一眼,再看看边上站着的三爷爷,见都没有过来抱自己的意思,便笨拙地两手撑在地上,一点点地爬着站起来。

都说阳春三月,但北金的三月依旧寒冷,关三却随便套了件褂子,浑身看不出一丝冷意,只有双手习惯性地抄着。

看到小少爷慢悠悠地爬起来,随后笑道,“等明年子一走路稳当了,就可以考虑开始练练基本功,打基础的事儿,年纪越小越好调教。”

“这么早?”陈大河眉头微皱,“我听说小孩子不能运动过度,否则会影响骨骼发育,长不高的吧?”

记得前世网上有个得到普遍认同的言论,就是十四岁前不适合过度锻炼,否则不长个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自己好歹也有一米八几,可别整得儿子没自己高才好。

“那是方法不对,”关三张张手指着自己,“我就是两岁开始练功,您看我个子矮么?还有根子他们,虽然那时候条件不好,但也是从四五岁开始站架子,他们个头儿也还行吧。”

陈大河抿着嘴点点头,那倒是,关三差了点,也有一米七多,而图安也好叶正根也好,都是一米八几的大个头,还真不算矮。

嗯,按现在的平均身高,应该可以说很高了吧。

于是点点头,“行吧,不过我也没打算他成个武术家,适当练练就当健身。”

“明白,”关三笑着点点头,“正好这几年安逸,我结合毕生所学整理出一套八卦拳,这套拳架可浅可深,能练成什么样子全凭他心意,而且这套拳术属于新创,我也没教过任何人,在外显露也不沾因果,以后可以称为陈门八卦。”

嗯?

“八卦拳?”陈大河眨眨眼睛,他知道太极拳八卦掌,八卦拳是个什么鬼?而且陈门八卦?我陈家的专属八卦?

关三笑笑也没解释,武学流派的事,东家这个外行也不懂,解释了也没用。

反正回头好好教导小少爷学会这套拳法,既是给小少爷添一门防身的手段,也算自己留给后世的一点念想。

就在陈子一又跌了个屁股墩儿的时候,叶正根拿着个文件袋似缓实急地飘了进来。

真是飘的,脚后跟不见着地,脚尖一点就往前串出两三米,没两下就到了陈大河面前,随后双手把文件袋往陈大河面前一递,“大河,这是刘建设从非洲传过来的急件。”

急件?

刘建设多则一月短则十天不定期地通过秘密渠道往内地寄送工作报告,但一般都是些情况汇报,发急件倒是少见。

陈大河接过文件袋,立刻撕开掏出来几张纸,一目十行看了起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