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伸手推门进去,听到动静的关三吱呀一声把门拉开,笑呵呵地说道,“大河回来啦。杨兄弟上回过来的时候说,九为数之极,这整条胡同都是咱家的,弄个九号不太好,我听了也觉得有道理,正好您也算是半个生意人,八这个数字吉利,请示过茜茜之后,就把前边的两套宅子给并了,然后把门牌号给改了。”

他耳目精灵得很,哪怕隔着一道门,陈大河又是小声呢喃,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哦,原来是这样,”陈大河应了一声,点着头往里走,“杨老他这段时间经常来吗?”

杨老就是去年帮陈大河熬制药丸子的那位御医,自打见了关三若无其事地试药之后,就经常往这里跑,只要试制了新药,都会跑来请关三帮忙试药。

听到问话,关三脸上不禁浮起一片苦色,“怎么不来,眼下就在里边儿呢。和以前一样,带了几颗药丸子,要不是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非得吃拉肚子不可。”

陈大河一听,嘴角忍不住咧到耳后根,杨老身份不一般,专业领域内,那是连首长都敢训的人,关三是打不起也惹不起,就只能受罪了。

不过这罪也不白受,关三虽然能掌控自身,浑身上下一丝毛病没有,但对医理完全不了解,杨老针对他的身体情况特意拟了几个方子,平时拿来试的药也都是以调理滋养为主,眼下估计这位老爷子还能比他预想的时间多活几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看一看新世纪的景象。

几人走到正院,一位瘦骨嶙峋却精神矍铄的老人站在廊下哈哈大笑,“哎哟,原来是主人回家了,我这恶客又上门讨嫌来了。”

陈大河抬头一看,正是杨老,连忙拱起手笑道,“哟哟,老爷子看您说的,您这样的贵客我是盼着天天来啊,哪有讨嫌的道理,今儿个您别走啊,咱晚上好好喝两杯。”

“嘿嘿,”杨老主动走下台阶迎了上去,“那感情好,”

说着走到陈大河跟前,瞄了一眼他身后的关三,压低声音笑道,“你是不知道,关老哥那坛子老药酒我是馋了好久,可每次来他都只给一杯,你说哪有他那样小气的!”

关三嘴角一撇,“我那可是老药泡的酒,论医术我不懂,但要说到酒,就是你不懂,你也就是一杯的量,要是两杯下肚,我怕毒死你。”

“呸,我还能毒死?”杨老啐了一口,满眼鄙视地看着他,“我看你就是小气!”

陈大河瞟了互相打趣的两人一眼,眼角的笑容更深了两分,看来这段时间两位老人家处得不错啊。

先让关三陪着杨老,陈大河到后院逗了会儿子,然后洗澡换了套衣服,才去前面作陪。

茜茜还在电视台录节目,安英和她一起,照旧不回来吃晚饭,叶正根和图安回了自己家,佟济兰和郎蓉金贝儿一起在后院带陈子一,所以晚上就是陈大河陪杨老吃饭,关三作陪。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和陈大河坐一张桌子,而且是下首,否则一般都是分开用餐的,陈大河刚开始还说了几回,但他们这些人都顽固不化,也就听之任之了。

饭桌上,杨老先抿了一口老酒,满足地闭上眼睛哈了口酒气,“舒坦,真舒坦。”

陈大河端起酒杯陪了一口,笑道,“上回您过来,不是给您装了一坛回去,又给抢完啦?”

“嗨,那可不是,”杨老摇了摇头,撇着嘴说道,“我那一坛子刚抱回去,就让那帮子土匪给抢了去,分得是干干净净,一口没捞着!”

一听这话,陈大河憋着笑不敢吭声了,杨老嘴里的那帮子土匪他也知道,最大的一个就是首长本人,惹不起惹不起!

知道这事儿的时候,他还跟杨老提过一嘴,请他送几坛子酒过去,或者每次多给他两坛,结果被杨老一口回绝,只是说每月一坛就好,就当是他讨的,自己馋了,就跑这儿来喝两盅,挺好。那些老人家也是,非得抢杨老的酒,也绝不跑他这儿来打秋风,硬气十足。

嗯,张老爷子除外,每周一坛必不可少,还美其名曰是外孙女婿应给的孝敬。那可是二十斤装的坛子,其实落到他手里还不到两斤,剩下的也都被分了。

总的来说,他们两个,再加上一个罗东升,这三位就是紫禁城里老药酒的主要供应商,属于众星捧月型的,走俏的很。

一口酒下肚,身上血气上涌,杨老那略显苍白的脸庞顿时红润了几分,略过刚才的话题不提,看着陈大河笑道,“小陈呐,自打去年给你熬了几批药丸子,这眼看着就一年过去了,我这一年是硬忍着没打扰你,怎么滴,如今你那老药,有没有多收几根?”

陈大河当即嘴角一撇,“老爷子,我说你怎么老往这儿跑,看来请三爷试药只是顺便,主要还是惦记我那柜子里的老药吧,那我跟您明说,没有!”

好家伙,去年为了给他认的那帮老爷子调理身体,几乎把攒了几年的老药都给掏空,用血亏形容都算轻的,这位倒好,直接惦记上了,竟然还想跑来再捞一把。真当百年老参是野草,满山遍野都是啊。

“没有?”杨老一听,当即急了眼,“少蒙我,你那本家不是三天两头往这儿送东西,难道就没几颗好药?!再说我又不白拿,大头还是给了你,我就收点零头当苦力钱还不成啊。”

“嘿,您老是有备而来啊,”陈大河没好气地看着他,“陈刚是经常往这儿送东西没错,药材也有,但跟去年您拿走的那批同样档次的,还真没有。”

以前董建磊还在的时候,陈大河资助了一帮老兵办了家山货公司,陈刚就是这家山货公司的负责人之一,常驻北金,同时也负责给他送货,什么毛皮、药材、香料、干货之类的就没断过,别的不说,单是硝制好的皮毛就堆了几屋子,估计再过两年他那二十几套宅子都快不够用了。

杨老愣愣地看着他,似乎在判断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好半天又忍不住确认了一句,“真没有?”

陈大河两手一摊,摇了摇头,“真没有!”

随后指了指他面前的酒杯,“就收到的那些药材,大部分也都泡了酒,您老现在喝的就是。”

话都说到这份上,杨老总算是信了几分,遗憾地摇着头,“怎么就没有了呢,我又翻出俩古方子,没药材可怎么弄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