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电影电视部啊?!

好家伙,这可是以后国内文化线最牛逼的部门,没有之一!

要是李小青能调过去任职,几十年后就算熬也该熬到一定级别了吧,而且自己还可以帮她铺铺路,说不定以后又是一个强援,嗯,这个可以有!

面对廖雪萍询问的眼神,陈大河当即点头表示同意,“可以,就听六姐的!”

廖雪萍展颜一笑,“那好,等下你先跟她打声招呼,别让她得了好处还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恩。”

陈大河咂咂嘴,“恩就有点夸张了啊,回头我跟她说一声就是。”

廖雪萍还要说话,这时办公室门被敲响,当即抬起头大声叫道,“进来。”

来的是人事司的同事,公章稿纸全部都带齐了,陈大河现场填了一份表格,廖雪萍签好字,再盖上人事司的大印,立马生效。

等那位同事离开,陈大河也敲敲桌子,“走了啊,六姐。”

“嗯,走吧。”廖雪萍应了一声,又低头看刚才没看完的文件,“帮我把门关上。”

陈大河有点无语,我现在是办了停薪留职,不来上班了唉,怎么一点舍不得的意思都没有?

似乎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廖雪萍头也不抬地说道,“怎么,舍不得还是怎么地?就算你不来上班,你那里我也是三天两头就要去一回,煽情的话就不用说了吧!”

陈大河嘴角微抽,就算经常见面,这种分别时刻也应该稍微表现一下吧,没想到就这待遇,太伤自尊。

于是黯然神伤地默默走到外面,把办公室门关上,然后一挥拳头,耶,以后不用来上班了,从此以后无事一身轻,爽就一个字!

先去外联局的各个办公室跟大家道了个别,然后到楼下自己的办公室,跟李小青简单谈了谈话,便在她兴奋中带着几许忐忑,不舍又夹着期盼的复杂目光中飘然而去。

回到家里,心情大好的陈大河又忍不住逗弄起儿子。

小家伙现在已经四个多月将近五个月,睡眠时间短了很多,不再像刚出生的时候那样,一天到晚睡得昏天暗地的,现在白天除了要睡两三个小时的午觉,其他时候跟大人也没什么区别。

这时候小家伙就在铺着软绵绵毯子的炕上来回翻滚,一会儿从炕这头翻到炕那头,然后又费力地翻回来,玩得不亦乐乎。

可惜,小孩子七坐八爬,哪怕有每天关三精心调制的药汤洗浴,茜茜吃的也都是大壮大补的食材,连带着喂小子一的奶水也是营养充足,在这样的内外补养之下,小家伙也不能违背自然规律,提前两个多月过早地坐起来。

不过他的身子骨确实要比一般的婴儿更强健些,有时候翻个身,都能砸得闷声一响,陈大河和茜茜都看得心惊肉跳,生怕儿子给摔坏了。

可每次关三都会在旁边笑眯眯地来上一句,“没事,小少爷身子好得很,不会有任何问题。”

关三虽然不懂太多医术,但对人体的了解比起最权威的御医杨老都还要更胜一筹,每次站在一旁碰都不用碰,就能看出来小家伙屁事没有,而且他调配的药汤虽然是温润慢补的方子,要几年之后才能见成效,但在此之前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效果,有了汤药的滋养,自然就不会轻易受伤。

以前在家里闲着没事干,才会去六姐那里找个事做着打发时间,现在有了儿子,自然就不会觉得闷了。

自打办完离职手续之后,这几天陈大河都是在家里窝着,闲了看看书,闷了逗逗娃,困了睡睡觉,小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舒服。

可能是老天爷也觉得他这种日子太过像一潭死水,便很快就给他找了点刺激。

这天就在他又逗儿子的时候,叶正根在门口敲敲房门,“大河,老刘过来了。”

“嗯?”陈大河回过头看着他,“哪个老刘?”

叶正根眼角微抽,心里默默为老刘默哀了一秒钟,可怜那家伙在非洲拼死拼活的,没想到东家竟然会把他给忘了!

轻轻吸了一口气,叶正根轻声说道,“刘建设,他从非洲回来了,今天早上刚到的北金,洗了个澡就赶过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把他带到书房了。”

“哦,”陈大河回过神来,恍然应了一声,“原来是老刘,”

随即站起来说道,“我去见见他,你看着点,别让他掉下来。”

叶正根看着努力昂起脑袋的小子一,情不自禁地嘴角咧开,“诶。”

好家伙,就算平时东家和茜茜不在,这位小祖宗也都是老妈和三爷手里的宝贝,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过,今儿个总算等到机会了,嗯,先实习实习,看看带娃要怎么带,等年底自己娃娃出来,也算有了点经验不是!

陈大河可不知道自己儿子成了试验品,他疾步如飞,很快便到了书房,推开房门,只见一个皮肤黝黑其貌不扬的中年汉子站在挂着的地图面前,仔细看着什么,正是一年多没见的刘建设。

听见动静,刘建设立刻回过头,随后咧嘴一笑,“老板。”

陈大河挥挥手,“坐下说。”

两人到沙发上入座,不等陈大河发问,刘建设便直接说道,“上个月非洲出了件大事,跟我们有点关系,由于事关重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在稍微收拾好局面之后,就赶紧回来找您了。”

陈大河一听顿时眉头微皱,“什么事?”

前几天艾玛才来过,也是因为临时出了重大状况,她不敢随意做决定,这才没几天,老刘又跑了过来,一桩桩一件件的,哪来那么多的事关重大啊?!

刘建设话还没出口,脸上就先露出一丝尴尬,“那个,上个月苏丹发生了内变,原来的民主共和国政府没有了。”

“嗯?”陈大河一愣,诧异地看着他,“你是说,苏丹政变?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听到陈大河的话,刘建设脸上的尴尬神色更浓了一分,“本来是没关系,只不过,您也知道,去年我们组建的佣兵团多了一些,分布的范围也广,所以平时我对他们的管控也不太严格,只是划定了活动区域和业务范围,并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条例,就再没怎么过问过,这不,后来就出事了呗。”

陈大河目光微凝,脑子里顿时冒出一个想法,试探地看着刘建设问道,“该不会,参与政变的军队,有我们的佣兵团吧?”

如果这是真的,那可就真是出了大事了,区区一个佣兵团,竟然就能卷入一国内战,好吧,虽然只是个小国,但也是个国家不是,问题是还成功了!

要知道刘建设手里管着的可是有上百个佣兵团,要是这些兵力一起出动,岂不是要捅破天?!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