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回到座位上坐下,看着心不在焉的张老爷子,一时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口。

等了半天没动静,张老爷子总算回过神来,诧异地看了看他,“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吗,怎么不说了啊?”

“呃,”陈大河眨眨眼,将手凑到嘴边干咳一声,轻声问道,“我就是想问问,您老在总后工作,知道仓库里那些闲置的军火要怎么处理么?”

“军火?”老爷子闻言顿时打了个激灵,将全部心神收回来,凝神看着陈大河,“你问这个做什么?”

起了个开头,陈大河感觉思路顺多了,直接开口问道,“我就是想问问,如果国外有人要花钱买这些军火,咱们卖不卖?”

老爷子的眼神显得愈发锐利,死死地盯着他,“那要看是什么人,什么地方,买去做什么用!”

陈大河嘴角上翘保持微笑,迎着老爷子的眼神毫不退缩,“非洲,私人武装,至于用途,自卫反击都有,反正不是造反。”

老爷子眯着的眼睛动也不动,好半天才轻声问道,“跟那个刘建设有关?”

嗯?

陈大河顿时汗毛倒竖,眼里的惊讶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您老知道?”

“哼,当然知道,”老爷子坐正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看着陈大河冷冷一笑,“虽然咱们国家的情报网络早些年已经支离破碎,但这几年也不是吃干饭的,最起码这四九城里还少有查不到的东西,你小子名声直达天听,又经常有惊人之举,自然是重点监控的对象,你那二十几套宅子,家里藏着的上百万现金,上头都清清楚楚,知道一个刘建设,有什么奇怪?!”

随着老爷子的话,陈大河额头上的冷汗怎么也止不住,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重点照顾对象,这是要被抄底了么?!

接下来该怎么说?是坦白从宽,还是……

陈大河看着似笑非笑的张老爷子,混乱的脑子突然冷静下来,手臂撑着椅子扶手上,身体往那边靠过去,笑着说道,“那,老爷子您说说,还知道些什么?”

“喲,胆子倒是挺大的嘛,”老爷子瞟了他一眼,脸上带着几分惊讶,眼底却满是赞赏,眯了眯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干咳一声说道,“既然你小子想套话,那我就满足你,当初你在琼斯公司上班的时候,除了那帮子老班底,还有董建磊那一队人吧,后来饶山留下来去香江掌控龙江保全公司,可大他一头的董建磊去了哪里?当时跟着董建磊离开的还有十七个,刘建设就是其中之一,根据刘建设这一次回国的飞行记录,恐怕当初你要出去留学的时候就是早有预谋,安排了那帮人都跟你去欧洲继续打拼,直到你回国前后,才又派他们,或者说分了一拨人,去非洲浑水摸鱼吧?!”

一听这话,陈大河顿时心中大定,就说嘛,以老美的情报网要查自己都是连蒙带猜的,怎么可能反而会被国内给查出来,果然查到的都是一些表面的东西,其他全都靠猜!

嘴巴一咧,拍着两手说道,“老爷子高见,我就是牵线搭桥挣点儿小钱,您老见笑了。”

“哼哼,可不见得是小钱,”老爷子不以为然地瞟了他一眼,“以你跟那个琼斯公司老板的关系,随随便便出个主意,一年下来都能拿回来几十万美元,真要是一点儿小钱,你能看得上?还费那个力气派人去非洲?!说吧,这回是搭上谁的线,又是要唱哪一出戏?”

陈大河双手合十,轻轻拜了拜,“老爷子,您可饶了我,我这回还真不是替别人卖力,是真心为咱们自己国家的利益着想啊!”

“呵,你还来劲了,”老爷子将下巴一扬,“那你说说,怎么个为国着想的法儿?”

陈大河脸上的笑容一收,正式开启忽悠模式,“既然您猜到了,那我也不瞒着您,没错儿,老刘他们的确是去了非洲,不过他不是替我干活儿,而是纠集了一帮出国讨生活的战友,联合起来在那边讨口饭吃罢了,”

说这些话,其实是在替刘建设打掩护,他现在回去老部队,主动谈帮忙训练战士的事,打出的幌子就是自己在非洲干雇佣兵,这个泡沫可不能戳破了,否则拔萝卜带出泥,后头的麻烦更大。

见老爷子依然满脸的不信,陈大河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当然了,借着他们的渠道,我也顺带做点小生意,没别的,就是把非洲那边烂大街没人要的矿产捣腾出来,运到欧洲赚点小钱,”

听到这些,老爷子忍不住点点头,这才对嘛,这小子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怎么可能不从中取利。

见老爷子脸色有所缓和,陈大河嘴角微微上翘,有效果了,再加把劲,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在这个过程中了,也就认识了一些人,有好有坏,有正经的,也有不太正经的,但无论是哪一种,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可能是心情不错,老爷子眉头轻挑,主动捧了个哏,“什么特点?”

陈大河将脸上本就不深的笑容一收,沉声说道,“武装!”

见老爷子脸色微变若有所思,赶紧解释道,“在非洲做生意,除非是只在大城市里面,否则多多少少都要有自己的武装卫队,尤其是在偏远的矿区,没有武装部队,别说保证财产安全,可能连小命都不在自己手里!”

老爷子轻轻点头,随后看着他,“这就是你涉足军火生意的理由?”

陈大河脸色一僵,满脸的无语,“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在做军火生意了?”

老爷子嘴角一撇,“不做军火生意,你今天找我干什么来了?”

陈大河无奈地看着他,“您老听我说完行不!”

张老爷子看着他顿了顿,随即甩了甩手,“好好,你说,看你说出朵花儿来。”

随后又嘀咕了一句,“也就你是老子外孙女婿,要换个人儿,讲话吞吞吐吐一点儿也不干脆利落,老子拍不死他!”

咦,对了,自己还有个外孙女在北金呢,待会儿得去看看!

陈大河可不知道老爷子又开始神游物外,满头黑线地叹了一声,哎哟喂,我是不是该谢谢您老不杀之恩呢!

算了,自己大人大量,不跟他计较。

重新组织好语言,陈大河继续说道,“非洲的武装势力很多,但是他们基本上不具备自己生产军火的能力,就连最普通的步枪都要依靠进口,而使用最多的,就是来自苏联的武器,我就想啊,咱们国家的普通装备完全不输给苏联,价格也更低,而且近几年不是裁军吗,多余下来的装备也不少,如果能卖给他们,一来能挣点外汇,二来也可以培养市场,您老觉着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