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深阵别墅的家里,老爸老妈罕见地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正帮着给小妹收拾行李,二姐也在厨房忙活着准备晚饭,看样子今天晚上照例又是丰盛的一大桌。

陈大河转到沙发前,一屁股坐到小妹身边,揉揉她的脑袋笑道,“明天就去学校报到了,怎么垂头丧气的?”

陈继红满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声嘀咕着,“又不是去外地,更不是出国,就在深阵上学而已,至于弄得这么夸张吗?”

陈大河疑惑地看了看她,什么夸张?还这么小声?

可惜,声音再小也有人听到,

“哪里夸张啦?”老爸背着双手走过来,板着脸说道,“你去住校,换洗的衣服总要带几套吧,还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什么毛巾脸盆水桶,口杯牙刷饭盆自行车,哪一样用不到?”

陈大河眨眨眼,扭头看看墙角里的两只皮箱外加一堆杂物,还有那辆崭新的进口捷安特自行车,忍不住挠了挠脑袋,这样子,确实有点夸张了啊。

又不是去外地上学,就在深阵本地上学而已,平时周末没事的话都可以回来,万一真有个什么突发状况缺点什么,只需要一个电话,立刻就有人送过去,哪用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当年自己去北金上学都没这么多东西呢,两床被子加一包衣服,完事!

可惜,这屋里当家做主的不是他,刚收拾完东西的老妈顾不得劳累,一把抱起小孙子,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不够的再送过去。”

合着您还知道可以送啊,两兄妹相视一眼一声长叹,不过面对老妹求救的眼神,他可不敢说话,弄不好就是引火上身,只得丢给小妹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在二姐的招呼声中准备吃饭。

结果一桌人还没坐齐,外面就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叶正根反应最快,一溜儿烟地拉开门跑了出去。

没多久一道倩影就冲了进来,先是同老爸老妈打了声招呼,然后一把抱住小子一就亲亲,“唔啊,儿子想死我啦,宝宝想妈妈没。”

小家伙窝在襁褓里,手爪子挥舞两下,表情非常淡定。

“哎,你怎么来啦?”陈大河睁大眼睛看着老婆,惊喜地说道,“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心里却一阵恶汗,自己才过来几天啊,老婆就追了过来,没的说,绝对不是想自己了,想当年自己去国外一呆半年也不见她去找自己的,

至于想谁,看她表现就知道,想儿子了呗。

唔,感觉有落差了。

“嫂子好。”陈继红兴奋地站起身,一下子蹦过来,其他人也都打着招呼。

来的正是茜茜,此时她抱着儿子轻轻晃动,先和大家聊了几句,才对着陈大河笑道,“哪用接啊,老饶安排的飞机,到了香江他也安排了车接送,我特意让他不要跟你说,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嘿,还真是惊喜,”陈大河拉开身边的椅子让她坐下,“我都想过几天就回去了,没想到你突然过来,哎,就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啊?”

说着还看了看门口。

茜茜笑着摇摇头,“不是,英姐陪我一起来的,还有罗爷爷,可惜秦奶奶不愿意过来,不然我还想带他们在这里玩几天呢。”

正说着话,罗东升背着双手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正是安英,还有两手拎着皮箱的叶正根,屋子里顿时热闹起来。

陈大河冲着罗老爷子咧着嘴直笑,好嘛,铁三角到齐了,不过罗老爷子跟孙李两位不同,那两位以后是常驻这边,他就是过来参加开学典礼的,完事了还得回北金,毕竟比起这边,罗东升还是更适合那里,再说没个自己人呆在中枢可不行呐。

闲杂琐事不提,九月二日,深阵开放大学举办隆重的开学典礼,正式宣告开学。

为什么不是九月一日?因为那天星期天!这时候也是有休息日的。

比起十天前的冷清,此时的校园热闹了许多倍,一个个脸上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学子三三两两走在一起向学校大礼堂汇集,上到教育部、省府,下到深阵市府的众多领导纷纷出席,除此之外,还有科学院、第三国际银行,以及众多民营企业等单位的嘉宾列席。相比之下,两年前隔壁那所大学在级别上或许相差不大,但规模场面上可就差了不知凡几。

也就是在这样一场隆重的典礼上,陈大河首次携夫人一起在公开场合亮相,虽然是坐在下面第一排的嘉宾席,全程保持微笑不说话,但也给所有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没别的,不论是北金或省城来的领导,还是第三国际银行的国内负责人,又或掌控上千家民营企业的香江投资公司老总饶山,都主动到他面前打招呼,让人想不印象深刻都难啊。

庆典仪式过后,陈大河依然没有退场,而是继续参加了晚上的招待晚宴,周旋在众多嘉宾中间谈笑风生,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又让不少有心人心里泛起了嘀咕,莫非这位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真神,终于打算下场举旗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影响可就大了!

对于这些猜测陈大河自然懒得去理,现场也没几个敢直面问他,不过眼前这位的话,他却不能不答。

“小陈呐,”梁老先生一手举着酒杯,笑呵呵地冲陈大河示意,将他带到旁边一个角落,其他人一见这场景,都自动回避,留给他们一个空间。

“你的本事我向来是知道的,以前我还觉得可惜,你要是肯一心一意投入到经济上,说不定深阵的经济水平还能再高一点,现在你肯站出来,无论对国家,还是对你自己,都是好事啊。”

陈大河赶紧哈哈一笑,双手捧着酒杯回敬,同时说道,“梁老谬赞了,我可没您说的那么大本事,无非就是做了些穿针引线的活儿,当不得您夸,”

开玩笑,不管他们心里怎么猜,在没有实锤,或者自己没有跟上面坦白之前,内地这些产业是他绝对不会承认的,哪怕眼前这位是改开前沿的头号人物也一样。

稍微顿了顿,陈大河又额头一偏,略带疑惑地问道,“您刚才说我肯站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