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各自讨论,他这个临时主角用完之后立刻被丢到一旁没人理,便自己坐着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不容易回过神来,

咦,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了,怎么那个通信兵还没来呢?难道对面还没出招?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陈大河扭头一看,只见一群人浩浩荡荡进了院子,粗略一算估计能有三四十人,绝大部分穿着军装,而且年纪都在五十以上,打头的是一位身材不高,身穿部队常服的老者,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而且这群人中眼熟的还不止两三个。

好多大佬!不敢看!

陈大河暗暗咋舌,刚把头转回来,似乎想到什么,猛地又转了过去,不仅差点扭到脖子,眼珠子更是快要掉出来。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张老爷子站起来拍拍他肩膀,“愣着干啥,还不赶紧起来迎接首长。”

陈大河本能地站起身,跟在老爷子身后,同诸多大佬一起,僵硬着身子同手同脚地出了房门。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只表示脑子一片空白,反正叶正根和图安看到他的时候,只发现这位东家目光呆滞面带傻笑,就跟小时候隔壁胡同里的那个二傻子似的。

要不是跟他讲话还能正常回应,都怀疑是不是遭了什么毒手。

开车回家,一路上叶正根和图安什么都没问,陈大河也什么都没说。

今天就是去了趟姥爷家,老人家高兴,陪着酒喝多了几杯,别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他也什么都没干,就这样!

……

转眼到了十月,杰罗姆中间来过一趟北金,告知陈大河第三银行在九月股灾中的收获之后,又匆匆忙忙赶去日本。

和他们之前估算的差不多,这次行动只赚取了五六亿美元而已,毕竟大部分资金都在为各类重资产项目做准备,金融市场上投入的自然就少,投入不够,收获就少。

不过趁着这次股灾,价格出现极其短暂的波动时机,杰罗姆果断出击,以低价吸纳众多优质资产,这边合同刚签,那边转眼价格回升,单是这方面就省了十来亿美元,反而比金融市场上赚的还多。

真正赚钱的大头还是在卢卡那里,他谨记陈大河的叮嘱,快进快出,短短四天内就结束战斗,赶在股市回暖之前撤出,战果便是将QC基金的资金总额推上九十亿美元,差一点就破了百亿大关。

就这还让他暗暗可惜,想着要不要反手做一把多头,但最后想到那笔来头甚大的巨资,终于强行忍痛挥刀斩断心头的贪念,这样就挺好,挺好!

而他个人也收获到老板派发的超级大红包,为他丰厚的身家再添一笔,终于成为新晋亿万富翁。

这可不是什么资产亿万,而是实打实的现金,现金!

这位新晋富豪如今是意气风发,颇有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气势,环顾之后,一心认为世间碌碌之辈皆非自己对手,不足为惧!

可再一想美国股市上还有几个巨头在吃第二轮,不禁又略感心虚。嗯,万一不行那不是还有老板在吗?所以这根粗大腿要紧紧抱住,千万不能松手!

大腿要抱紧,那就要听话。

经过半个多月的慎重考虑之后,他终究还是接受了陈大河的建议,将QC基金一分为二,在他的安排下,一半跟随众多国际游资,浑水摸鱼陆续重仓买入美国和日本的高科技股票,等待获取股票增值红利,另一半暂时保留,等他去苏联落实好银行开办事宜之后,便作为新银行的启动资金,正式进入这个全新的市场。

如此,陈大河在苏联的第二颗棋子悄然拍下。

另一方面,他通过刘建设安排的一个集装箱货柜通过几次中途接力,不过五六天时间便顺利抵达佘口,当开箱验货的连穆·卡梅伦从高薪自美国挖来的技术经理口中得知,这并不是什么最新的芯片生产设备,只不过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电路板生产线的时候,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急匆匆地从香江直飞北金。

而陈大河当着他的面,用生动形象的表演告诉他什么叫气急败坏,完了之后非常无奈地两手一摊,算了,电路板就电路板吧,这东西也没芯片精贵,就先整个电路板生产车间吧。

连穆·卡梅伦心情惆怅地走了,原来老板也有不靠谱的时候,得,还是自己尽力争取,拿到一条好点的芯片生产线吧,说不定在老板亲自出马都失手之后,自己却成功了,他还能高看自己一眼呢。

这么一想,当即又变得斗志盎然,这种多变的情绪让身边的两个助理很是不解。

排除了连穆·卡梅伦通敌的嫌疑,陈大河却并没有就此放过,而是给杰罗姆打了个电话,不轻不重地点了两句。

杰罗姆自然明白了老板的意思,过了两天便飞了一趟香江,打着检查的名义把连穆近期的工作梳理了一遍,然后反复重申银行业保密行为的重要性,上上下下折腾了一通才离开。

连穆也不是傻子,顶头上司突然来这么一下,他也领悟到一些东西,随后便收敛许多,重新变回晋升亚洲区总裁之前的样子,将所有精力都放到工作上,除开必要的合作伙伴,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会见都推了出去。

这样一来,无论是芯片工厂的筹建,还是深阵机场和深阵航空公司的项目推进都快了不少,令大老板非常满意,倒也算得上意外之喜。

八方告捷收获颇丰,唯有陈大河自己知道,最大的收获,他已经牢牢拽在手里!

……

好不容易把工作上的事理顺,陈大河再次把自己变成一条咸鱼,随着天气变冷,那张北极熊皮也被翻了出来,垫在宽大的摇椅上,然后把自己陷进去,再把儿子搁在肚皮上趴着,拉上裹紧,一摇一摇地晃动,那安逸的样子,像极了退休已久的小老头儿。

关三从前院进来,看见东家那闲散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抽动两下,这东家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懒散了些,否则但凡有点野心,指不定这陈宅比昔日的王府还要兴盛。

可转念一想,天下格局已变,如今这样子韬光养晦的,也未尝不是好事,便将眉头舒展开来,带着后面的人往前走去。

“大河,”关三走到跟前,微微躬身轻声说道,“人带来了。”

“唔,”

陈大河睁开眼睛,抱着儿子坐起来,皮毛依旧裹着。

看看关三后面那个看上去二十多岁,面容清秀却略显拘谨的女生,笑道,“这就是您说的叶子?”

“对,就是她,”关三笑了笑,说着一招手,“还愣着干嘛。”

那叫叶子的女生立刻上前一步,成九十度弯腰鞠了一躬,“东家好,我叫叶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