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陈大河再见到刘建设的时候,时间已经踏入了六月。

夏天的北金气候比较炎热,而且这天又出着大太阳,老刘出现在西王胡同巷子里的时候,半长的头发显得有些打结,一件衬衫皱巴巴的,白色也变成了灰色,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连带着里面的背心也看得清清楚楚。

陈大河看到他这幅样子,直接大手一挥,将他轰到前院的浴室里好好洗了一遍,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才让他近身。

老刘从龙江省过来,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中间还转了几趟车,那样子能好看才怪。

只不过,狼狈归狼狈,这脸色有几分难看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刘建设半趴在餐桌上,端着饭碗狼吞虎咽,没几分钟,便是八个馒头两盘卤肉半瓶二锅头下肚,再灌上一碗茶,终于打了个饱嗝。

酒足饭饱之后,借着几分酒劲,刘建设梗着脖子,视线乱瞟着说道,“老板,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陈大河一手抱着儿子,另一手挥挥蒲扇,将迎面而来的酒气吹散,摆出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说。”

“呐个,”

刘建设咂咂嘴,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子,怎么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了呢?!

陈大河撇着嘴,朝他看了一眼,随后下巴微微抬起,“你老刘什么时候也变得吞吞吐吐的,有屁就放,还怕我吃了你怎么滴?”

“那,我就说了啊,”刘建设视线瞟了老板一眼,又迅速移开,漫无边际地说道,“我就是想,能不能,能不能帮我老部队那边训练几个标兵出来。”

陈大河听了这话顿时一愣,手里的蒲扇也停住,皱起眉头问道,“帮你老部队训练几个标兵,什么意思?”

起了个开头之后,似乎后面的话也好说多了,刘建设咽了咽口水,提起那剩下的半瓶二锅头灌了一口,随后将嘴巴一抹,干脆利落地说道,“老板,是这么回事儿,我这次回家探亲,在哈市的时候正好遇上原来部队的老领导,看见他我挺开心的,就死皮赖脸地跟着他回老部队看了看,您说啊,那地方我呆了七八年,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但去了苏联和非洲之后,再回头看看那个地方,毛病太多了!

军械设备老旧,训练设施破损,这些也就不提了,最让我心疼的是,咱们部队上的训练方式还是老一套,不,”

老刘说着将手一摆,“准确的说,是连老一套的精髓都快丢没了,您敢信不,他们每天的训练就是出操出操出操,我,我,我,……”

我了半天,刘建设终于将一句粗话憋了回去,拍着桌子说到,“这特么还是侦察兵吗?简直就是个仪仗队!按这种训练方式去打仗,那就是排着队挨……”

听到这里,陈大河将手里的蒲扇一挥,打断他的话,沉着脸说道,“你原来的老领导不是还在吗,他不管?”

老刘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是个管生活的,不管作战训练啊,管作战的早不在了,他虽然看出有些不妥,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陈大河将手里的蒲扇一丢,双手抱着儿子轻轻晃动,脸上却眉头紧皱,眯着眼睛想着事情。

这事儿,水很深,不能细想啊。

良久之后,才缓缓抬起头,看着眼神殷切的刘建设,“你是想,利用我们的训练基地,替国内训练一批教官?”

“嗯嗯嗯,”刘建设连连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话音未落,他又赶紧说道,“当然,我也想到过,我们目前的状况不适合曝光,所以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会抽调一只教练团,绝对可靠保密的那种,以佣兵团的名义外派到某个区域,安排好之后,再去找老领导,跟他提这个建议,他肯定也会上报,就算最后批下来,过去训练的人数应该也不会太多,我们也不用教别的,主要教以实战为主的训练方式就可以了,这样泄密的可能性也非常低,您看,这样可行不?”

刚说完这些,便眼巴巴地看着陈大河,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而陈大河却不置可否,双手把儿子紧了紧,站起来说道,“吃好了吧,好了就跟我过来。”

说着便往外走。

刘建设闻言一愣,虽然满肚子问号,却也不敢吱声,只得愁眉苦脸地跟了上去。

陈大河直接走到书房,将儿子放到沙发上,然后从书柜下面的保险柜里翻出那份自己的战略规划书,转身递给了刘建设,

“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没有?”

面对正事,哪怕心里再惦记着老部队,刘建设依然将心思收回来,凝神看向手里的规划书。

片刻之后,将纸上写的东西全部在脑子里过上一遍,又仔细推敲了一番,才正色轻轻摇头,“这个跟上次我们商量的基本一致,而且在细节方面做了许多补充,也对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做了安排,非常详细,我没有问题。”

陈大河轻轻一笑,嘴角微撇,背着双手走到沙发边坐下,一手搭着扶手,一手搭在儿子的包被上,笑着说道,“我觉得,还可以再补充一点。”

刘建设眉头轻挑,“什么?”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猎人学校!”

所谓的猎人学校,本身是由黑水公司承办,专为各国军队训练特种兵的军事训练营,其校训是“这里造就的是最具战斗力、最凶猛、最有头脑的战士。”以魔鬼训练闻名遐迩。通过极其苛刻的各类条件进行实战演练,淘汰率高达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八十。为此,有的队员带着遗憾回归故里,有的队员途中致残收兵,还有的队员甚至不幸付出了生命。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造就最强悍的战士。

只不过,这一世的黑水公司却是由陈大河提议,奥利弗创办,虽然也有内部的专业训练营,后来被有美国官方背景的公司接手之后,又做了很大的改进,但这间猎人学校却还是没能出现。

之前陈大河写军团规划的时候,对于训练营这一块始终难以进行掩饰,想一想,数十个佣兵团的人,都汇集到同一个训练营里进行训练,傻子也能看出有问题,就算保密工作做得再好,老是被人惦记也不是个事儿啊。

而现在听了刘建设的请求之后,陈大河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如果这个训练营不只是对内,而是开放对外的,那又该如何呢?!

抽调部分精英教官团,将他们一分为六,那便是六个军分区的训练营,总部的再保留一部分,便是总部的训练营,而这些训练营名义上对全非洲的所有政府或非政府武装开放,只需要交上一笔可观的费用,再通过层层选拔,便可以入营学习,这样一来,那些间谍多半会将注意力放在这个训练营上,而不是遍布非洲的佣兵团和各式各样的武装势力,便起到了转移视线的效果。

当然了,具体的选拔标准还是在训练营自己手上,那么,给谁进不给谁进,收谁钱多一些谁钱少一些,谁能通过选拔进入总部,还不都是自己一句话的事,这里面的操作空间可就大了去了,所以说,这个突发奇想的训练营,完全就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天然幌子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