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说的话,杨老终究还是信了,也对,单是他自己从这儿抱走的药酒,就需要不少好药材,何况自己抱走的只是个零头,老张老罗那边更厉害,再加上他们自己家消耗的,算下来这儿用掉的药材的确不是个小数字。

这些可都是上等的野生药材,虽然比不上去年那批百年老药,却也是市面上难求的上品,早知道就不要酒了,直接拿药材多好,还省得被人劫。

杨老就这点好,没有的东西再想也不强求,不跟罗老头似的,死皮赖脸地硬要,还说什么没有不会去找啊!

听听,人言否。

嗯,或许也跟关系没到那一步有关,有句老话说的好,越老越小,这些老爷子在外人面前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亲人面前却跟小孩儿一样,得哄着,如今杨老跟他也只能算忘年交,比起罗老他们还是差了一截。

一顿饭吃完,陈大河安排刚回来的叶正根,开车将他老人家送回去,没有老药,就给了一大坛子老酒,这回杨老倒是没推辞,大大方方地收了。

转眼过了两天,霍老陪着首长回了北金,陈大河收到消息,当即将补元养精的补元丸拿了三瓶,女人专用的养颜丸拿了一瓶,放到一只檀木盒子里装好,底下是一层丝绒,瓶子间也用绒布塞紧保证安全。

低头想了想,又从柜子最里面摸出一只黑色的瓷瓶,倒出两颗药丸子,找了只小瓷瓶装上放进去,这种吊命救急的丸子他也不多,杨老总共才做了三十多颗,得紧着点用。

在他眼里,就这只盒子可比送给梁栋的汽车经销权价值高多了。

到了霍老下榻的国宾酒店,陈大河话还没说,先笑呵呵地把盒子放到霍老面前,这才笑道,“霍老,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霍老看了他一眼,将盒子打开,一排五只颜色不一的瓷瓶出现在眼前,随即似乎想到什么,眼睛一亮问道,“这是陈氏老药?”

陈大河闻言一愣,陈氏老药?什么鬼?

看到陈大河的表情,霍老也是一愣,“难道不是?那是什么?”

另外两个不清楚,但那白色瓶子分明就跟他见过的陈氏老药一模一样啊。

陈大河摸摸后脑勺,指着瓶子说道,“补元丸,养颜丸,还有两颗救心丸,您说的陈氏老药我倒没听过。”

霍老一听,顿时昂头大笑,“你自己家的东西,你自己都不知道?”

这分明就是陈氏老药嘛,而且还多了两种没见过的。

此时陈大河才从霍老嘴里知道,他去年送出去的那批补元丸,使得那些个老爷子一个个枯木回春,由此风靡四九城,凡是到了一定层次的,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内情,因为始作俑者是他,有好事者便给这药丸子取了个陈氏老药的名头。

若不是有杨郑赵三位炼制药丸的老御医作保,说他陈大河手里也没什么存货,恐怕他那门槛都要被踏破。

倒是后来也有不少人想再请杨老出手炼制药丸的,但一看那方子上的药材,都吓得缩了回去,反倒对他能凑出那么多极品老药佩服不已,他陈大河身家厚实的传言又坐实了几分。

到了最后,霍老指着他笑道,“也就是陈生你不在体制内,否则起码也能混个八面玲珑四方皆友啊。”

陈大河苦着脸摆摆手,“您这一说,我就更不敢在体制内混了,这批药丸子估计也是最后一批,用完就没,我要靠这个吃饭,到最后肯定是四面皆墙无路可走。”

升米恩斗米仇,给到最后没东西给,可不就成仇了么。

霍老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别的不提,单是他委托老李老罗两位送给首长的那一盒子,就足够他平安无事,岂有无路可走的道理。

只不过眼前这位不爱进体制的事,他也从旁处听过几分,开始还有些人说闲话,后来还是首长开口,说职业不分贵贱,只要为国家做贡献就是好同志,再说不爱当官好,说明不是个官迷。这才给陈大河定了性,起码在公开场合说闲话的没有了。

而且说这话的时候,陈大河还没开始送药丸呢,可见从一开始首长对他的印象就不差,要不然后来也不会收那一盒子药。

随后陈大河又介绍了另外两种药的用法功效,霍老才满心欢喜地收了起来,这东西宝贝得紧,可不能让人知道,否则少不了被人讨要。

图安猜的没错,若是陈大河送点别的东西,他也会收下,但最多就是普通的客套,哪有这种养身延年的宝贝来得称心如意。

闲聊完毕,陈大河才提起正事,“霍老,深阵开放大学筹建,先是承蒙您在首长面前美言,才顺利拿到办学许可,后来又出钱出力,所以这次我来是专程拜谢的。”

“哎,”霍老连连摆手,板着脸说道,“陈生说这话就客气了,办大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虽然没有陈家根先生兴办集美的魄力,但敲敲边鼓还是可以滴。而且当时你不也帮了我一个大忙,否则哪能避开英国人顺顺利利到北金,真要算起来也应该是我还人情,至于出钱出力更不值一提,”

说着还指着陈大河哈哈一笑,“先说好,不值一提归不值一提,那药丸子我是不会退的啦!”

两人相视一眼,不禁一起昂头大笑。

这次陈大河过来也没什么正事,心意送到,便开始天南地北地闲聊。

霍老如今跟几十年前不一样,那时候是拎着脑袋挣钱,现在他贵为香江沙皇,全香江的地产业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而地产又是香江最赚钱的行当,可见财富于他已经算不上什么,所以晚年除了为国事奔波,基本上都是醉心于文体慈善之类,陈大河便将话题往这方面引,什么奥运亚运足球篮球一通闲扯。

聊到最后,也没谈什么正事,陈大河来之前,还想着要不要跟霍老在生意上合作一把,比如建个影视城,搞搞体育联赛都是可以的嘛,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他发现这位老人家如今是真没把心思放在事业上,甚至有些避讳的意思,到这时陈大河也熄了跟霍老合作的想法,简简单单地做个忘年交便好。

尽管如此,某些关键时候,两人还是可以互相搭把手的,所谓的人脉关系不就是这样么。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