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许久没见,这一聊就到了中午,陈大河将爬累了昏昏欲睡的儿子抱起来,交给兰婶送回房间去睡觉,自己则和郑新和去餐厅吃饭。

天气热了,菜式也比较简单,一碟卤肉一碟花生米,再加两个小炒,又提了一箱冰镇啤酒出来,两人一人一瓶拿着就开吹。

一口气灌下大半瓶,陈大河哈了口气,抹着嘴巴说道,“嫂子那个馆子现在生意怎么样?”

“还行,”郑新和咧着嘴呵呵笑道,“还真是多亏你当年帮忙支起了这家馆子,现在的日子好过多了,要不然还得跟大部分人一样,分个小宿舍,全家大小挤在一块儿,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

将酒瓶放在桌上,稍微顿了顿,郑新和脸上的笑容收敛,看着陈大河正色说道,“大河,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陈大河也放下手里的筷子,面带微笑看向他,“就知道你这个大忙人是无事不登门,说吧,什么事。”

“是这么回事儿,”郑新和低下头,轻声说道,“上个月的时候,樊博旺过来找我,他年纪也不小了,家里给说了门亲事,那姑娘我见过,人挺不错的,就是人姑娘家里给提了个条件,新房得安在北金,还有三转一响三十二条腿的都不能少了。”

哎哟喂,陈大河一听顿时睁大眼睛,这要求可不低,三转一响三十二条腿的也就罢了,这年头就有丈母娘要房的,还指定是北金,意识挺超前啊。

郑新和继续说道,“他们老家的人以为,樊子是大学生,又在部委单位上班,肯定条件不差,所以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可现实怎么样呢,部委里边儿比起一般的单位确实算不错了,睡觉有宿舍,吃饭有食堂,每个月除了工资还有奖金,但真实情况你也知道,就算大学生的起点再高,那也是要算工龄的,现在我们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几十块钱,生活是够了,买房却差得远,而单位分房呢,要先结婚,再排队,等房子到手起码是几年以后的事,这么长的时间他哪里等得了,所以家里人就想办法凑了一部分,又借了一部分,打算让他先在北金买一间小点的房子凑合着住,”

陈大河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突然问道,“那他现在是钱不够?”

现在北金的房价虽然跟后世远远不能比,但也不是几年前他买房的时候,一套独门独院的宅子只要四五千,要是买大杂院里不带厨卫的套房更便宜,一千多块就能成交,不过,首先得有人卖。经过这四五年的发展,如今的房价也几乎翻了一倍多,就像他现在住的这套四进的大院子,当年买的时候花了小五万,当然,那是他买贵了,真实价格三四万也就差不多了,但现在要是放出去,七八万妥妥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樊博旺家庭条件一般,就算又凑又借,能有多少?!多半还是钱不趁手,去找郑新和借钱了,毕竟以前上学的时候,他们两个走的就比较近,而且老郑家里开了个小餐馆,这几年攒了不少钱,也有钱往外借,以郑新和的性格不会不借,只是他不明白,郑新和又为什么来找他。

很意外的,郑新和摇摇头,“钱虽然差了些,但也不多,真要遇到合适的,我给他凑点也就够了,但问题是,找不着合适的房子!”

陈大河听了一愣,“找不着房子?”

“对,”郑新和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几个月以来,每逢周末他都要出去寻摸房子,有时候连晚上也要出去找,可找来找去,都不太满意。有的是太大了,一整套的宅子,他钱不够拿不下,而且里边还住着别的人呢,小点的单房呢,基本上没有,好不容易找着一套,结果连个房证都没有,证都没有买个屁啊!他来找我之后,我也陪着他找了一段时间,现实也确实是这么个情况。本来我还想着,我来给他凑一点儿,干脆买个小点的整套院子,可不曾想,那唯一一套没人住的院子,说是院子,其实就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私自搭建的偏院,勉强能住一两户人不说,喊价还要六千块,而且还没有房证,除了这一套,其他就是些大院子,但大院子的情况你应该了解吧,如今满北金城里打量,哪个院子不是住着十几户人家,不管有证没证都在那儿趴着,赶又不能赶,你说这样的房子,能买吗?!”

“是不能买,”陈大河咂咂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随后抬起头看着他,“那你今天过来找我,是有什么想法?让我出面,给他寻摸套合适的房子?”

无论是分房时代,还是商品房时代,住房永远是国人绕不开的话题,就像前几年他买的那二十几套宅子,在他买下来之前,几乎每一套里面都住了十几户人家,之所以他能顺利拿下来,除了有那帮子师兄姐出力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是直接拿美元买的房,在当时外汇第一的大环境下以美元开道,腾空那些入驻人家自然不会太难。

而现在樊博望想要买房子,就没那么容易了,好多怀里揣着好几百上千平米大宅子房契的原户主,自己还窝在自家某个偏房里苟且呢,对于那些多年前分配住在家里的人家是半点办法都没有。甚至连鼎鼎大名的恭亲王府,如今都被八家单位割据,住了两百多户人家,由此可见北金现在的住房紧张到什么程度。

这个年代想买套合适的房子,可没那么简单。

郑新和听了陈大河的问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大河,我是左思右想,想来想去,还是不能直接帮樊子,樊子想结婚了要买房,那咱们班上的其他人呢,他们会不会也想要买房子?今天我要是帮了樊子,以后别的同学找上门来,我是帮还是不帮?大家关系虽然有远有近,但总归差不离,帮,我本事有限,不帮,就是厚此薄彼,要是出钱出力反而还惹来一身怨气,这种事还是不要做的好,这几天我是思来想去,最后勉强想到个法子,也不知道行不行的通,就过来找你商量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