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狐疑地打量两人一遍,皱着眉头问道,“什么路子不路子的?屋里呆着不好吗,等把你们身上的问题解决,回来跟你哥和老叶一样,娶个媳妇儿过门,好好安个家,不是比去非洲瞎混强多了?!这个要求我不批。”

“不是,东家你听我说啊,”关鹏一听就急了,将同样满脸焦急的图全拉到一边,上前一步说道,“是这么回事儿,您看看,我们四兄弟都是差不多同时起步,可后来我们两个就被根子和安子给甩开了,甩开就甩开吧,以前好歹还有追赶的余地,但去了非洲一年,如今安子都赶上了三爷,根子也差不离,只需要安子和三爷陪他磨练几个月,也就能踏出这一步,但我和全子呢?虽然也有了一点小进步,但已经被他们甩得看不见背影了,这以后他们两个,一个可以在家里坐镇,一个可以跟在您身边伺候,就剩我们两个废物,只能打打杂,我这……”

哎哟喂,怎么说着眼睛都红了呢。

这心气,自家兄弟还羡慕嫉妒恨了,要不得,真要不得。

陈大河一看他那样子,不禁撇撇嘴,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摆摆手说道,“什么打杂不打杂,分工不同而已,就算老叶老安成了什么鬼的顶级高手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两个肩膀扛一脑袋,和大家做一样的事?我看是你们自己想多了!”

这时关三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眼里再次放出神采,抬起头笑道,“也不是他们多想,主要是这人呢,总得有点追求,若是没有这个机会也就罢了,但既然有了这个机会,那何不让他们试一试呢?”

说着指了指关鹏和图安,“比起那两个,他们俩的资质确实差了些,但没关系,东边不亮西边亮嘛,大河你何不让他们试试,若是能成,不说为东家立多大的功劳吧,总比他们在家里做个闲人好些,万一要是不成,无非就是损失点物资,也没多大妨碍,您说是吧?!”

关三他们几个今天提出这个要求,自然是为了那个尖刀死士营。

过去一年的时间里,这个死士营虽说招收了不少人,也逐渐开始了训练,但总的来说还处于打基础的阶段,所消耗的钱粮还不算太多,靠着他们四个在非洲打游击赚外快,顺便在刘建设那里打打秋风,再加上关三以训练他们的名义往那边输送药材,总算不紧不松地撑了下来。

可接下来就要进入实训阶段,这费的钱粮可就多了去了,吃喝要钱,训练用的药材要钱,驻地改造要钱,买装备要钱,而且现在毕竟是热武器时代,不能只按老办法训练啊,得练枪练炮,甚至还要学什么特种驾驶通信奇袭破杀之类一大堆的东西,任何一项都得要钱呐!

而且这些钱不是一两笔就够的,除开那些试验品和陪跑货,真正的第一期死士至少需要五年才能培养出来,这么大的开销他们几个哪里吃得消,最后想来想去也没办法,只能找老板求助。

刚才关三还在因为要瞒着东家,心里有点不是很自在,毕竟他现在讲究的就是一个心口如一,说谎是真不擅长,可听了关鹏说的那番话,他反而想通了,试验性的练兵也好,正儿八经的死士营也好,不都是为东家练的兵么,要说有什么不同,也就是本事有些差距罢了,这本质还是一样的嘛,既然这样,那当然就算不上瞒骗,要起东西来也就更有底气!

见陈大河脸色有所缓和,似乎被说动,关三赶紧趁热打铁,“东家在非洲拥兵十万,这是何等大的开销,再给他们增加一个营团,也算不得什么,再一个,不是说不信任您安排在那边的人,只不过兹事体大,若是这两个不成器的万一有了点出息,也能帮您在那边儿照看着点,也好过对那边放任自流不是?!”

陈大河默默点了点头,再看看满脸期待的两人,想了想问道,“你们真懂练兵?”

虽然有点底气不足,但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两人赶紧胸膛一挺,“懂!”

陈大河嘴角微抽,“我知道你们祖上有兵书,但那东西是上个时代的,早就过时了,现在的东西你们懂多少?”

“也不少,”关鹏将心一横,硬挺着说道,“在非洲跟刘哥学过,训练营里呆了两个月,全优毕业,同时跟根子也学了几手,还有非洲几个列强的军事基地,我们四个都潜进去看过他们的训练。”

“嗯?”陈大河眼睛一瞪,声音也高了三个八度,“你们还敢潜到别人军事基地里面去?不要命啦?”

什么列强,还不就是英法美几国,除了他们也没其他国家在非洲有军事基地,那些可不比他们国内的普通训练基地,都是为了实战而准备的特殊基地,那也是能随便闯的?!

关三赶紧打圆场,“训练需要,这练拳就是练心,必须无所畏惧却又心如止水,他们就是去训练的。”

陈大河黑着脸冷哼一声,“行了,少替他们打掩护,反正该做的不该做的你们都做了,现在说再多都是屁话,”

说着转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拿起纸笔写写划划,然后将那张纸撕下来伸手一甩,“拿去。”

“诶,”关鹏赶紧屁颠屁颠地上前接过去。

陈大河将钢笔的笔帽旋好,冷声说道,“你要的批条给你,拿给刘建设看,要什么他给什么,但是,给老子记住一句话。”

关鹏和图全立刻站得笔直,抬头挺胸大声说道,“是!”

“是个屁,”陈大河将钢笔一扔,稳稳地插进笔筒里,站起来指着两人说道,“留着小命回来,我可不想你们爹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关鹏和图全相视一眼,再次抬头挺胸,“明白!”

眼看东家心情不佳,三人也不敢多呆,扎着脑袋便滚了出去。

等出了后院,关三冲着两人满意地点点头,“平时看你们愣头愣脑,没想到反应还挺灵活,鹏子,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借口的?”

关鹏自然知道关三说的是什么,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轻声说道,“三爷,以前我是没想通,刚才被东家那么一激,突然就想通了,我就算再去非洲,也最多只能小进一步,达不到根子他们那个程度,与其这样,还不如换条路走走,所以刚才跟东家说的话,不是借口,真是心里话!”

图全也连连点头,“我也是。”

关三微微一愣,沉默片刻后,轻轻叹了口气,“既然是心里话,那就好好干,且干出个样子来,别给家里丢人。”

两人一起点头,随后三人不再吭声,默默向前院走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