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开个音响公司花不了几个钱,弄个录音室,再弄套录制设备就行,拢共也就几十万,就算把设备弄好些,一百多万妥妥的,对于老张不值一提。

至于发行什么的都好说,他老张还能找不着门路?!

只不过专门为了一个人就开公司,有点太随便了吧。

陈大河也不管张铁军说的是真是假,继续听崔建唱歌。

一首一无所有唱完,他又唱了几首,据他自己说都是原创,只不过和刚才一样,也没介绍歌名。

加上后面翻唱的几首香台流行歌曲,前前后后加起来唱了十二首,将将凑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等他们唱完,饭馆里逐渐有人离开,虽然翻台的不少,但小丹还是给他们留了张桌子,就在陈大河他们旁边。

就在乐队收拾乐器,小丹清理桌子的空档,陈大河冲崔建招招手,笑道,“嗨,哥们儿,介意过来聊聊么?”

崔建先是一愣,随后看了看身边几个朋友,笑了笑走过来,“你好,有什么事儿吗?”

陈大河笑道,“这样,干脆今天这顿我请,咱们拼个桌怎么样。”

崔建又是一愣,这哥们儿谁啊?一言不合就请吃饭。

他的演出生涯不算短,自打四年前就登台演出,不过在那里是吹小号,属于隐形人那种,真正的表演经验是跟同事去涉外旅馆跑场子,专唱英文歌,那时候叫好打赏的也有,但请吃饭的,还真没遇到过,谁知道这人有什么目的。

而且你说请我就吃,岂不是很没面子。

见崔建没反应,陈大河嘴角微抽,果然是玩儿摇滚的,很有个性啊。张铁军则捂着嘴闷笑,头一回见陈大河吃瘪,有意思。

这时边上的小丹说话了,“这位先生是我们老板的朋友,不是坏人。”

“哦,好。”

崔建应了一声,既然是老板的朋友,那这面子得给。

随后招呼兄弟们,一起把桌子挪过来拼成一桌,呼呼啦啦地坐了一圈。

此时陈大河桌上的菜早已吃完,两位大妈立刻过来收走,给他俩重新上壶茶。

那边则很快上菜,都是提前做好,放蒸笼里热着的,算不上什么大菜,但有鱼有肉有荤有素,还行。

不过现下是陈大河请客,小丹赶紧去后厨通知桂花姐,加几个大菜,回来又给桌上添了几瓶酒。

这帮人也真不客气,既然人家是找小崔聊,就没他们什么事儿,吃自己的得嘞,啤的白的自己选,霎时间杯子碰得叮当响。

崔建没动筷子,身子稍微侧坐,眼睛看着陈大河,等着他说话。

陈大河笑了笑,问道,“我听你刚才唱的几首歌,都没介绍名字,有名儿吗?”

张铁军也在对面插话,“哎,我听刚才第三首最好,那首叫什么?”

“有,”崔建点点头,看了看张铁军,说道,“那首叫一无所有,第一首叫艰难行,都是我写的,第二首叫我的心愿,刘源写的,后来唱的几首也是我写的,不过是摇滚,前两天刚写出来,和前面两首不一样。”

“摇,滚?摇,滚,”张铁军一字一句地念了两遍,随即咧嘴一笑,“挺好,听着还不错,哎,哥们儿,想发专辑么?”

跟张铁军坐一排的一人突然扭过头来,“小建已经发过两张专辑了,84年一张,85年一张。”

“是吗?”张铁军看看他,又看看崔建,“怎么没听过啊?”

陈大河两眼一翻,这是钢铁直男啊。

崔建干咳两声,白胖的脸上微微红了一下,“都是地下音乐,没有对外发行。”

“哦,可惜了,”张铁军眼珠子一转,“你刚才那几首我听着还行,尤其是那首一无所有,简直帅呆了,如果你又做以前那种专辑,不能让广大群众听到,那真是太可惜了。”

听到这话,崔建脸色一沉,低下头也不吭声。

陈大河嘴角微抽,隐蔽地看了张铁军一眼,我说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直,合着是欲扬先抑呢,不先打击一下对方,怎么好挖人呐。

唉,对了,老崔当年是怎么成名的?

陈大河眯着眼睛死劲回想,好像是在北京的一场群星演唱会上,登台唱了那首一无所有,当即引起现场极度疯狂,从而一举成名天下知。

群星演唱会,还是这个时代的,一般不会随便组织,除非,是因为什么大型的公益活动。

难道是响应非洲赈灾?

不对啊,去年EO集团主导了一场世界巨星演唱会,已经抢走所有的风头,时隔一年再在内地办一场这样的演唱会,能有什么效果?

如果不是这个,那是因为什么呢?

就在他搜肠刮肚的时候,崔建对面那长头发的兄弟又吱声了,扭头看着张铁军,“没土难打墙,没苗难打粮,有路子谁愿意偷偷摸摸的,还不是没发行渠道,只能自己玩儿呗。”

张铁军咂咂嘴,冲陈大河抛了个眼色,咱这是被怼了么?

在四九城里横行几十年,除了在张家大院里吃过亏,什么时候在外边儿受过气啊。

当即把头一甩,看看他们几个,“哎,我看你们乐器都玩儿的挺溜的,学校应该不教这个吧,是在哪儿学的?”

他说这话自然是在打埋伏,如同上次陈大河说过的一样,他跟那帮文青混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些人还真是大部分都从大院里出来的,尤其是搞音乐的,这东西普通人家有几个能接触到?!

果然,崔建抬起头说道,“小时候跟父亲学的小号,我父母都文工团的,最早在朝鲜族歌舞团,现在在空政。”

“空政的啊,”张铁军嘴角咧开,笑得跟个大嘴怪似的,“也算是大院儿里边的了,那咱们不是外人呐。”

嗯?

崔建眨眨眼,“没请教,您是?”

张铁军摆摆手,一副不值一提的样子,很淡然地笑道,“全军是一家,我是总后的,张铁军。”

这三个字一出,不仅崔建顿时愣住,连边上也突然安静下来,满桌子人一起看向瘦不伶仃的某人。

如果只是叫张铁军,那还有可能是重名,可敢在这个名字前加上总后两个字的,那绝对没跑了,就是那个腰缠万贯上下通吃的冤大头,张家三公子张铁军!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