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爷子是个急性子,没两天功夫,就将所有审批手续全部办好,接着便急匆匆地过来找陈大河,要求他打款发货,顺便看看自己的外孙丫头和重孙子。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姥爷,茜茜也有点发懵,还好当天陈大河回来后就给她打了预防针,经过两天的心理准备,出现在张老爷子面前的总算是一副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的场景。而且她头天就跟亲妈打了个电话,了解事情的始末,也确认了姥爷的身份,这也是她这么快就接受张老爷子最重要最直接的原因,也在老妈的批准下,一同瞒着亲姥爷。

原来在四十多年前,张玉梅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亲爹送到了张家,她从小就是在张家长大的,跟亲爹一年见不了两回面,直到建国之后,才被亲爹接回去,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张家的人,虽然后来也想过去找,但一来似乎亲爹不让,原因她也不清楚,二来正逢动乱年代,几经搬家周转之后,双方都已经搬离了原址,结果就这么彻底失联了,现在却没想到竟然还能重新联系上,可把她狠狠哭了一回。

在陈大河这里,老爷子也终于跟几十年没见的女儿通上了话,可惜,打电话的时候把所有人都轰出去了,看不到现场是什么样子。

从书房里出来,老爷子除了眼里的几根血丝,脸上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的表情。

先笑眯眯地同外孙丫头和重孙子打了个招呼,才淡然地挥挥手,示意陈大河往外走,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扎着头轻声说道,“老子拿头顶上的帽子给你做了担保,这批货明天起运,加上调拨的时间,最晚七天后就能全部到佘口港,什么时候货款到账,什么时候装船,至于货款,也不要你全付清,先给一半,剩下的装船后三个月内结清,能不能做到?”

陈大河也不含糊,直接说道,“老爷子,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全款四千一百七十万美元,明天就能到账,而这次的买家,我也可以告诉您!”

张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跟那个第三国际银行有关?”

“老爷子高见!”陈大河嘻嘻笑着作了个揖,心里跟明镜似的。

昨天自己去了躺萝拉西餐厅,用那边的专线电话往外打了三个电话,其中一个就是打给杰罗姆,很显然这三个电话一个没跑,都在监控之下,不得不说国内的人才多啊,自己从香江拿回来的通信技术还不到半年,就被他们给研究透了,看来等下回奥利弗过来,必须让她再重新装一条基于移动通信公司的秘密线路,否则跟外界联系都不方便。

张老爷子面色平淡,看不出什么表情,边走边问道,“他们一家银行,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怎么会想到做军火生意?”

“也是顺带,”陈大河抄着两手跟在身边,轻声笑道,“他们银行去年投资了一家大型矿业公司,需要大量的安保人员,用外面的人既麻烦又不安全,索性便自己建护卫队了,而且不仅如此,他们还打算招募各国顶级的特战精英,一方面对内进行培训,另一方面打算创办一所猎人学校,并对外招生培训,这个我也有想到,可不可以送我们的战士过去学点东西,就让刘建设回了老部队,去找他原来的老领导商量,要是他的老领导支持的话,估计再过些日子,申请报告就该到北金了。”

等猎人学校开张之后,这件事怎么也瞒不住,索性提前跟老爷子说一声。

“还有这事?”随着陈大河的话,眉头越皱越紧的张老爷子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陈大河,“上次你怎么没跟我说?这种大事他一个军分区下面的干部能做什么?瞎胡闹,这事你就别管了,我亲自过问。”

说着便将手一挥,“小王,走了。”

随即便匆匆而去。

陈大河站在原地,看着老爷子的背影耸耸肩,不管张老爷子再怎么插手,老刘那边的功劳是跑不了了,接下来就看这第一批学员怎么分猪肉吧。

话说也是这两天跟张铁军泡在一起,他才知道原来国内在非洲早有布局,那坦桑尼亚表面上是英联邦国家,但军队从编制到训练,全部是国内派去的教官一手包办,就连所有的军械也是清一色的中国货,甚至被称为东非JF军。

而且这样一只军队不只是样子货,由于从六十年代开始,国内就派遣军事顾问团过去进行指导,因此他们起码学到了国内老部队五成的精髓,甚至比如今国内绝大部分部队还要正宗,最大的实践就是在七六到七八年的乌干达坦桑尼亚战争中,中国式作战技艺发挥了巨大作用。

军事顾问团先是指导坦桑尼亚部队收回了战争初期因为大意准备不足而丧失的国土,接着在反攻的过程中,与乌干达请来的全苏式装备援军利比亚军进行交锋,结果大败利军,让他们丢弃了全部重武器逃跑,并最终在乌境内逼迫利乌联军投降,可谓战绩彪炳,威震东非。

现在国内正在进行改革,军事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版块,本身上层就已经有了派遣人员前往坦桑尼亚,调查第一手战后训练数据的准备,此时陈大河突然提出猎人学校的概念,身为老战士的张老爷子一听就明白这里面蕴含的内容,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估计要不了多久,第一批参训人员就能选拔完毕,先在国内进行一定的训练之后,只等猎人学校开张,就正式报名参加,这也是陈大河主动提起的原因。

不过这事虽然重要,却还不是头等大事,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完成这笔重大的军火交易。

如今既然已经被上层猜到了自己与杰罗姆之间的联系,陈大河也懒得再做掩饰,直接就在家里用电话给杰罗姆拨了过去,安排好汇款的事之后,又问了非洲安保公司的组建情况,才将电话挂断。

放下手里的电话,陈大河不禁哑然失笑,有时候想想,被外界知道一点自己的情况,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像现在,除了需要掩饰自己是第三银行的老板之外,其他的正常交流完全可以公开进行,比起以前竟然还方便了许多,也真是有意思。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