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是陈大河提的,往里面夹带点私货完全是人之常情,如果他没点诉求,王台长反而要疑神疑鬼,所以当即二话不说就同意下来。

电话挂断,陈大河也没看张铁军,继续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陈大河脸上立刻堆起笑容,“喂,翟部长吗,我陈大河。”

这个电话自然是打给翟国新的,虽然他不管国内的音响出版,但身为实权副部长,协调这点事情还是没问题。也幸好这个时候他还没下班,否则就得等明天,或者打到他家里去。

“你小子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翟国新挥挥手,示意正在汇报工作的秘书先出去,耳朵注意着话筒里的声音。

“哈哈,”陈大河先笑了一个,说道,“看您说的,没事儿就不能给老领导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了,您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啊。”

“嘿,现在想起我是你上司了啊,”翟国新靠在椅背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那好,明儿个你就回来上班,我再给你升一级,怎么样!”

这句不完全是玩笑话,就凭陈大河这两年立下的功劳,说升一级就升一级,谁都说不出半个不字来。别的不提,就前年的香江风波,真当是随便哪个都能解决的吗?换个人试试!

别看陈大河平时吊儿郎当,那是真有本事,所以翟国新也确实希望他能回单位去,而且此时的陈大河已经进了中枢的视线,前途无量啊,能把他收入麾下,好处那是大大的有。

翟国新随口一句话,陈大河则很苦恼,要不怎么说他不愿意给以前的老领导打电话呢,就是这点不好,动不动就让他回去上班,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于是当机立断,决定开门见山,“老领导,虽然我人不在单位,但咱心还是向着单位滴,央视那边有个美差,需要一个音乐发行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一听啊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咱们文化部的强项吗,当时就找王台长把这差事要了过来,回头您可记着我点儿好,别老是找我茬行不。”

“嘿,你倒怨起我来了,”翟国新嘿嘿直笑,“行,我先听听是什么美差,差事不好,你小子可仔细着点儿。”

“哪能呢,”陈大河笑道,“今年不是国际和平年吗,央视就准备办一台群星演唱会,为和平年献礼,现在参与单位就两家,一个是央视,负责组织策划,一个是,呃,是北金群星音响公司,负责影音制作,我想着咱文化部在音响出版发行有优势啊,三合一,正好把发行的短板补齐,还能让这场演唱会火得久一点儿,您看这项目怎么样?”

“为国际和平年献礼?”翟国新一听这个,也不开玩笑了,沉吟片刻说道,“你是想让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参与进去?”

此时他的脑子转得飞快,同样的东西,不同的人去做就能取得不同的效果,如果让陈大河来策划,这台晚会不过就是看个热闹,顺便替崔建打打名气。

但在翟国新眼里,这个项目却是一件只得在年终总结上大书特书的大事,如果再拉上广播电视部,用两大部委的名义牵头,下属单位负责执行,弄不好还能更上一个台阶。

“嗯,没错儿,”陈大河笑道,“您看行不?”

出乎他的意料,翟国新竟然没有立刻同意,而是说道,“大河,这个项目很不错,但如果只是这样仓促上马,未免也太可惜了,这样,明天你过来一下,我带你去趟广播电视部,咱们好好把这事儿说道说道。”

嗯?

陈大河摸摸脑袋,就算他反应再迟钝,也明白翟部是想玩大动作啊。

把演唱会往大里整是没问题,但他担心的是,可别整成一台主旋律歌舞会,那得有人看才行啊。

否则回头就算崔建能继续上台唱他的摇滚,张铁军的公司也能得到制作录音录影带的机会,可没人看有个屁用,或者说会看的都不是喜欢摇滚的人,别害了人家老崔。另一个磁带做出来也卖不动,保管张铁军那公司出师未捷身先死,第一炮就哑。

话筒里半天没动静,翟国新不觉有些奇怪,“喂,大河,还在吗?”

别不是掉线了吧?要说这年头的电话是真不靠谱,老是掉线,连部委这种单位的也不例外,还没人家外资公司的移动电话好用呢,邮电局那帮人真得好好管管。

“在在,”陈大河先回应了一声,随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话,反正都是自己人,也不怕说错话。

当即就将自己的顾虑说给他听,当然,私货部分没提,重点只是表示,如果这么高级别部门组织的一台活动,结果在群众中间连个浪花都涌不起来,岂不是很没面子?!

翟国新听完,也不觉有些头疼。

按他对广播电视部那帮人的了解,弄不好陈大河说的还真有可能成真,这几年每次重大节日的晚会都是那老一套,别说群众喜不喜欢,连他自己都不爱看。

那怎么办呢?

哎,要是早几年哪有这种麻烦,那时候随便组织一台晚会,一个个连票都抢不到,哪里还顾得上演什么,而且弘扬主旋律有什么不好的,这年头的观众是越来越差了。

呃,好像连自己也骂了?

陈大河抠着脑袋,想了想说道,“这样,翟部,我有个想法,您呢可以去跟广电部提一提这个事情,但是两大部委不直接出面,而是尽量给予政策和资源支持,具体事项呢,由央视和出版总社去沟通执行,这样你们也可以进退自如,您觉得呢?”

翟国新一听,顿时忍不住直拍脑门。

自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不管项目有多好,哪有领导亲自下场的道理,事情就该交给下面的单位去做,做好了,那是上级领导有方,做不好,那是下属单位能力有限,这才是做事的正理嘛。

“行,就按你说的办,”翟国新择善而从借坡下驴,当即同意了陈大河的建议,随即又说道,“那你呢,要不要一起过去露露脸?”

虽然陈大河自己不求上进,但作为他的老领导,还是要多为他考虑考虑滴,认识多点高层总没有坏处的嘛。

“免了,”陈大河立刻拒绝,但又补了一句,“这事儿您决定就行,反正我的意思就两个,一个是得按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去办,务必把社会反响做起来,另一个现场录像录音的活儿,那是群星音响公司的,不能甩开另找。”

别怪他这么直白,以他对某些国营单位的了解,过河拆桥上墙抽梯的事儿没少干,尤其是他和张铁军都不方便直接露面,就算某些人心里清楚,也难保揣着明白装糊涂,哪怕最后闹起来,大不了扯皮呗,都是扯皮高手,谁怕谁啊。

“呸,还群星音响公司,”翟国新不屑地啐了一口,鄙视地说道,“这公司刚成立的吧?名字是你刚起的吧?也不想点好的,就你这起名的本事,九成九都耗在子一身上了,就该多跟罗老师学学,白瞎了这么好的条件。挂了。”

陈大河看着手里的听筒直发呆,果然是老江湖,喷完就撤,厉害!

放下听筒,冲张铁军比了个手势,“搞定!”

可张铁军似乎不是很满意,嘴角恨不得撇到下巴下面去,群星音响公司?什么破玩意儿!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