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现在还是早上,距吃中午饭还早得很,但老爷子兴致来了,便叫警卫员去外面买了几包卤肉,再从屋里抱了一瓶老酒出来,拉着陈大河就开整。

看着面前琥珀色的酒液,陈大河咧嘴一笑,这不是自家泡的老药酒么。

这种药酒不仅劲大,而且还有较高的药用效果,是不能随便喝的。平时警卫员不让他多喝,见老爷子倒了一杯便要收走,结果被挥手赶开,“今儿个老子高兴,别拦着。”

陈大河看着苦瓜脸的警卫员使了个眼色,示意自己会看着。

可一开始就看不住啊。

“来,小子,”张老爷子一手举着酒瓶,一手拍开陈大河伸过来的手,给他倒满,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郑重地对着他,“这杯是姥爷我敬你的。”

不等陈大河反应过来,便一口闷掉。

陈大河赶紧按住酒瓶,“哎哟,姥爷,姥爷,您这是干啥啊。”

长辈敬晚辈酒,那不乱套了吗。别看他跟李老他们平时嘻嘻哈哈的,但还从来没让几位老爷子敬过他酒,这是原则问题。

“今天不一样,”老爷子一巴掌把他手拍开,接着又倒了一杯再次举起,“这杯是代我那几个弟兄聊表心意。”

又是一口闷掉。

得,这下就是两张苦瓜脸了。

第三杯,

老爷子又举了起来,脸色格外郑重,“这杯,是老首长特意交代,敬你的。”

看着连干三杯的老爷子,陈大河脸苦得能滴出水来,吓得连老爷子的话都没在意。

千万别出事儿啊,否则俺这小身板可担待不起。

还好,三杯下肚,老爷子也不举杯了,只是给自己斟满,慢条斯理地吃起了菜。

这时陈大河才反应过来,可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部队上几位领导,连带首长委托姥爷表达心意,眼见着姥爷酒都喝了,他还能说什么,也只能一手抓起酒杯,一手握住酒瓶,连干了三个,又倒,又干了三个。

“好,”张老爷子也没拦着,乐呵呵地喊了一声,终于端着酒杯慢慢舔了一口,随后笑道,“你也不要觉得受不起,换做任何另外一个人促成了这事儿,这三杯酒我也是要敬出去的,你是不知道,只要这帮小伙子但凡能学点儿东西回来,晓得么,”

老爷子说着眼眶突然发红,“就能救下几千几万条命!”

论打仗他们从没想过输,但他们要的是更小代价的赢!

陈大河低下头,半晌没吭声,许久之后,才抽抽鼻子抬起头来,轻声说道,“老爷子,我是不懂练兵啊,不过我觉得,除了跟外国人学,咱们自己老兵身上也有不少好东西,如果能发掘发掘,其实也不差。”

别人不知道,反正在他眼里,董建磊饶山刘建设这帮人的本事都不差,当初第一次去香江的时候,董建磊就一人拦着七八个古惑仔,丝毫不落下风,饶山呢,坐镇龙江保全公司,手底下几千号精兵强将,没几分本事能服得了众?再说刘建设,前年在苏黎世,能避开四个训练有素的法国退役精英,潜入自己的办公室,最后还差点瞒过叶正根,就可见自有一手绝活。

所以不是咱内部没能人,只是没能好好用上罢了。

张老点了点头,“早就在做啦,但没个对比,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内部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索性便没解释。

陈大河抿着嘴,“做了总比不做强,另一个,军事训练也是体育运动的一种,咱们国家的体育水平也不差,去年奥运会还得了不少金牌,您看看是不是可以请几个运动方面的专家,对咱们的新兵训练挑挑毛病,起码可以做一套科学点的训练方案呢?”

对部队新兵训练他不懂,但前世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说的就是七八十年代,无论新兵还是老兵,绝大部分训练之前竟然连热身运动都不做,直接拉上去就是高强度运动,而官兵竟然习以为常。

其实稍微懂运动的人都知道,这种方式很容易造成身体损伤,如果能改进训练方式的话,或许对部队战力的保持起到很好的作用。此时受老爷子影响,谈到了这里便顺嘴提了出来。

“咦,这个想法不错,”张老爷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新兵通过科学训练,扎实基础,内部选拔能人推广经验,等那帮小子回国,再教大本领,这样也是分初中高逐步提高,我看可以!”

于此同时,老爷子便决定,今天就去找那个同样姓张的兄弟好好谈一谈,等定好方案就找首长汇报。

几杯酒下肚,加上刚才受了老爷子的影响,情绪有些激动,此时陈大河也开始有些上头,心里有些话便憋不住地想往外倒。

只见他端着酒杯一口干掉,满脸通红地对着张老爷子说道,“姥爷,其实啊,在战斗力方面,我总感觉您们有个误区。”

嗯?

啥?战斗力有误区?这小子还懂军事?

一听这话,老爷子不高兴了,但看看外孙女婿两眼朦胧的样子,脸上不动声色,随手挑了块卤肉丢到嘴里,轻声说道,“哦,什么误区啊?”

虽然他不认为陈大河会懂战争,但这小子古灵精怪,老李老罗不止一次说过他思维灵活不拘一格,经常能提出些让人耳目一新的观念,今天就看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

“误区就是唯人论,”陈大河放下酒杯,一手伸开,另一手掰起了手指,“所谓的唯人论,便是以人为本,极度重视战斗兵员数量、单兵素养和将领的指挥素质,

您看啊,建国前后,咱们讲的是人海战术,名将率兵团打大仗,这就是唯人论的典型例子,虽然后来打了场朝鲜战争,明白了后勤的重要性,但对人海战术还是没有任何冲击,对不对?”

“嗯,”老爷子眼睛皮微抬,瞟了他一眼,拿起酒瓶默默给他满上,“有什么问题吗?”

“以前是没问题,但是以后会有问题,我也不是说唯人论完全不对,”

陈大河此时也有点来劲了,抿了一口老酒,咧着嘴说道,“打仗,打的是双方实力,在战争双方武器性能差距不大的时候,人,也就是单兵的素质,和数量,可以弥补这种差距,这个时候,唯人论是没错的,其实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但当科技继续发展的时候,战争双方武器性能尽一步拉大,直到一个临界点,过了这个临界点,人的素质就不足以弥补武器性能的差距,这时候想打胜仗就很困难了!

直白点说,就像猎人学校训练出来的那种兵王,哦,我姑且叫他兵王哈,给您十万二十万的兵王,并且单兵装备齐全,后勤保养到位,就是咱们国家条件这种,也不一定能打赢一场不对称战役!”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