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过天是腊月二十四,在北金,过小年是二十三,而陈大河老家却是在这天,原因为啥不懂,反正祖祖辈辈就是这么过来的,他也懒得去深究。

也就在这天,远在深阵的老爹老妈带着二姐小妹一起到了北金,同行的还有孙云东和李中和,马安国直接从广洲飞哈市,他老家龙江的,自然要回自己家里过年。

另外王赟也从尚海坐飞机过来,到北金的时间和他们差不多,正好一块儿接上。

今天茜茜请了一天假,在家里等着公公婆婆,正好可以用她的车,叶正根和图安两人各开一辆,去机场接人。

刚到中午,两辆车便转回了胡同,所有人全部接到,老爸老妈连行李都顾不上,直奔后院去看孙子,几个老爷子则两手空空,任由叶正根他们收拾,大摇大摆地进了书房落座。

前院众人忙忙碌碌,后院爷孙其乐融融也很热闹,二院的书房里,陈大河陪着几位老爷子喝茶,反倒清净得很。

陈大河窝在沙发上,看着又几分疲态的王赟,笑道,“王老爷子,上回我怎么跟你说来着,让你别回尚海了,你非得回,你看看,累着了吧。”

一个多月前陈子一周岁,王赟自然也过来了,当时陈大河就让他留下来等过了年再走,他非不听,第二天就回了尚海。

“屁,”王赟头也不抬,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拿茶盖撇着茶沫,“你以为就老李头他们忙,我那儿事情多着呢,这回要不是你三催四请的,我才懒得过来。”

陈大河还没说话,被点名的李中和反倒吭声了,

“你那儿有个屁事,”李老爷子两眼上翻,同样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跟老孙是为了学校的事忙,忙得焦头烂额才算把几个研究院架子搭建起来,你忙啥?祸害人家老太太?”

“滚,”王赟当即瞪了回去,“你知道个屁,年底总结不晓得?尚海文物商店今年搞了几回大事,出口业绩一天比一天多,老子好歹是个主管文物的副局长,要不在那里看着,指不定哪件国宝就被贱卖了。特娘的,那帮小赤佬眼睛就会盯着钱看,老祖宗的东西迟早让他们卖光。”

“哎,这就是你不地道了啊,”孙云东突然指着陈大河,对他说道,“臭小子不是委托你给他收古董吗,人家要卖,你买下来不就得了,留在他手里也就等于留在国内,不是两全其美。”

“你当我没想过啊,”王赟先瞪了他一眼,随后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要不老子怎么骂那帮小赤佬呢,要说只收外汇,陈小子给的也有,但特娘的卖东西还看人,不是外国人还不卖,给老子安排的人碰了个软钉子,你说气不气?!”

“嗯?还有这种事?”李中和当即眉头紧皱,“有没有往上面反应过?”

陈大河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直到这时才出声,苦笑着摇摇头,“上面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毕竟能卖的都是允许出口的,只要肯给钱,管他卖给谁,不过,他们这么操作,多半是有一些特殊原因,可能涉及到其他部门的配合吧。”

一听这话,另两位一起看向王赟。

结果王赟很干脆地摇头,“你要问我尚海的一些小道消息,我多半知道,但这种体制内的,我向来不过问。”

其他三人也是无语,不过问体制内的事,那你占着个副局长的位置干嘛?!

王赟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这个身份就是个掩饰,顺便也能多接触那些宝贝古董,他又不想升官,管那么多东西干嘛。

略过这个惫懒老头儿不理,李中和转头看向陈大河,“上回你在深阵说的那三个研究院,都已经组建好,还有那个芯片实验室,我辗转打听了好久,正好有个学部委员在咱们学校担任客座教授,就请他来当这个实验室主任,挂在理工研究院下面,他也答应了,不过,这个实验室的设备你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这么快?”陈大河一愣,随即想了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四月上旬左右,最晚不超过四月底。”

“哦,”李中和应了一声,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陈大河一看,不禁问道,“怎么,是有什么问题?”

“问题没有,”李中和轻轻摇头,“我就是在想,如果有可能,你能不能多弄一套设备过来?”

陈大河猜都不用猜,轻笑道,“给半导体所的?”

李中和老脸微红,随后干咳一声,故作正常,“嗯,我跟老赵,也就是那个学部委员,跟他谈的时候,听他提到现在半导体所里的研究设备远远落后于国际水平,所以就想如果有可能,能不能顺便也给他们弄一套,当然,不好办就算了,反正我也没跟他说过。”

等他说完,陈大河并没有立刻回应,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眼眉低垂,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敲动。

见他正在考虑,那三个老爷子也不管他,自顾自地聊起天来。

陈大河则暗自衡量。

从九月份准备筹建芯片实验室的时候开始,他就在考虑怎样才能弄到一套尖端的芯片研究设备,要论半导体技术,最好的自然要数美国和日本,如今主流的芯片制造设备公司也出自这两个国家,只不过这两个国家对尖端设备技术的封锁非常严格,如果说美国还有可能得到,那日本就是想都别想。

可直接买不到,不代表间接无法得到,毕竟工业化的制造设备不好弄,实验室的小型研究设备还是有可能的,甚至在很多大学里就有,买不到,那就用点手段。

于是他便将主意打到了欧洲一流大学的头上,随后给刘建设发布了任务。

结果刘建设也不负所望,太著名的学校不理,底蕴不够的不要,经过一系列的精心策划,他们成功烧毁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半导体实验室的几个房间,当然,在烧毁之前已经将那套设备偷运出来,并换上一套老版的同类型设备掩人耳目,而那套老设备也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如今这套偷运出来的阿斯迈尔光刻机正停留在鹿特丹港的某个仓库里,等着合适的时机运回国内。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