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捧着热茶,李慧芳的脸色显得很轻松,对着陈大河笑道,“挺好的啊,现在榆树坳可不是你去的时候那样儿了,因为建养殖场和加工厂的原因,修了路,也通了水电,当地的百姓很多都进了工厂做工,收入有了很大的提高,跟以前比啊,简直就是翻天覆地!”

“哦,那就好,”陈大河笑着点点头,稍微顿了顿,继续问道,“那你呢?我看你比上次又瘦了不少,工作很辛苦吧?”

最初见到李慧芳时,还有几分丰腴,后来因为刻苦学习,逐渐就瘦了下来,等到两年前在内盟见她的时候,已经比彭雪晴还瘦,如今倒好,跟夏萍差不多了,要不是身材还在,几乎就是根竹竿子,而且西北风沙大日照足,又没怎么打扮,如今看上去跟她实际年龄差不多,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可见这两年没少遭罪。

“也还好啦,原来的文宣普法工作也在做,只是另外多了一些工作,”李慧芳笑了笑,“村里范书记文化水平不高,与外商工厂打交道这些事情他做不来,整个村里也没几个文化人,所以这些工作都是我来做,不过他们也没闲着,所有的后勤都是他们包了,搞工厂建设的时候,因为条件不够,只能用人工上,从旗上到村里,组织了好几千人,就这么肩挑手扛把厂子建起来的,

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和生产调试,今年,哦不,现在应该说去年了,去年九月份的时候终于正式投产,听外商朋友说,我们养殖的白山羊羊绒,还有各种皮革质量都很好,在欧洲市场上很受欢迎,很是挣了不少外汇呢。”

听了她的话,陈大河不禁哑然失笑,本来自己是想问她自己过得怎么样,结果竟然成了工作汇报。

其实这些东西他知道的比李慧芳还多,在爱奈斯·提奥每月的工作简报里都有详细介绍,如工厂建设成本,设备采购安装,路是怎么修的,水电是怎么通的,都有记载。

尤其是她深知老板对效率要求极高,可偏偏这个老板敲定投资的地方实在太偏僻,大型设备进不去,运输也很不方便,大大迟缓了建设进度,为了解释这一点,爱奈斯都会在工作简报中将建设进度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

就连李慧芳说的地方政府的支持也有详细说明,毕竟这些都是他们已经尽力工作的佐证!

而李慧芳也多次出现在爱奈斯的工作汇报中,用国内公司负责人艾伦的说法,这个形象上佳,却非常朴素的女人拥有渊博的知识和刻苦耐劳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艾伦甚至不止一次试探,想高薪挖她进公司任职,可惜都被一口回绝了。

每次看到这些简报,陈大河是既想笑,又有几分心酸,其实以李慧芳的条件和努力,如果不去那个榆树坳,现在应该和王亚东夏萍他们一样,已经在单位出头了吧。

见李慧芳始终回避自己的情况,陈大河也就不再追问,转而说道,“你这次回来,以后的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

李慧芳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抿着嘴想了想,最后轻轻摇头,“本来我是想留在榆树坳,那里基础刚刚打好,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范书记能力不足,旗里派来的专员经验又不够,我怕他们会丧失很多机会,但是我毕竟是单位上的人,还是要听领导安排。”

“这种试探的话就别说了,我可不会帮你留在那里,”陈大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两年前我就让你离开,你非得留那里,现在下放期满,你还舍不得那个鬼地方啊?!”

“不是鬼地方,是榆树坳。”李慧芳小声犟了一句,眼见陈大河依旧冷着张脸,顿时不敢吱声了。

陈大河狠狠地瞪了她一阵,直到眼睛发酸才放过,随后想了想说道,“这样,关于榆树坳的发展问题,你可以跟范书记保持通信,把你的建议告诉他,至于怎么去做,自然有他的安排,别以为这个世界离开你就不能转!

关于你自己的问题,你先好好考虑一下,我不管你们那个老古董主任是给你穿小鞋还是刻意锻炼,总之,如果他再敢为难你,我直接通过统战部把你档案调走,至于你自己想做什么工作,想好了再跟我说,我来安排。”

李慧芳看了他一眼,轻轻吐了下舌头。统战部可是民委的领导单位,这是要直接拿势压人呢。

见回榆树坳无望,她也就不再做这个指望,双手捧着茶杯,一边点着脑袋,一边说道,“其实这两年在基层工作,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锻炼,我相信这种锻炼是在机关单位里学不到的,但同时,也暴露了我很多问题,比如大局观不强,长远规划能力不够,对经济建设也了解不深这些,我想如果有可能的话,未来两年能在部委工作,部委里面要处理全国的各种规划事务,对能力的要求会更高,而且站得高,就能看得远,对自己的大局观会有很大的帮助。”

见李慧芳终于肯说自己的诉求,陈大河自无不可地点点头,“没问题,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希望你能先在部委工作,先将自己的格局历练出来,然后再下基层,把理论转化为实践,现在只不过是将这个过程颠倒过来而已,而且,”

说到这里,陈大河看着她笑了笑,“如今你有了支援基层的经历,职务上肯定会上调,比那些同学们快上一步不说,能接触到的事情也会更多更广,行,就这么办,有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开口。”

听到这话,李慧芳不好意思地抿嘴一笑,“现在我就要求你了。”

“嗯,”陈大河一愣,接着右手一伸,“你说。”

“我不想继续在民委,”李慧芳努努嘴,脑袋不自觉地低了下去,视线不知道瞟到了哪里,“我不是说民委的工作不重要,只是在榆树坳两年,让我对首长的坚持经济发展理论有了更深的了解,所以我希望能去经济建设之类的部门,先学一点东西,等过几年之后,我想试试能不能利用我自身的有利条件,包括法律专业,基层经历,还有部委学到的规划能力,把这些东西都结合起来,做点有意义的事。”

“结合起来,做点有意义的事?”陈大河感觉听不太明白,“你一直都在做有意义的事啊,你说的这些结合,我听着怎么像经济规划和立法啊?”

李慧芳把头抬起来,笑着摇了摇,“我现在也说不清,可能会是你说的规划和立法提案建议,也有可能是化理论为实践,去地方上做建设,总之,我要做个有用的人!”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