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在几年前,准确点说哪怕说一年以前,这些教授也好讲师也好未必敢接受开放大学的聘请过来任教,但自从去年年初首长视察深阵,并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之后,似乎许多单位的心思都活泛起来,不仅企事业单位开始或明或暗地搞副业,就连许多政府机关也纷纷设立服务公司,要么独资要么联营,大有全民经济的势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这种风头下,这些收入不高的老教授们接受聘请过来工作,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

更何况这里边还有个前提,那就是开放大学许诺给他们最好的科研条件,在这条大杀器之下,又有八位学部委员带头,能抵挡住诱惑的屈指可数,再加上可观的讲课酬劳,老马能请到这几百位有真材实料的老师自然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汽车直接开到主教学楼前停下,图安和叶正根先下车,环视四周一圈后才拉开后座的车门。

两人一左一右下车,马安国正要带陈大河进去,结果陈大河大手一挥,“先带我参观参观,看看我们的新校园。”

马安国转身看看他,撇着嘴说道,“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说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换了个方向一马当先往前走,顺手指了指身侧的建筑,随意的语气中带着几分骄傲,“这栋呢就是主教学楼,十二层高三百多个教室,另外还有实验楼、图书馆、餐厅、宿舍、体育馆、活动中心等等不同功能的建筑楼,另外就是两个运动场,还有规划的校内公园,不过都还没建好,等后面慢慢来吧。”

“是得慢慢来,”陈大河两手插兜漫步向前,轻飘飘地说道,“坦白说,这学校的环境真不怎么样,不说弄个花园式的校园,起码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就几栋光秃秃的钢筋水泥吧,回头找人弄些绿植过来,什么树啊花啊草啊的都种上,要不了几年,这学校就能有点样子了。”

由于学校是新建,整个校园里面的绿植并不多,除了路边寥寥几排花坛之外,只有几栋灰色的楼房孤零零的竖在两千多亩的土地上,显得格外孤寂,这让陈大河看得有点不太习惯。

“这还用你说,”马安国两手插兜漫步向前,抬头挺胸地傲然四顾,“就这个地方,我打算用十年时间好好折腾一下,你别看现在不怎么样,但你要是去看看规划图,就知道什么叫差距,我敢拍着胸口保证,放眼全国就没哪个学校,能像咱们这样搞校园建设的。”

“你那就是废话,”陈大河看也不看他,两手同样插在裤兜里,与马安国并肩而行,边走边说道,“现在国家经费紧张,到处都要用钱,那点有限的经费拨下去,哪所学校敢乱花?最多的就是增添教学设备,再就是照顾各个科研课题,剩下的一点还要给学生老师发福利,能像你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

说到这儿,陈大河脚步一顿,站定后转身看着马安国,“对了老马,你刚才说到学校的实验楼,这方面情况怎么样?你可别忘了,当初那几位学部委员就是被你用这玩意儿忽悠来的,要是承诺兑不了现,可不好交代啊。”

“这还用你说,”马安国挥挥手,随后指向主教学楼后面一栋六层高的白色建筑,“咯,这就是实验楼,别看这栋楼不起眼,就楼里面的东西,足足花了小两个亿,占了整个学校成本的九成还多!”

“小两个亿?”陈大河眨眨眼,看看那栋实验楼,再看看马安国,“美子?”

“要不然呢!”马安国耸耸肩,“除了一些常规的易耗品和基础设备,其他主要设备器材基本上全靠进口,外商可不收人民币。”

稍微顿了顿,马安国一手搭在陈大河肩上,一手指了指实验楼,声音里带着几分感慨,“而且不光是不收人民币的事儿,是你拿着美子,人家还不愿意卖给你!为了搞到这批设备,老子是把能托的人情都托完了,是又掏钱又掏心,你刚才说不能承诺兑不了现,你可别忘了,这儿的校长是谁,有老师他老人家亲自坐镇,我敢玩什么花样?而且面对那些白发苍苍却满腔赤诚的老科学家,我又怎么敢玩花样儿?!”

如今国内的科研水平可以说是全方位的落后,学术研究的滞后是一方面,另一个关键点则是科研设备的缺乏,这点哪怕到了四十年之后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最尖端的那类设备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这些少数人基本上都是西方国家的阵营,不管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立场,这些东西在西方的名单上都是属于绝对的禁运品,老马能弄到这样一批东西进来,可见没少花功夫。

陈大河无言地拍拍他的后背,好半天才说道,“辛苦了!”

话一出口,似乎感觉这么正式的对话不是自己的风格,陈大河当即眉角一挑,“哎,老马,没看出来啊,你人脉还挺广的,连这种管制设备都能搞进来。”

马安国傲然一笑,两手叉腰左右看了看,嘿嘿笑道,“那可不,不过这事儿啊,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里边儿还是有你一份力的!”

“还有我一份力?”陈大河一听就有些奇怪了,“你是说我出了钱?”

想想他自己除了出钱之外,好像也没做什么事了吧。

有点意外,马安国摇了摇头,轻声笑道,“钱是一方面,最关键的还是面子!”

“面子?”陈大河眨眨眼,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瞪着眼睛说道,“该不会你说的人脉,全是打着我的旗号找来的吧?”

“那可不!”马安国理所当然地晃晃脑袋,“我一个在eo集团厮混了几年的人,出了eo公司也不认识几个人啊,而且这事儿还不能打出eo集团的名字,不打你的旗号我能怎么办?!”

陈大河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自己在北金躲清静,这老小子竟然在外头打着自己的旗号搅风搅雨,这是要闹哪样啊?随后又念头一转,他该不会走的是第三国际银行的路子吧?

当即眼睛一眯,目露寒光看着他,“说说看,你打着我的旗号都找了哪些人?”

某人眼里的寒光马安国不是没看见,不过对此他是不屑一顾,若无其事地漫步向前,边走边说到,“也没几个,由于eo集团和第三国际银行的路子不能用,否则会给他们带来相当大的麻烦,我就只能找既有实力又不怕被管制的那些,美国和欧洲的洪门,香江的霍生,都是出了不少力气的,要是没他们,这些东西既不容易搞到手,也没办法运回来。所以说,回头你得好好感谢感谢他们,起码得请人吃顿饭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