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组乐队很正常,出了名的上电视开演唱会,没出名的跑酒吧餐厅驻场,别说陈大河,就连张铁军去了趟香江,也没少见识。

但这东西在国内还属于新兴事物,最早五六年前就有,可一直上不了台面,没别的原因,如今邓丽筠李古一这类唱法才是主流,他们那种学西方的唱法没人敢冒险往舞台上推。

所以至今没有乐队在电视媒体上表演过,嗯,纸媒也不报道,他们只能自己关起门来自娱自乐,或者人脉广的找几个场子驻唱,但一般也就是些餐厅旅馆。

可就算是餐厅旅馆,起码也得找个上点档次的吧,否则人家老板能开得起出场费?

跑这间拢共才放十几张桌子的路边店,能唱个什么鬼来?

就在两人正纳闷的时候,这群小伙子已经摆好阵势,也不管有人看没人看,先是调试乐器,站中间那个娃娃脸挎着吉他就开念,

没错,不是唱,就是念,还念得贼快。

虽然一步不能飞,但是一步不能退

虽然一步不能飞,但是一步不能退

两句念完,节奏才开始响起,接着也不念了,转用吼的。

大海你咆哮吧,狂风你怒吼吧

你们不过是我们启程的典礼

暴风雨你下吧,风沙你抽打吧

你们不过为我们披上行装

……

“哎妈呀,唱的什么玩意儿?”

张铁军满脸的嫌弃,就差捂上耳朵,“这叫唱歌?”

陈大河眼角微抽,忍不住抠抠脑袋,愣了半晌之后,才扭头看了看其他在吃饭的人,随后冲张铁军笑道,“咯,瞧瞧,好像不少人还挺喜欢的。”

张铁军转过头一看,可不是吗,不少人竟然随着节奏打起了拍子,似乎真的一点儿也不嫌弃。

当即不由得满脸不解,“哎哎,老陈,你说是不是咱落伍啦?搞不懂年轻人想的啥?”

陈大河加起一片卤大肠丢嘴里,呵呵笑道,“落伍的是你,可别扯上我,你再仔细听听,是不是挺有意思。”

有意思吗?

张铁军一脸茫然,看看陈大河,再看看正唱得起劲的娃娃脸,有意思吗?

这时小丹客串起传菜员,端着托盘走过来,盘子里放着两道菜,一道油焖大虾,一道葱烧海参,果然都是硬菜。

“哎,小丹,”陈大河叫住她问道,“这个乐队是怎么回事儿啊?以前好像没见过。”

“哦,他们啊,”小丹回头看了一眼,弯下腰凑近说道,“就上个星期的事儿,他们跑过来直接找桂花姐,说想在这儿唱歌,如果唱不好就不要钱,桂花姐心肠好,就让他们先试试,如果客人不讨厌就留下来,

这不已经十来天了,每天都来,来吃饭的客人也觉得新鲜,没有起哄赶人的,就留下来了,不过桂花姐也没亏待他们,来一次给十块钱,还管饭,等他们唱完了就吃。”

虽然这两年物价上涨得厉害,但十块钱已经不少了,毕竟只有一场而已,多半还是刘桂花看这群小青年不容易,照顾的成分更大些,要知道搁五六年前,十块钱可是郑新和一家半个月的生活费呢。

“哦,”陈大河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呢?照说就算是驻唱,也可以去那些大酒店,没必要来这儿吧。”

“这我知道,”小丹点着头,回头看了乐队一眼,“是小建,哦,就是那个唱歌的,他说来这里吃饭的很多都是大学生,文化水平高,想看看自己的歌在这里会不会受到欢迎,说是什么实验,所以他们也不会多待,大概一两个月就走。”

这间饭馆紧挨着北大,做的就是学校里边的生意,来吃饭的大部分不是老师就是学生,如果他的目的是这个,倒也说得过去。

这时张铁军嘿嘿一笑,“哎老陈,这是不是就是你说过的市场调研啊?没想到他们唱歌的也要搞这个,难得,真难得。”

陈大河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回头看着那个唱得起劲的娃娃脸,脑子还想着小丹刚才说的名字。

小建?

用眼睛给这个人拍张照片,去掉长头发,带上红星帽,再给批个胡子。

特么的,这不崔建么?!

老崔年轻的时候就长这模样?有没有搞错啊?

“哎,小丹,”陈大河拉住正要离开的小丹,用眼神示意了主唱一眼,问道,“他全名叫什么?”

小丹摸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是姓崔吧,应该是叫崔建,或者崔什么建,具体我也没问过。”

这年头除了有正经单位的艺术家,这种自己跑场子的民间艺人确实不怎么招人待见,嗯,跑红白喜事的除外,那种叫大师傅。所以小丹不跟他们多说话也属正常。

得,没跑儿了!

听完小丹的话,陈大河突然间来了兴趣,冲她摆摆手示意没事了,便转过身子,看起来老崔,啊不对,应该是小崔,初出茅庐时近距离的现场演出。

一首歌唱完,崔建也不怎么说话,直接开始第二首,

这首倒是正常许多,起码是用唱的,

我的心在草原

我要骑在马儿上

去追回遗失的光阴

追回遗失的光阴

我的心在高山

我要做那山鹰

……

这首相比起刚才那首,张铁军的接受程度就高了许多,一手拿着筷子,一手端着酒杯,不时抿上两口,认认真真听歌。

第二首唱完,表演还没结束,这时崔建突然说话了,“呃,大家好,下面是我新写的一首歌,想请大家听听,如果唱得不好,可以提意见。”

一听有新歌,在座的客人都来了兴趣,先不管喜不喜欢,能听到身边有人自己写的歌,怎么说也是件有面儿的事吧。

张铁军也敲敲桌子,俯下身子凑近了低声说道,“刚才那两首我也没听过,你说是不是他自己写的?”

“应该是吧,”陈大河抿着嘴微微一笑,随后指指乐队,示意听歌。

那边崔建也不看听歌吃饭的人有什么反应,直接扯起嗓子就开吼,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

他一开嗓子,陈大河顿时眼睛一亮,哎哟,终于听到熟悉的了,老崔这么早就写这首歌了吗?

“哎哎,这个带劲,这个带劲,”

张铁军突然放下酒杯,兴奋地轻轻拍起桌子,眼睛看着崔建,嘴里说道,“老陈,这首歌感觉不错啊,你说给他弄个专访怎么样?”

陈大河回头看看他,两眼往上一翻,“一点儿名气都没有的无名小将,你做专访给谁看呢?”

张铁军指指乐队的方向,“可这歌儿不错啊。”

“歌是不错,但你杂志是带声音的吗?看书的人能听到?”陈大河不屑地白了他一眼,“除非你先把他捧红,给他出盒磁带还差不多。”

“捧红?出磁带?”张铁军眼珠子乱转,最后将牙一咬,“好,待会儿等他们唱完,我问问他,要是肯跟着我混,我就开个音响公司,给他出磁带!”

一听这话,陈大河顿时愕然,这么壕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