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李慧芳自然是留在这里吃饭,不仅如此,陈大河还一一给同学们打电话,将他们都请了过来,也算是次临时同学聚会。

虽然已近除夕,每个人家里都有忙不完的事,樊博望还要筹备初六的婚礼,但接到电话后都二话不说赶了过来。

可惜彭雪晴人还在美国,林如平在巴黎,当初的法语班就差了她们两个。

其实李慧芳在法语班也就待了一年,后来便转去了法律专业,时间比中途选择出国留学的陈大河和彭雪晴还短,但一直以来大家都从来没拿她当外人,在同学们的心里,79级的法语专业,永远都是十九个人。

所以这次同学们过来,并不完全是因为陈大河的面子,吃饭时候的气氛就证明了这一点,十七个人围着一张大圆桌,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话题也全部都在李慧芳身上,反而陈大河这个主人倒没人理了。

饭桌上,陈大河端着个酒杯,笑呵呵地看着同学们聊天打趣。

酒过三巡,王亚东对着李慧芳问道,“这么说来,以后你就留在北金工作?”

“是啊,”李慧芳笑着点头,“以后咱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有空多出来聚聚啊。”

“嗯嗯,这样好多了,”夏萍搂着她的胳膊,娇声说道,“以前给你写封信,都要一个月才能收到回信,有次我想去看看你吧,结果一查地图,光坐车就要三天,这还不说,转车都要十几趟,我的天呐,当时我就晕了,那地方是真偏!你们那个主任也真是的,竟然发配你去那个地方,哎,芳姐,你可得当心点儿,你们那个主任以后指不定给你穿小鞋呢。”

李慧芳笑着用头碰碰她,没有说话。

“夏萍说的不是没可能,”郑新和正色说道,“慧芳,你在单位没待多久就下了基层,机关里的很多情况其实并不清楚,在那里不是有能力有本事就能出头,还得会看会听会想,你自己凡事要多留个心眼。”

“哎哎,”王亚东突然插话,“要我说啊,干脆想办法调职算了,民委有什么好待的,尽是些扯皮的糟心事。”

“也不是这么说,”李慧芳摇摇头笑道,“我去的地方也有很多少民,而且是多民族混居,其实并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大家的生活习惯不一样而已,如果没有一个部门专门负责调和,确实很容易出问题,这个工作对地方安定其实还是挺重要的。”

“那你也不能一直待那里啊,”坐在对面的钱小璐看着她,“调解工作谁都能做,但看看你,会法语,又懂法律,在那个单位怎么能发挥专长?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不都浪费了吗。”

见同学们还有人要说话,李慧芳连忙笑道,“你们说的我都明白,而且在榆树坳待了两年,也确实发现自己志不在此,所以刚才我都跟大河说过了,想有机会的话换个单位。”

“嗯,换单位好,”夏萍眼睛一亮,终于看向被遗忘许久的陈大河,“小班长,不如跟主任说一声,让芳姐来我们外联局吧!”

陈大河嘴巴一咧,笑道,“慧芳想去经济建设部门,文化部可不是她的理想,放心,这事儿我会想办法。”

他这么一说,其他想拉人的同学都不吭声了。

“经济部门?”王亚东看看他,又看看李慧芳,“经济部门好啊,哎,经委怎么样?刚好我表舅在经委,我去找他说一声,只要你单位肯放人,进经委绝对没问题!”

有没有这么巧啊?

陈大河同李慧芳对视一眼,随即看着王亚东,“经委可不好进,那是热门部委,你有把握?”

如今国家把工作重点放在经济建设上,作为最重要的核心部门,经委和计委向来是众多毕业生追求的热点,能分配到那里的不是有背景就是运气好,一般可不好进,要不然陈大河刚才也不会头疼,本来他还想着去拜访几个老爷子问问路子,没想到眼下竟然峰回路转,在这里碰上机会。

而王亚东的关系一直在部队,想不到在经委里面也有人,就是不知道级别够不够,否则往里带人可不一定能成。

“瞧不起谁呢?”王亚东顿时不乐意了,好不容易才得到一次显摆的机会,竟然被人质疑,是可忍孰不可忍,当即把酒杯一放,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

“我那表舅在经委主管后勤人事,前些天去我家里吃饭的时候,还跟我爸妈说过,他们经委有个副主任,简直就是个工作狂,给他配了三个秘书还不够用,现在还要再找两个,而且最好是有基层工作经验的,他这几天正忙着选人呢,”

说着一指李慧芳,咧嘴笑道,“这不巧了吗,正好芳姐有两年基层经验,而且还是接待外资,这份资历应该不差了吧,回头我跟他说说,多半能成。”

陈大河龇牙咧嘴的,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

副省级可以配一个专职秘书,那位却要配五个,不过这不是重点,大不了其他几个算兼职秘书,有的屁大点的乡镇还有领导带秘书的呢,其实就是个连编制都不一定有的办公室文员。

重点是那位副主任,跟他当秘书可不好做啊,工作能力要强,级别也有要求,而且,这种人选必须经过当事人同意才行,王亚东的表舅就能做决定?

见陈大河依然一副怀疑的表情,同学们也都半信不信的,王亚东也感觉自己话说得太满,连忙嘿嘿笑道,“当然了,这个位置其实也不是那么好做,毕竟秘书工作不好干,尤其是领导要求高的秘书工作更不好做,要不然我表舅也不会头疼,他也找了不少人,但合适的不愿意去,愿意去的又不太合适,这才拖了下来,

而且他也只是提供这个机会而已,成不成还不一定,反正啊,就算做不成副主任秘书,肯定也能进经委,这点我能保证,毕竟没了两颗萝卜就需要有人填坑嘛。至于级别也不用担心,科级就成,咱们毕业就是副科,如果芳姐能升一级,就更没问题了。”

他这么一说,陈大河总算相信了几分,如果王亚东能办成自然最好,省得自己还要去求人。

正要转过头去跟李慧芳说话,这时王亚东又吱声了,“不过啊,有个前提,”

陈大河当即把头转向他,“什么前提?”

“单位肯放人啊,”王亚东两手一摊,“一进一出,进的口子我能搞定,出的口子我就没办法了。”

职位调动不是想调就能调的,既要原单位肯放人,也要新单位肯接收,这边说要那边就能走,岂不乱成一锅粥,而李慧芳的能力有目共睹,就算那个主任看不惯她,肯不肯放人还真不一定。

“没事儿,”陈大河想了想,“我来想办法,可以先把慧芳调去统战部,再从统战部调过去。”

他所谓的想办法自然是找吴天华,统战部是民委领导单位,以他如今的位置这点权力还是有的,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按照常规,在基层锻炼之后,回去了多半要提拔一级,如果换了单位可不一定能成,正好先在统战部把这事落实,过去了也方便。

李慧芳在边上一直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便把她的事敲定下来,最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举起面前的酒杯,对着两人致意,“多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我干了!”

说完便一饮而尽。

其他同学也都哄笑着共饮,谁都没说多余的话,这年头的同学,不都是这样的么。你帮我,我帮你,风水轮流转,团结才能进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