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连陈大河都表示同意,那她也不会死抱着不放,只是有些可惜,自己的琼斯艺术品公司要改风格了,如今的美国琼斯艺术品公司可是北美时尚界的一支新秀,这块牌子却是不能轻易放弃的。

两人简单商议过后,便确定由第三国际银行全资收购北金琼斯文化有限公司。除了这家公司之外,另外还有苏菲管理的巴黎赛琳艺术品公司的那一半股份,也将由他一并接手过来。

当年还是陈大河安排奥利弗与苏菲合作成立的这家公司,主打经营具有典型民族特色的艺术品,亚洲这边包括印度和日本的都有,如今不管是烂摊子还是捡便宜,他都得一并接手,也算是给国内的艺术品公司找条销路。至于另外一家琼斯艺术经纪公司,也就是专门负责经营艺术团体出国演出,以及美国那边武术学校和武术表演团的机构,与EO传媒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这个倒是可以保留下来。

奥利弗歪躺在沙发上,侧身看着陈大河,“这些公司用什么样的价格交易?”

陈大河撇撇嘴,“这种事还用得着我们操心?直接丢给下面的人去办就是,按市场价走,省得那些人叽叽歪歪。”

奥利弗笑着晃晃脑袋,随后问道,“你刚才说,让我再去找他们,帮忙再做几单并购?为什么?”

去年EO集团花在并购上的金额超过一百亿美元,如今还没彻底消化,陈大河就建议她又启动并购,是不是太着急了些?

“因为机会难得啊,”陈大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轻声说道,“你有没有研究过美国的反托拉斯法发展史?”

奥利弗闻言一愣,转过身子看着他,“当然,我是学商科的,不过跟这个有什么关系?EO集团可不涉及任何垄断行业。”

陈大河转身看着她,正色说道,“松、紧、松、紧,整个过程的规律不外如是,在过去的六七十年代,美国刚刚经历了一轮收紧,所以从几年前开始,司法部对大型的企业并购又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奥利弗眯着眼睛沉思片刻,随后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下一任总统又会开始收紧政策?”

陈大河耸耸肩,“很简单的道理,我相信有很多专家都能看清楚,只不过,大财团们总是太过相信游说的力量,所以才会一次次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但是他们忘了,总统才是真正的掌权人,幕后黑手的力量再大,也只能隐藏在幕后,等被肢解以后秋后算账而已!要不然,就不会出现北方证券、美国钢铁、标准石油、通用电气这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

奥利弗笑着耸了耸肩,“总会有理想主义者不断出现,这也是美国成长为伟大的基础。”

见陈大河笑笑不说话,奥利弗也没在意,转而问道,“那么,神奇的陈巫师,您预测的下一位理想主义者是谁?”

还不等陈大河说话,她又紧接着说道,“放心,我只是有点好奇,从三年前开始,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就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陈大河微微一笑,轻轻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除了里根的得力助手,还有谁的呼声比他更高?尤其是在里根的助选支持之下!”

如今的里根可是春风得意,被人称为传奇总统,声望几乎达到巅峰,比起历史上的那几位也差不到哪里去,有里根的支持,乔治布什的胜算非常高。

“乔治的确是一位理想主义者!”奥利弗轻轻点头,“他做众议员的时候,就曾经为了正义反对支持他的人,结果导致竞选参议员失败,后来他又成为尼克松总统的得力干将,但最终因为他的一封信,让麻烦缠身的尼克松自动请辞,却保证了当时政府的顺利过渡,连他的对手都称赞他,是一位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

片刻的沉默之后,奥利弗抬起头问道,“如果是他接任,的确很有可能发起反垄断调查,并干扰大型商业并购,好吧,我会听取你的建议,回去后就寻找合适的并购公司。”

“不用那么着急,”陈大河摇摇头,信步走到书桌旁,背靠在书桌上,轻声说道,“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吗,美国将会有一次很大的金融危机在不远的未来爆发,等金融危机来临,那时候才是启动并购的最佳时机,之前的这段时间,做做前期调查就好。”

奥利弗先是一愣,接着突然站了起来,走到陈大河面前两手叉腰,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什,么,时,候,说,过,这,个,话?”

陈大河顿时两眼呆滞,眼睛皮上翻努力回想,自己没跟奥利弗说过吗?

应该说过啊,

还是真没说?

等等,数一数啊,陈大河掰着手指头计数,卢卡,杰罗姆,然后,好像真没了……

奥利弗深吸一口气,双臂环抱在胸前,冷着眼神说道,“时间,事件,后果,越具体越好!”

历史上的任何一次金融危机,都代表了数不尽的破产、倒闭、失业与混乱,当然,也代表一夜暴富的机会,当年她就是趁着香江地产和股市危机的时机,一举完成从普通公司到资本巨头的积累,这样的机会虽然是在刀尖上跳舞,她却不想错过。

看着凶萌的某女,陈大河咽了咽口水,将两手高高举起,“只是预测而已,哪有那么详细,我只是分析,可能在两年左右,美国股市会有比较大的波动,这股波动甚至会影响到全球股市,因为现在的美国经济受星球大战计划影响太大,过多的热钱涌入,一个个高新技术公司迅速成立飞速扩张,使得金融泡沫增大,同时美国的赤字日益高涨,就在今年,美国首次从债权国变为债务国,而这时候日本又出现非常好的投资机会,初期的时候可能转投日本市场的国际游资不会太多,因为美国的机会也不小,他们不会轻易介入新的市场,但当先期进场的人收割利润之后……”

说到这里,陈大河突然卡住,他想到了比历史上提前两个月召开的广场会议,如今在他的影响下,第三国际银行集结大笔资金入场,同时还有EO集团紧随其后,而且暗地里卢卡带领的QC基金投资团队也会同期进场,我的呐个天!

陈大河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呻吟,猛地抓了抓头发,拍着脑袋来回走动。

从头捋一遍啊,星球大战计划提前了两年,美国金融市场的热钱总量比历史上更加凶猛,广场协议提前两个月,美元即将在未来长期贬值,日元升值预期确定,这个泡沫会不会被提前戳破?谁敢保证历史上八七年十月的黑色星期一不会提前爆发?要是自己还抱着两年后股灾才会爆发的念头不放,会不会赔到放血割肉啊!

此时陈大河脑子发懵,感觉事情的走向有点失控,一直以来他都是靠预知的金手指,才能顺风顺水一路走来,要论投资分析金融功底,可能卢卡手下的随便一个人都能碾压他,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