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沉思不语的老板,艾玛轻声问道,“由于事关重大,这件事我不敢随便做决定,所以过来找您,问问您的意见,虽然我可以在每月的工作汇报中提出来,但反馈的时间太长,他们需要我们尽快给出答复,这才不得不过来。当然,如果这次找不到您的话,我也会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您的回复,但这样可能会影响我们与全球各大粮商之间的关系。”

陈大河扭了扭脖子,轻声笑道,“没事,既然这样,那就回复他们,同意签订联合协议。”

指望那些老牌粮商不搞鬼是不可能的,但作为近两年出尽风头,且在非洲拥有大量土地,发展潜力巨大的新兴粮食公司,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与其防备他们在这个协议上做手脚,还不如小心戒备他们在其他领域的打压。他不认为四大粮商的任何一家有乐于四大变五大的想法,所以打击是必然的,就看用什么方式而已。

但商场上也不只是纯粹的战争,哪怕是直接的竞争对手,也多半是在竞争与合作的纠缠中前进,只有在这个过程中不被坑死,五洲粮食集团就总有成为五大的那一天。

或许,取代某一家,成为新的四大之一也不错!

艾玛微微一愣,她还以为老板会提出某些条件,或是问些更深入的问题,没想到这人容易就同意了。

很快反应过来,点点头说道,“明白,我回去后就回复他们。”

陈大河摆摆手,抬起头问道,“他们的协议范围,应该不包括苏联和中国吧?”

艾玛闻言咧嘴一笑,“当然不包括,准确的说,是不包括所有社会阵营国家,毕竟这些国家可不受市场约束!”

岂止是粮食行业,几乎西方所有的行业工会在制定策略的时候,除了单列针对的社会阵营的市场方案之外,其他所有的战略规划都不包括社会阵营国家,因为那是无用功!

“那就行了,”陈大河嘴角上翘微微一笑,眼里却满是冷意,“你再去签订协议的时候,必须要声明清楚,产量可以减少,但在产品结构优化方面不能松口,尽可能保证我们的利益不受太大影响。”

艾玛眼里再次闪过一丝惊叹,“先生,不得不说,您是真正的商业天才,这也是我们的专家组经过研究之后给出的建议,如果最后不得不同意他们的要求,那么我们正好可以利用削减粮食产量,来优化我们的产品结构,尽可能地将价值和附加值低的产品削减,增加养殖业和经济作物的种植,不需要太久,三年的时间应该正好可以完成。”

陈大河笑了笑,继续说道,“另外,协议的生效范围必须规定清楚,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们,五洲粮食集团很可能投资中国,这部分的产量不应该被计算在内。”

这下艾玛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轻轻鼓掌,脸上满是笑意,“这是我们专家组的第二个建议,尽可能寻找社会阵营的投资机会,哪怕所生产或获得的粮食不能用于交易,但也可以作为工厂的原材料,增加我们在世界粮食领域的话语权!”

陈大河尴尬又不失礼貌地保持微笑,这马屁拍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还需要好好学习啊。

相对沉默片刻,陈大河突然将话题一转,“考察了这些天,对中国的投资,有什么头绪没有?”

艾玛打起精神,想了想说道,“坦白说,暂时我还没有任何头绪。”

不经意却仔细地看了看老板的表情,发现并没有不悦的神色,艾玛才松了口气,继续说道,“经过这些天的实地考察,与之前收集的资料进行对比,我们对这里的农业特点有了一定的认识,中国地大物博,东西南北气候差别非常大,这也造成了农业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主要体现在丰富的作物上,至于养殖,除了西部和北部地区有大规模的集中养殖,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散养为主,哪怕有公办的养殖场,规模也很小,养殖手段和品种也比较单一,与现代农业的集约化生产有很大的区别,而且,由于这里的人口非常多,人类的活动范围大大压缩了规模性农业的发展空间,所以,我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着手!”

陈大河撇撇嘴,“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不过,生产方式的不同并不能成为投资的障碍,我们的投资目的,一定是某些东西具有很高的潜在价值,有很大的成长获利空间,只要有这些因素在,任何问题都不成问题!”

被老板批评了一句,艾玛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心里反倒认为这样才正常,如果只是听自己那么一说,就轻易放弃投资国内,那才叫不可思议。

而且艾玛只提了困难,并没有说建议放弃投资这里,困难么,不就是为了衬托业绩而存在的吗,要是不把困难说重一点,怎么能显现出她的努力呢!

看着面色如常的艾玛,陈大河轻声说道,“无论是养殖还是种植,这里都有非常丰富的资源,另外,虽然这里的农业机械化程度不高,但不缺人手,廉价且数量充足的人工足以抵消效率的低下,既然决定了要在这里投资,就多看看这里的优点,至于不足,总有办法克服。”

艾玛轻轻点头,“明白了,过两天我会回国,考察团的其他人会留下来继续工作。”

“嗯,”陈大河应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投资方式也不必拘泥,除了直接投资,间接投资也可以考虑一下。”

“间接投资?”艾玛眨眨眼睛,“您是说,用采购或借贷的方式?”

“对,”陈大河点点头,“借贷就不必,回收周期太长,但采购的方式可以好好利用,除了农作物和成品的肉类皮革之外,代加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除此之外,进出口贸易也有利可图。”

艾玛顿时眼睛一亮,“没错,原材料可以就地采购,或者由本地工厂自行解决,我们只收购成品,以这里低廉的粮食价格,哪怕运去非洲我们也有利可图,而且,亚洲也有经济发达的地区,那里都是很好的商品倾销地,而且除了中国,亚洲也有不少国家的农产品价格非常便宜,看来我要重新组建一个针对亚洲的战略规划部,对这里好好分析一下!”

有时候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启发,这些商界精英就能给出远超想象的回报,现在陈大河的感觉就是如此。

他只不过是想将五洲粮食集团引入到国内来而已,而短暂的聊天之后,艾玛已经将她的目光放在了全亚洲,或许,五洲粮食集团距离真正的遍布五洲那一天,并不太遥远。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