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惹什么祸?”尽管张铁军有些无精打采,还是冲陈大河翻了个白眼,撇着嘴角说道,“还不就是年前跟你说过的那事儿,当时还是你帮我分析出来的,上头可能会有动静,估计这回是没跑了。”

“哦,”陈大河眨眨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个。”

“对啊,”张铁军愁眉苦脸地耷拉着脑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关门吧,我那几千万打了水漂不说,几千号人的生计都成了问题,回头再闹出个什么群体事件,我更是吃不了兜着走,可是不关吧,老爷子都叫我回去训话了,这风向也不知道要往哪儿吹,万一吹到我头上,岂不是更惨!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陈大河捏着下巴,仔细思量了半天,才轻声问道,“你那几家超市开了也有一年多,这本钱应该早就回来了吧?”

“啊,”张铁军瞪着眼睛,“怎么着,听你这意思,也支持我关门啊?”

不干这一行就不知道这门生意有多挣钱,别说回本,这一年下来他的本钱早就翻了两三倍,剩下都是白挣的。

“不是,”陈大河摆摆手,“我是想,既然你的本钱都回来了,那何不赌一赌呢?”

他虽然知道整体发展方向,但这种过程中的崎岖波折可就不怎么了解了,只能基于自己的个人判断来给张铁军建议。

“赌?”张铁军瞪着眼睛,“这也是能赌的?”

“为什么不能赌?”陈大河看着他笑了笑,“你想想,不管关不关门,如果上头真要追查下来,肯定也会查到你头上,已经吃进肚子里的,估计你是不会吐出来的了,到时候损失的无非就是表面上的那些东西,至于你的人,多半不会有事的,既然最坏的情况也就那样,为什么不能赌一把?万一,你扛过去了呢?!”

张铁军一听,眉头紧皱地咂咂嘴,“好像,是这个道理啊。”

好歹老爷子也是首长的老部下,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大不了再掏一点钱出来消灾呗,反正赔是不可能赔。

随即抬头看着陈大河,“那,就照常营业?”

陈大河将手一甩,“照常就行,只要你别太高调就够了。”

“哼,”张铁军自嘲地冷冷一笑,“还高调,这两年我都快过成孙子了,还高调得起来。”

“哟,”陈大河眉头一挑,诧异地看着他,“怎么,被欺负啦?”

“谁敢欺负我啊,”张铁军脖子一缩,身体便往旁边一躺,头枕在沙发扶手上,“还不是让你跟老爷子两个人给吓的,一个让我夹起尾巴做人,一个让我低调低调再低调,你出去打听打听,当年四九城里响当当的铁爷,现在还有几个记得!”

“不记得最好!”一听是这么回事,陈大河也懒得理他,身体后仰躺在靠背上,懒洋洋地说道,“怎么说也是大院子弟,别整得自己跟个小混混似的,外面那些人是不认识你,可跟你一个层次的羡慕你的人可不少,就像上次那回,不也求到你头上来了么,”

说到这,陈大河猛地翻身坐起来,身体前倾看着张铁军,“哎,上回那事儿查清楚没有?”

“查清楚了,”张铁军撇着嘴角,面带不屑地说道,“两个不上档次的家伙得了红眼病,再被有心人利用,就煽动那几个二傻子过来找我麻烦,本来那几个家伙也不至于这么傻,偏偏那两小子也是大院里出身,就听信了他们的话,后来我从你这儿回去后,直接把话挑明了,没两天就查得清清楚楚。”

“哦,”陈大河点点头,等着张铁军往下说,可这小子竟然嘴巴一闭,不吭声了。

“什么情况?”陈大河瞪着他,“这就完啦?”

张铁军两眼一翻,“当然没那么简单,收拾那俩小子容易,收拾利用他们的人可就难了,要不惊动家里给这事儿收尾就更难!没见这两月我都没怎么过来看大侄子吗,就在为这事儿忙着呢,不过都是些屁事,跟你说了也没用。”

“呵,”陈大河脸皮微动,“不惊动家里收尾?你还有这本事?”

“靠我一个肯定不行,”张铁军丝毫没觉得尴尬,坦然地耸耸肩说道,“不是还有那几个二傻子吗,被人摆了一道,他们能坐得住才怪,这事儿我和他们一起办下的。”

“哦,”陈大河摸着下巴,眯着眼睛想了想,突然问道,“铁子,你们收拾的那伙人,会不会影响到这次的事情?”

“呃,”张铁军愣了愣,眉头微皱沉思片刻,随即摇摇头,“应该不至于,系统对不上。”

陈大河眼角微抽,看着他冷声说道,“应该?那就是不确定了,如果系统对不上,他们能利用人找你的麻烦?这里面就没点别的事?”

这话一出,张铁军也有点不确定,犹豫着说道,“事情是有一点,起因是很小一件事,我那超市招人的时候筛选挺严的,刷下去不少人,这里边就有那人的亲戚,就这么着结了一点怨,”

说到这儿张铁军似乎有点激动了,摊着手说到,“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那种小人,我用什么人是我的事,不用他亲戚就恨上我啦?这也太离谱了吧!”

陈大河咂咂嘴,眯着眼睛看了看他,“那人,死了没有?”

张铁军闻言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陈大河,“什么意思?”

他是真没想到陈大河竟然会问这个,他们这帮子人横是横,但要说人命,一般还真不会碰,就算是十年时期,大院子弟手上沾了血的人也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误伤,家里管得严着呢,太出格的事有几个敢干?

“那就是没弄死咯,”陈大河转了转脖子,冷笑一声说道,“办事留手尾,不信你等着瞧,一旦风向转变,你眼里的小人物说不定也能给你制造点麻烦!”

张铁军眼神微眯,皱着眉头沉吟片刻,突然站起来说道,“那我就让他说不了话!”

“等等,”陈大河将他叫住,挥挥手示意他坐下,“如果当时处理,算是报复,任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可你现在杀他个回马枪,算什么?”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