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转眼过了一周,这天陈大河总算等到期盼已久的消息。

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一,在美国和沙特接触大约一个月之后,欧佩克内部终于达成一致,于这天早上九点,正式对外宣布原油出口增产计划,而作为增产的主力军,沙特将出口量从两百万桶每日,逐步提升到一千万桶每日的标准额度,数量与刘建设送来的资料完全一致,而由此引起的后果可想而知。

维也纳比北金时间晚了六个小时,又正好比纽约时间早了六个小时,此时美国时间采用夏令时,在纽约股市开盘的时候,北金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可惜这时候没有网络,长途电话依旧很难接通,陈大河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电视剧,心思却飞到了万里之外。

奥利弗到底会不会在这天动手呢?如果是她做决策,自己应该不会猜错,可这里面还有另一帮老狐狸在,他们会不会胃口太大,将国际游资一起吃?

要是自己猜错了,QC基金起码得损失三四十亿,等于这几年全部白干了呢。

虽说在卢卡面前淡定得很,但好歹也是几十亿美元啊,要是这次受挫,金钱损失是小,影响后续计划开展事大啊!

有心想给杰罗姆或卢卡打个电话,却又有些患得患失,算了,还是等等吧,反正该来的总得来,要淡定。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早上,陈大河一起床就打开电视。

央视开播不久的早间新闻里正播放节目,一条条国内信息过后,终于等到国际消息。

第一条,欧佩克宣布增产,国际原油价格应声下跌,原油期货跌幅更是超过百分之十四。

第二条,继伦敦股市小幅下挫之后,美国纽约股市遭遇一九二九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在原油价格下跌,以及取消出口关税优惠补贴的传言影响下,道琼斯指数一天之内重挫了508点,跌幅达百分之二十三,消息传开,全球主要金融市场集体跳水,这一天被金融界称为黑色星期一!

耶!

陈大河顿时双手紧握,脸上笑开了花。

还好自己怂恿徐老爷子鼓动央视多与国际接轨,增加一些国际新闻报道内容,除了借鉴好的经验,也可以多报报国外不好的东西,算是告诉那些一门心思出国的人,外国的月亮不一定圆。眼下不就用上了吗,要不然等杰罗姆他们的消息,还得多煎熬几个小时呢。

尘埃落定,就等卢卡那边收网数钱,陈大河不禁心情大好,抱着刚洗漱完出来的茜茜转了个圈圈。

“呀呀,慢点儿,”茜茜红着小脸,扶着老公的肩膀站好,“什么事儿啊,看把你给高兴的。”

陈大河吧唧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呵呵笑道,“当然是好事儿,你老公又赚钱了。”

茜茜撅了掘小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老公赚钱不是很正常吗,看你乐的。”

陈大河老脸一垮,咱媳妇儿什么时候这么淡定了?

“嘿嘿,”茜茜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道,“老公最厉害了,乖哈,我要去上班了,晚上回来再听你说,拜拜。”

说完便撒腿往外跑。

陈大河摸摸脸,嘿,原来也没那么淡定嘛。

得,老婆去上班,咱也该干点儿正事,这段时间为了等这条消息,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眼下事随人愿,也该去圆圆别人的心愿了。

随即扯了件上衣披上,连早餐都顾不上吃,招呼已经晨练完毕的叶正根图安两人便出了门。

墨绿色的防弹伊法越野车穿过街巷,拐进东城一条安静的小巷,这辆车早已挂了号,巷口的警卫直接放行,随后稳稳当当停在张家大院门口。

叶图两人在车上等候,陈大河下车就往院里钻,“姥爷,我来啦。”

张老爷子的声音在院内响起,“喊什么喊,大清早咋咋呼呼的,吃了么?”

“没呢,”陈大河嬉皮笑脸地到石凳上坐下,抓起一根油条就开啃,同时还左顾右盼,“就您老爷子一个人在啊。”

“嗯,可不咋地,”张老爷子招呼警卫员小赵拿副碗筷过来,随后将碗里的豆浆一口喝干,扯起毛巾擦了擦手,“你小子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有事儿?”

“嗯嗯,”陈大河点着头,接过小赵递来的碗筷,毫不客气地给自己舀了碗豆浆,随后说道,“猎人学校已经准备好了,第一批学员已经进场,您看什么时候安排人过去。”

今年上半年的时候,在刘建设的启发下,陈大河决定抢黑水的生意,弄个猎人学校出来,并挂在第三银行名下,打着保护旗下产业的旗号,对外招揽各国特种部队退役精英训练特战人才。

当时张老爷子得知这个消息,立刻要了一批名额,随后从全国军区挑选好苗子,最后选出35名精英,如今已经集训了两三个月,就等猎人学校开张便送过去。

这个月初的时候,陈大河就收到刘建设送来的消息,猎人学校已经组建完成,主校区地点就放在南苏丹地区,另外在非洲其他地区还有几处训练场地,都是原来旗下佣兵团用过的,只需要改装一下就可以,再加上国内卖过去的军火也全部到位,所以才能这么快完成。

至于教员方面,从英法德等国也招揽了几十位退役人才,虽说国籍不同,但他们这些人的训练手段基本类似,互相学习借鉴嘛,可以理解,所以教材也很快搞定,就等学员到位了。

目前对这个猎人学校感兴趣的还真不少,英法德西几国都选派了学员参加,只是人员还没有全部到齐,此外还有一些国家或组织正在了解接触,所以陈大河也不着急,等到今天才来通知张老爷子。

本以为这位便宜姥爷听到消息会比较开心,可张老爷子闻言,手上一顿,随即将毛巾丢到桌上,诧异地看着陈大河,“这才三个多月吧,怎么这么快?”

如果面前这个人不是自家孙女婿,又帮着卖了一批旧货挣了不少美元,老爷子这条毛巾就不是丢在桌上,而且直接扔他脸上了。

建一个军事基地需要多长时间?还是海陆空齐全的特种训练基地?

才三个多月而已,就跑过来说建成了,有这么不靠谱的吗?到底能不能用啊?

这一刻老爷子心里隐隐有一丝后悔,该不会这小子嘴上放卫星,玩了把大忽悠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