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军两手一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陈大河拿手指敲敲额头,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呢,需要办两件事。”

张铁军眼里闪过一丝得色,正色看着他,“你说。”

陈大河眼眉低垂也没看他,轻声说道,“你说的那伙人,有几个?现在什么状态?”

“三个,”张铁军伸出三根手指,“都滚回老家去了,现在已经在千里之外。”

陈大河点点头,扒了一身皮,再把人赶回原籍,等于让那三人多年的努力全都化为乌有,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也是这帮子大院子弟顶上有家长看着,前年的严打也历历在目,现在心里多少都有点顾忌,要是再过十来年,经历过经济浪潮和几次风波的洗礼,保管手上一个比一个黑,哪还容那几人安全回去。

随即看着他说道,“第一个,立刻派人去好好查一查,那些人身上干不干净,如果干净也就罢了,想办法找人盯着他们,风波没平之前,不能让他们跟外界有接触,”

“啊,这么麻烦?”张铁军顿时傻眼,苦着脸想了想,最后将牙一咬,“成,我多叫些人盯着他们,绝对让他们打不出电话拍不出电报发不出信!”

陈大河嘴角微撇,“我是说查不出来的情况下,懂?”

张铁军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将心一横点点头,“懂,一定有证据!”

脸上倒是挺狠的,心里却不禁打起了鼓,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小子这么阴险呢,果然读书人的花花肠子最多!

陈大河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在想什么,便将眼睛皮一翻,“又没让你栽赃嫁祸,现在哪个单位上没点猫腻的,那几个人能因为亲戚找工作一点事记恨你,指不定暗地里犯了多少事,我说你们几个真是猪脑子,堂堂正正的手段不会用,非得玩什么小动作,多读点书不行啊?”

在一个结构稳定的社会里,他一直信奉利用规则办事才是聪明人的办法,将规则弃之若敝的,绝对早晚都要出事。

张铁军顿时恍然,连连点头说道,“这回是真懂了,这事儿要暗地里办,先找证据再找苦主,没有苦主就寄匿名信,他们要是栽了,那是他们自己身上不干净,跟我没关系,更算不上报复!”

“嗯,”陈大河哼了一声,“我刚才说的,是指万一查不出东西之后的办法,真要让你栽赃,还说个屁。”

“对对,”张铁军完全没把他的讽刺当回事儿,嘻嘻笑着,“再说说,第二个是什么?”

陈大河看了看他,突然咧嘴一笑,“第二个,给你自己好好找几个盟友,船小怕风浪,那就多找几只船绑在一起,狂风巨浪也不一定能掀翻。”

“盟友?”张铁军一愣,“你是说,找更多人跟我合作?可之前你不是还说不用理他们吗?”

他说的就是年前找他入伙的那帮子人,除了同为大院子弟的他们,张铁军也不知道还能上哪儿找盟友去。

“此一时彼一时,”陈大河无奈地摸着脑门,“那时候是他们找你要,现在是你主动给他们,区别很大的好吧。”

张铁军也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这里面的意思,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还有,”陈大河继续说道,“老爷子让你不动,是指公司不要动,不要增加新的投资,另外当时的情况也不合适,他们被人怂恿过去找你,指不定有多少人看着,牵一发则动全身,有的没的都暴露出来,自然就不合适。但现在不一样,你私下里去找几个信得过靠得住的,把手头上的股份分出去一点,如果风波刮到你头上,他们就不能不管,如果没刮过来也不亏,以后你肯定不能只窝在北金城,向外扩张的时候,他们的作用可不小!所以这一块你也得考虑到,别找跟自己的资源重复太厉害的。”

张铁军咂咂嘴,没怎么犹豫便点了点头,“行,这事我好好考虑一下,看怎么办合适。”

想当年他老张的名头就是重义轻财,自然不是什么守财奴,只要是合理必须的支出,他绝不会吝啬。

陈大河又说道,“还有,给股份的时候要先订出章程,公司谁说了算,各自分工是什么,什么时候他们退出,退出的条件是什么,这些都要定好!如果你打算保留这家公司,最好就是回购,你有优先回购权。”

“啊?”张铁军又是一愣,“退出,还回购?”

“废话,”陈大河两眼一翻,“你打算跟他们合伙干一辈子啊?你乐意人家也不一定乐意啊!”

张铁军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极其古怪,“我怎么感觉,好像是在给他们送钱似的?”

可不是么,股份白送,给他们分红不说,以后退出时自己还要花钱买回来,就差直接送钱了,虽说他不小气,可想起来总感觉怪怪的。

“什么感觉,就是!”陈大河冷然一笑,“你那些朋友一个个都是手眼通天,偏偏兜里没几个钱的家伙,但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没钱,你现在跟他们结交,和以后再结交,那交情可大大不同。别的不说,批条生意就够他们挣的,只不过那东西竞争太大,也容易给家里招祸,他们才暂时没动而已,可要是一直穷下去,那就不好说了,你现在合理合法地送钱给他们,既帮他们挣了启动资金,又替他们省了麻烦,要是这帮人你还维持不好,那这摊子生意也甭做了,直接收摊回家,做个富家翁就挺好。”

“得,有钱一起赚嘛,这道理我懂,”张铁军长叹一声,“我家老爷子以前就教过,结交人脉的道理和好处,只是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如果是给你股份,我乐意得很,可那些个纨绔子弟,除了一点背景就剩一张皮了,分给他们,我得自己跟自己开导开导。”

陈大河呵呵一笑,“能力值钱,背景就不值钱啦?你要没有你家老爷子,敢开这么大的超市,还敢办车桥厂?推己及人,都是一个道理。”

“得,”张铁军站起来高举双手,“别讽刺你哥们儿了行不!走啦。”

说着便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陈大河站起来摸着脑袋,看着张铁军的背影消失在院子门口,想了想转身去到书房,从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一只信封,小心地放在上衣口袋,然后到前院叫上图安,开着车一起出去。

年前张铁军过来,带来了上面正处于某些争论之中的消息,当时陈大河翻阅报纸也察觉到了一些风向,便写了一份评论文大纲,今天老张再次过来,显然这份大纲也到了该交给罗老爷子的时候。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