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这句话,正好戳中张铁军的痒痒,一个汽车零配件厂当然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但当这个厂子有朝一日能够与各大汽车厂比肩的时候,再转型做汽车制造也会容易很多。

不过这个想法他现在还不会表露出来,要学跑先学走,一步一步来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今天过来虽然没能搭上夏伯平的关系,但张铁军也弄清楚下一步该怎么走,不算白跑一趟。

谈完正事,张铁军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缩在椅子上,面带犹豫抠了抠脑袋,“唉,大河,有个事儿,你帮我合计合计。”

陈大河奇怪地看着他,“吞吞吐吐可不像你,什么情况?”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陈大河不是个正经的主,他身边的朋友也都是歪瓜裂枣的,从来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用张铁军的话来说,对客人才需要客气,自己人当然是自己人的待遇,那就是一切从简,爱咋咋地。

“是这么回事儿,”张铁军正准备说话,又看看门口,回过头将声音压到最低,“我一帮兄弟,”

刚起个头,他就挥挥手,“嗨,其实也没到那份上,就是都从大院里出来的,拐弯抹角能拉上点关系,本来以前大家各走各路,各玩各的,平时也就是一点酒肉交情,见个面你好我好大家好,算是一帮子酒肉朋友。但现在哥们儿我不是发了点小财么,弄了那么几家算过得去的超市商店,还整了个车桥厂,呐帮孙子就惦记上了,”

陈大河眨眨眼,也跟着小声说道,“竟然有人敢打你的秋风?”

原本他想着,以张铁军大院子弟的出身,绝对能将麻烦降到最低,却没想到外面的麻烦确实没有,却祸起萧墙了,他那可不是一点小财,在外面还在为某地出了个万元户大张旗鼓报道的时候,张铁军的身家起码要以千万论,绝对算是大财主。

“不是,”张铁军连连摆手,“不是打秋风,内帮孙子也看不上一点儿小钱,平日里他们瞎折腾,虽然赚得没我多,但还不至于要打秋风,是他们几个挑头的,想搭我的顺风车,大家一起发财。本来嘛,生意那么大,我一个人又做不完,这几个出身也不比我低,哥儿几个都是四九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分他们一杯羹也算不上什么,但这事儿毕竟不小,而且咱也是带着一票弟兄过日子的,不能他们随便放个屁我都接着吧?所以我就先搪塞了几句,拿了拿架子,同时呢,也打算回去问问家里老爷子意见,再回复他们行不行,最起码也要看是不是一路人对吧,但回去一问,结果你猜怎么着?”

陈大河嘴角微抽,“老爷子不同意?”

“对啊,”张铁军拍拍蜷在椅子上的小腿,惊讶地看着他,“你也觉得不能答应?”

陈大河两手一摊,“我不知道啊。”

张铁军略微蹲起,迷惑地皱起眉头,“那你还一猜就中?”

“废话,”陈大河两眼一翻,“老爷子要是答应了,你还能来问我!”

“呃,也是啊,”张铁军说着又坐了回去,拍拍腿继续说道,“以前吧,老爷子很少干涉我的事,要真有坚决不同意的,也会跟我讲清楚,可这一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含含糊糊的,只说让我管好自己就行,别人的事少掺和,而且这还不算,最奇怪的是,他竟然还特地叮嘱了一句,说先不忙着扩大公司规模,就这么做着,”

说到这里,张铁军满脸的困惑,“你说他讲这话什么意思?如果不让做,直接让我收摊不就完了,反正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我是不会吐出来,那碗里锅里的东西若是不能要了,大不了都捐出去呗,连锅碗瓢盆一块儿都给也没事,但要是可以继续做,他干嘛说这话?你说奇不奇怪。”

陈大河挠挠脑袋,苦笑着说道,“没头没尾的,你让我怎么跟你分析?你就没找老爷子问清楚,他到底什么个意思?”

“刚说你聪明,你又犯傻,”张铁军眼睛皮一翻,“我要能问清楚他什么意思,还能找你说这个?我怕我继续缠着他,连这点汤水他都不给我留,哪还敢继续问。”

陈大河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斟酌着说道,“没说收摊,却不能扩张,那就是维持现状,你说,会不会是现在上头又有了争论,却还没有定性,所以让你按兵不动,暂且观望?”

啪,张铁军一拍大腿,站起来说道,“有这个可能!”

接着一手叉腰,一手挠头,在厅堂里打了几个转,随后凑到陈大河跟前,眼里带着几分忐忑问道,“你说,该不会,要开倒车了吧?!”

陈大河转动两下手腕,皱着眉头想了想,轻声说道,“开倒车应该不至于,但倒春寒,不是没可能。”

虽然首长的态度一直很坚定,但挡不住下边基层的人心思各异,这年头,保守人的做法能把人气死,而激进人的做派连后世的人见了都要咋舌,这么大的分歧下一起搅和着发展,不出问题才怪,而一旦上头放出什么风声,都会成为某一边手里的武器,虽然不至于直接打向另一边,但脆弱的萌芽却免不了要挨几记闷头,有的能挺过去,有的可就不好说了。

“倒春寒?”张铁军眉头紧皱,慢步转回到椅子上坐下,嘴里喃喃念叨这三个字,片刻后问道,“唉,你家里那几位老爷子,隔三差五地进紫禁城议政,就没跟你透露什么风声?”

陈大河嘴角一撇,“没有定性的东西,他们敢乱说?就跟你家老爷子一样,他有说什么实锤的话?还不是让你干等着。”

“那怎么办呐?”张铁军苦恼地揪着头发,“倒春寒也受不了啊,要是正好撞一汽合资公司考察的当口,我这生意不是要黄了!”

“呵呵,”陈大河冷笑两声,视线斜瞟着他,“老兄,你心可真大,竟然还想着订单,没听你家老爷子说吗,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张铁军张张嘴,好半天才叹一口气,“你这翻译真有灵性!好吧,还是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把那几个孙子搪塞过去。”

“嗯?”陈大河抬头瞟了他一眼,“你不是有头有脸,不能他们随便放个屁就端着的吗,还怕他们?”

“滚,听不出爷是吹牛啊,”张铁军愁眉苦脸地又到椅子上蹲着,“七八个混球都是总字头院里出来的,虽然我身边也有几个铁子,不怕他们硬茬,但也没必要结怨呐,再说了,这么些年下来,好歹有几分香火情,以前他们也没来麻烦我,这回求上门来,不能就随便打发了吧,以后我这张脸在圈子里还要不要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