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剅新村和陈大河原来读书的高中挨着,等杨老大回家之后,他也不管是不是晚上,直接拎着两大袋东西溜达到学校里面,去见了老校长田老爷子和郭奶奶。

两位老人家见着他是高兴得不得了,更开心的是小宝宝也带回来了,本来还想着今天晚上就过去看一看,可惜小家伙已经睡了,只得等明天再说。

接下来两天,陈大河不是被杨老大拉着四处巡查,就是和茜茜一起陪着几位长辈聊天,又或者被田老爷子拉去学校,给毕业班的学生讲讲高考经验和大学生活,日子过得非常充实。

而茜茜则基本上和郭奶奶在一起,话题的中心自然是永恒不变的小家伙,看着那老是手舞足蹈的小东西,她们倒也乐此不疲。

回来的时候计划是会在这里待上个三五天,但这才过了两天,这天一大早的丈母娘张玉梅就给村里打来电话,通过杨老大找到陈大河,叫他立刻赶到地委去,原因竟然是张老爷子要去找黄老爷子的麻烦,让他赶紧劝架去!

陈大河一听就来了兴趣,两个老爷子打架?这把戏不能不看!

立刻将东西一收,又简单地跟田老爷子和杨老大打了声招呼,便拉上茜茜快马加鞭往地委赶,一路上还在跟茜茜讨论,两位老爷子哪个的赢面大些,是身材高大的黄老爷子呢,还是过去身经百战如今又身居高位的张老爷子?结果惹来老婆大人一顿饱拳,这没心没肺的东西依然兴致不减。

可惜了,等他们赶到地委的时候,战事已经结束,再怎么仔细观察,也只能看见那一贯云淡风轻的黄老爷子脸上多了一点淤青,左眼眶的边角还有点乌印,似乎吃亏不小,但也仅此而已,无损他英俊的相貌。

而张老爷子却意气风发,风纪扣解开不说,还两手叉腰,将胸膛挺得老高,额头高昂傲然四顾,哪还有平时勤恳朴实的样子,反倒像个一朝得志的老农。

这结果不用猜,很显然是张老爷子赢了呗。

战况结束太快,黄老爷子不给力啊!

看着陈大河略带遗憾的表情,头上贴着人精标签的两位老爷子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同仇敌忾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暗暗给他记上一条。

“小子,”张老爷子依然保持两手叉腰的姿势,昂着头视线瞄向陈大河,“赶紧安排一下,通知飞机上做好准备,今天我们回北金。”

可惜老爷子个头没陈大河高,气势上大打折扣,锐利的眼神飘到他身上时已经威力不足,所以半点感觉都没有,若无其事地睁大眼睛问道,“这么快就走?你今天才和黄老爷子见面,不多聊会儿?”

“刚才聊完了……”

“聊个屁……”

两句话同时出口,说聊完了的是黄老爷子,另一句自然便是出自张老先生。

无论表现形式是什么,两人的意思都殊途同归,说起来就一个,最好马上滚蛋,来个两不相见,省得两看相厌!

另一个证据就是两人一看对方说了话,顿时都不吭声了。

一看这架势,陈大河便知道怎么做了,立刻叫叶正根用车载电台联系飞机,让他们做好准备,又回过头瞄了两位老爷子一眼,也不知道他们这相爱相杀的深厚友谊是如何结下的,要是能弄明白,说不定还能改编成一本书呢。

对某个不厚道晚辈的揶揄目光视而不见,黄老爷子淡然地看着女儿,“小梅,你这次去北金,就在那里多呆几天,好好孝顺你钟妈。”

“废话,”张老爷子今天似乎火力全开,但凡老伙计说一句,他就非得要怼一句,“小梅过去不多呆几天,还去了就回啊,还孝顺她钟妈,我呸,苟日地,要不是你个老东西从中作梗,我那老伴儿能想闺女几十年?!还还意思说!”

黄老爷子依然云淡风轻的样子,不动声色瞟了他一眼,“注意素质,就你这样子,真不知道大首长怎么会信任提拔你的!”

“我这素质怎么啦?瞧不起泥腿子是咋地?!”张老爷子袖子一撸,似乎又要开干。

陈大河一看,赶紧冲丈母娘使了个眼色,然后一拍老婆胳膊,两人立刻将老爷子给拉了出去。

他随即冲黄老爷子挥挥手,“姥爷,我们走了啊。”

黄老爷子不耐烦地将手一挥,“快滚。”

话音未落,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下,随手扯了一份文件看。

陈大河嘴角微抽,又跟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钱卫国打了个招呼,“爸,我们走了,有时间的话就去北金玩一玩,我派人过来接。”

当了半天小透明的钱卫国终于找着了点存在感,背着双手略带威严地点了点头,“嗯,你们路上小心。”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然后和等在外面的叶正根一起离开。

等人都走了,装模作样看书的黄叶秋将手里的文件一扔,示意钱卫国将门关上,随后说道,“你应该也知道了张将军的身份,他现在管着总后,在老一辈中虽然名声不显,但和各位系统的首长都多多少少有些交情,曾经有一段时间也做过我的领导,今天他来我办公室这么一闹,你到省委的路子算是畅通无阻了,但是你要记住,机会是别人给的,能力才是自己的,能不能抓住机会,还要看你的本事如何,知道不?”

“这我知道,本身我也没想过靠谁,把自己的本分做好才是最重要,”钱卫国先是点点头,随即脸色露出一丝苦笑,“我是真没想到,咱们家里竟然突然冒出这样一位大人物出来,只不过,爸,”

说着古怪地看了黄老爷子一眼,“我不记得您当过兵啊?”

要是老爷子有参军经历,当年被搅入风波的时候怎么会没被查出来?虽说在那种时候不一定有什么用,但这样一份资历多少也能让他少遭点罪吧。

“唔,”黄老爷子含糊地应了一声,低着头想了想,才又隐晦地说了一句,“革命工作千千万,不是只有当兵一条路,而且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以后别人要是找你问起张老和我的关系,你就说他是我年轻时候的老大哥就行了,其他什么都不用提,明白了吗?”

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

钱卫国虽然脑子笨了点,性子倔了点,但他不是傻,稍微想了想就明白老丈人的意思,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立刻将这事藏到心底,肃声说道,“明白!”

从老丈人办公室里出来,钱卫国脑子里还有点兴奋。

八一年中央台播出了一部异常精彩的电视剧,敌营十八年,讲述了老一辈革命人不一样的一面,原来,老丈人当年还是跟江波一样的人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