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优势不知道,不过增加人工成本倒是真的,这笔开支可不小哦。

富博敦心里嘀咕了一句,下一刻又想起陈大河刚才说的话,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果每次自己都满足于现状,认为不愁销量就不提升服务,那等别人用这些手段长成大鱼,恐怕就要回过头把自己的吞掉了,那时候自己还能讨得了好?

免费送货安装从眼前看确实会增加一点小小的成本,但从长远来看,应该不会亏,大不了薄利多销嘛!

不行,得听东家的,认认真真地吃成一条鲨鱼,不,鲸鱼!

想到这里,当即猛地点头,“记住了,我回去就定方案,通知各门店立刻执行。”

陈大河笑着摆摆手,“先听我把话说完,这送货安装是一方面,售后维修也不能少!我说的不是增加一个维修部,而是对所有售出的产品,都实行一段时间内免费包修!”

“包修?”富博敦瞪大眼睛,“东西卖出去,不是一概不负责吗,谁家东西坏了都是自己拿到修理铺去修的啊,而且就算要包修,不也应该是厂家的事吗,怎么还要商行来负责?”

如果说送货安装可以帮助拉升销量,这售后包修可就真弄不懂了,卖东西应该是盼着人家东西修不好吧,哪有还帮着人家修的?!

陈大河伸出手掌摸摸脑门,这时代的代沟啊,要怎么跟他们解释呢。

这时马佳彤说话了,“博敦,我觉得大河说的很有道理,你想想,如果你家卖的东西承诺包修,那买的人会怎想呢?”

富博敦一愣,“会怎么想?”

“笨,”叶晓琳嫌弃地瞪了他一眼,“当然是认为你家的东西质量好啊,否则谁敢放出包修的话来,有质量保证,人家才会愿意到你店里来买东西!”

富博敦眼珠转了两下,猛地一拍脑袋,“啊,我明白了,这个包修针对的不是那些买了东西的人,而是更多还没买或准备买的人!这一条不仅要实行,更要大力宣传打广告,让所有人都知道,在我这里买的东西是包修的!”

马佳彤微笑着点点头,“看来你还有的救,不过,”

说着转身看着陈大河,“还是东家最厉害,竟然能想出这种办法来!”

陈大河面带蜜汁微笑,这姑娘果然开窍,一点就通啊。不过自己活了两辈子,还真不知道包修还有这作用,还以为就是纯粹的售后服务呢。

也难怪,后世竞争激烈,哪家公司的东西没个保质期的,没那玩意儿都没人买好伐啦。

在某人完美助攻之后,陈大河依然淡定地摆摆手,“免费送货安装,承诺保质期,都只是提升销量的辅助手段,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直接而且显著地增加销量。”

富博敦此时已经完全被折服,不再抱着拍马屁的心思,恭敬地问道,“那是什么呢?”

陈大河看着他,嘴里吐出四个字,“上门销售!”

“上门销售?”

在座的七人面面相觑,这种古老的货担郎模式,也适合现代社会?!现在最差的也就是摆地摊了吧,上门销售会不会太掉价!

陈大河伸出手指,指了指他们,“你们可别小看这种老模式,不信的话,回头找一辆车,拉上一车电器去农村里转一转,尤其是物资缺乏的偏远地区,看看能不能卖出去。”

“偏远地区?”

这下马佳彤也不明白了,吞吞吐吐地问道,“那种地方,也能买得起电器?”

真不是她门缝里瞧人,这年头家用电器可不便宜,就算收入颇丰的工人家庭,也得省吃俭用几年才能买得起一台电视机,偏远地区的收入远远不能和大城市上的比,想买一台电器,恐怕就不是省吃俭用几年的事,到时候别做无用功才好。

陈大河也不解释,只是微笑着端起茶盏喝了口水。

如果不是看过某首富的发家史,谁能知道拉着一货车电器当货担郎,也能挣大钱呢。

见东家不说话,富博敦也只得半信半疑地坐回去,嗯,回头找一批便宜的产品试试水,就知道东家是不是百试百灵。

一口气将茶盏里的水干完,在马佳彤主动起身续水的功夫,陈大河冲坐在最远的那爱新昂昂头,示意该他了。

经过刚才富博敦一翻讨教,屋里的气氛顿时好了许多,小新同志也脸色镇定自如,可心里依然警钟长鸣,虽说前面六个依次过关,最多就是几点小问题,但越是这样越要谨慎,千万不能最后一刻翻船,要稳住!

“呃,咳咳,”

先松松嗓子,那爱新才说道,“上次听取了您的意见,我回去之后努力整改,除了楚贺和博敦的业务,还揽了很多外面的业务,由于业务量增长很快,原来的五十辆车就不够用了,所以我把后来赚到的钱又全部拿去买了货车。”

“哦,”陈大河顺手结果马佳彤奉上的茶盏,一手按着茶盖,轻声问道,“那现在你的车队有多大了?”

那爱新伸手比了个二,努力控制住得意的表情,“二百辆,都是最大的货车,找饶哥帮忙,在顺风公司采购的时候顺便一起买的。”

“嗯,五十变两百,还不错,”陈大河难得的夸了一句,先喝了一口热茶,才在那爱新兴奋的目光中继续问道,“你平时是怎么管理的?”

如果不是去年这小子给自己的印象太差,估计这次就会直接定他了,毕竟也是在经营货运公司,跟顺风公司业务正好一模一样,有先天的优势。

只是这家伙去年手里握着五十辆货车,竟然只给倪楚贺和富博敦两人运货,连司机和押运员都是找饶山借的,差点把他给气死,之前做内管的时候还挺好,真没想到一转到市场就成了那样,简直没眼看。

现在过了一年,饶山和马佳彤他们后来肯定有帮他,就看他能不能合格吧,要是还是那副样子,陈大河宁可叫他去管万家乐商行,然后让富博敦管顺风公司去。

“这个,”那爱新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笑道,“我全抄的顺风公司,规章制度,行车路线都是,人也是找的复员老兵,只有器械是找市公安局申请后买的。”

顺风公司的用枪数量太大,直接走的省武装部的路子,搞了一批半新不旧的军械,他这家公司用量小,直接找对口管理的公安局解决就好。

“全抄的?”陈大河颇感意外,放下茶盏认真地看着他,“这么说,你对顺风公司的管理模式,尤其是器械管理都很清楚咯?”

“嗯嗯,”那爱新虽然不明白陈大河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赶紧连连点头,“虽然以前是饶哥主管顺风公司,可那时我也跟着一起帮了不少忙,对他们的内部管理本来就不陌生,后来又特意请教了饶哥他们的运营管理和器械管理,还从那边找了几个骨干,这才把这边公司的核心团队组建起来,又一起工作了一年,所以都很清楚。”

一听这话,陈大河长舒一口气,妥了。

当即一拍沙发扶手,迎着某人惊恐的眼神,指着他说道,“明天你去找连穆·卡梅伦,让他把你这家破公司也收购了,然后给我接替饶山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