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方面,早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苏联的头号也是唯一一个对手美国,就注意到苏联日趋增长的石油出口量,以及与之伴随的日益增长的粮食和工业原材料进口量。

很显然,苏联对石油的依赖正变得越来越深,如果要打击苏联,石油无疑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突破口。

所以,一场人为的石油价格战终将开启!

听上去头头是道,但以上分析全是马后炮。

陈大河虽然知道八十年代有过一次石油价格战,但他完全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毕竟这种对世界经济影响有限的金融波动在历史上不知出现过多少次,不是每一次都能像广场协定、亚洲金融危机以及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次贷危机那样赫赫有名。

他所能做的,无非是让刘建设的人紧盯着总部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欧佩克,毕竟要打价格战,无论对手是谁,另一方绝对是他们!盯住他们,就能知道价格战什么时候会来。

就在前两天,当他启程过来香江的时候,刘建设的情报终于递到他的手上,与这份情报同时送到的,便是以上内容为主的一份背景资料。

八月份的时候,美国派人与欧佩克重要成员国沙特达成协议,针对苏联石油产量下降,并帮助欧佩克夺回市场份额,沙特将迅速开启增加原油产量,现在沙特的石油出口每日不足两百万桶,而他们的目标是,一千万桶!

五倍的增幅,意味着价格的跌幅将超过百分之五十!

当刘建设拿到这份情报的时候,距离美国和沙特达成协议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毕竟他盯的是维也纳,而不是沙特,能得到这份情报,还是因为沙特必须告知其他成员国,这才打探到消息,再加上资料收集整理和传送,到陈大河手里时,已经接近九月中旬。

这就是陈大河为什么一定要召见杰罗姆和卢卡的原因,因为要给他们分工啊。

陈大河晃动着酒杯,对着杰罗姆轻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欧佩克的确对苏联抢占他们市场份额的行为早就恨之入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过去五年他们一直没有动作,直到现在才展开行动?”

听到这话,杰罗姆端着咖啡,再次陷入沉思,片刻之后,他抬起头看着陈大河,探询着问道,“是因为,有人给他们撑腰了?”

“宾果,”陈大河空着的右手打了一个响指,“那你再猜猜,这个人会是谁呢?”

这个根本就不用猜好吗。

杰罗姆喝了一口咖啡,微笑着说道,“当然是美国,除了他们,再没有第二个国家能让欧佩克不担心来自东欧的威胁。”

“没错!”

听上去陈大河问的都是废话,但他的目的很明确,

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陈大河笑道,“那么,主战场在哪里,清楚了吗?”

“当然,”杰罗姆脸上的微笑越来越浓,耸耸肩说道,“不仅如此,我还明白了您为什么一定要我亲自过来的原因,因为我们的主战场,就在日本!”

话音刚落,两人便相视而笑。

很简单,既然这场价格战是美国发起的,那么就意味着美国原油期货市场上不可能出现太多的多头买单。

期货就像一场赌博,有人赌跌,有人赌涨,而市场就是撮合交易的地方,如果没人买涨,那空单由谁来买单呢?

当然是明面上是盟友,其实是肥肉的日本了,在美国金融机构需要利润的情况下,总不能去坑传统的欧洲盟友吧,再说他们也不是吃素的,老美还得依靠他们挡在苏联面前第一线呢。

再看日本,如今经济日渐兴盛的日本财团正挥舞着钞票,恨不得买下全世界,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他们,使得东京工业品交易所里还有数量不少的原油买单,而这些,就是某些欧美游资的目标,同样也是杰罗姆的目标。

目标确定,陈大河却并没有结束谈话,反而再倒了一杯红酒,晃动着走到玻璃窗前,背靠着外面的海景,轻声说道,“杰罗姆,你打算在石油期货上投多少钱?”

杰罗姆眯着眼睛想了想,并没有立刻给出一个数字,反而说道,“boss,我觉得,这次的行动不一定要投入重资,据我估计,就算日本收到消息的时间会晚一些,但他们迟早也会得到消息,所以会在期货市场上接单的,多半都是一些中小投资者,跟这样的人对赌,就算赢了也没多少钱,所以,两亿美元,十倍杠杆应该足够了,顺利的话,可以有两倍的收益,或者更低一些。”

期货市场上并不是说价格涨跌多少,按杠杆倍数放大后的资金量你就能赚多少相应比例的钱,主要还是看对赌的人他们能有多少保证金可以亏,他们亏的就是你赚的,所以哪怕是十倍杠杆下百分之五十的跌幅,杰罗姆对盈利的期望值也没有多高。

他所期待的,在另一方面。

见陈大河没有出声,杰罗姆继续说着,“有预见的石油价格下跌,必然会刺激工业快速发展,工业品价格下降,再刺激消费,形成一轮良性循环,所以我觉得,对于日本的整体计划中,优先投资地产、金融的基础上,可以再增加对制造业的投资力度,我相信应该会有不错的收益。”

听完杰罗姆的分析,陈大河长舒一口气,举起手里的酒杯冲杰罗姆示意,“杰罗姆,相信自己,你已经具备了一个战略级投资人的眼光,如果有什么看好的项目,放心去投吧!”

区区四五亿美元的收益,还不值得陈大河特意将杰罗姆叫回来,调整对日本的投资方向,才是他召见杰罗姆的根本目的之一。

虽然他知道未来五六年的时间里,日本地产股市都会迎来一轮又一轮惊爆无数眼球的增长,但盯上这块肥肉的游资太多,如果将绝大部分的鸡蛋都放在地产和金融这两个篮子里,天知道会不会跟其他游资起冲突,毕竟金融市场瞬息万变,要是自己这个目标太明显,被其他组团的游资联合起来坑上一把,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分散风险,稳打稳扎,趁早搭上日本这艘快船,并时刻警惕尽量不给别人机会,当然,有可能的情况下,顺嘴咬上一口也未尝不可!

直到现在,这次召见才算真正完成,不过意料之外的是,杰罗姆竟然给了他一个惊喜,

刚才自己还在想,杰罗姆就差在战略眼光上,没想到这回自己基本上没怎么开口,只是稍作提示,他就将自己要说的话全部说完了,并且和后世课本上写的内容差不多,看来这几年杰罗姆的成长也不小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