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厚一摞协议文件,同时用中英德法四种文字构成,务必做到每一个条款的释义毫无疑义。

陈大河躺在沙发靠背上,一本本地翻阅,所有文件全部看完,也不过花了二十多分钟。

但就是这么点时间,杰罗姆已经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可见这段时间确实把他折腾得不轻。

陈大河也没叫醒他,将文件轻轻放回桌面,端起咖啡看着窗外阳台上的温室小花园发呆。

可惜这里是北金,十二月的时节已经剩不下几种植物,哪怕是在温室里,也基本上都是常青类植物,看不到几朵小花,如果是在南方的广洲深阵,哪怕最寒冷的三九隆冬,外面大街依然能看见争奇斗艳的花团锦簇。

但相比温暖的南方,陈大河更愿意在北方过冬天,原因很简单,就算南方的冬天再暖和,也有冷空气来袭冻成狗的时候,而北方却可以整个冬天都呆在暖气房里,过着春天般的日子,就像现在,街上的人群都已经裹上棉衣,而他坐在这里,一件单衣就够了。

一杯咖啡还没喝完,睡意很浅的杰罗姆就猛然惊醒,歪过头看了看陈大河,发现他已经没有再看文件,连忙坐直身体,揉了把脸说道,“先生,您看完了吗?”

陈大河回头看了看他,“杰罗姆,我觉得你应该先回去好好休息,我们国家伟大的元首有句名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身体垮了,事业做得再大,钱赚得再多,那也是别人的。”

“这句话我知道,”杰罗姆苦笑着耸耸肩,“毛的作品在欧洲销量也很不错,十年前我家里就有他的作品全集,我都看完了,里面确实有很大的智慧,但是我们处于这个社会,总是很容易身不由已,比如现在,”

杰罗姆挥挥双手,“我必须尽快结束这里的工作,然后赶回苏黎世,除了原有的工作之外,明年投资日本的项目也非常重要,我们必须尽快拿出计划和执行方案。”

陈大河撇撇嘴,“杰罗姆,你应该学学我,尽可能地将工作分出去,交给合适的人去处理,这样你会轻松许多。”

杰罗姆无奈地摊开双手,“我也希望如此,但是首先得有合适的人!其中是否值得信任是关键!”

陈大河咧嘴笑了笑,不得不说,当初他能找到杰罗姆来做第三国际银行的负责人,算是踩狗屎运捡了宝,这几年来杰罗姆累死累活打理公司的业务不说,最重要的是还从没辜负过他的信任。

当然,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忠诚,这一点陈大河心里非常清楚,刚开始是没办法,只能通过财务和权力授权,加上一点赌人品的方式来维系和杰罗姆之间的雇佣关系,后来刘建设带着人将非洲军团建起来之后,也就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情报网开始慢慢向欧洲渗透,而第三国际银行一系的高管一个没跑,全部在情报人员的监控之下,所以后来陈大河才有底气,一点点逐步地公开露面,而不担心会受到反噬。

毫不夸张地说,但凡今天杰罗姆敢有背叛的心思,还不等他实施,陈大河就能收到消息,到时候是杀是剐,全凭他的心意。而且随着刘建设对情报的步步加强,这张网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无论是第三国际银行,还是更早掌控的五洲粮食集团,又或者隐藏在暗处,卢卡所管理的QC基金,全部都将处于他的绝对掌控之下,那些被各方势力塞进来的魑魅魍魉,也将无所遁形。

所以从表面上看,陈大河对杰罗姆就是毫无保留的信任,而权力越来越大的杰罗姆这个老实人只能是拼命干活,回报这份在他看来足以能以命相付的信任!

陈大河默默为自己汗颜了两秒,抬起头笑道,“没关系,人可以慢慢找,只要你觉得合适就可以先试用,人都会犯错,我们当然要给他们犯错的机会,不是吗。”

心里暗暗补了一句,犯错没关系,敢头昏跟外面的人勾结,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杰罗姆想了想,默默点点头,“我心里已经有一些合适的人选,并且在暗地里观察他们,也安排了一些小测试,如果能通过我的测试,高管层的工作强度将会有很大的缓解,但现在,只能是我们自己多累一点,不过还好,”

说到这里杰罗姆笑了笑,“公司给出的薪资和奖金非常丰厚,所有人对加班都没有怨言。”

“嗯,”陈大河想了想,“这样,今年公司的收益还不错,可以在原有基础上,多拿出一个点的利润作为管理层奖金,具体如何分配,你来定。”

杰罗姆顿时血气上涌,兴奋地笑道,“好的先生,我会做好分配方案,保证让所有人都满意!”

虽然今年第三国际银行的投资遍地开花,但纯收益也有二三十亿美元,一个点就是两三千万,再加上原有的奖金,今年银行管理层将会是大丰收啊!

加了奖金,杰罗姆立时像打了鸡血,精神振奋地说道,“先生,刚才的合同您都看过了吗?又没有需要补充的?”

“都看完了,没有问题,”陈大河笑道,“各种条件比我们的底线要好很多,看来你们在谈判中没少做功课。”

“是的,大家都很努力,”杰罗姆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当仁不让将夸奖全盘接受,心情大好之下,说起了谈判中的趣事,“在谈判的时候,除了正常的商业条款,有两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也帮我们争取了一些成功的概率。”

“哦,”陈大河饶有兴致地挑挑眉头,“什么细节?”

“您看我们的伊法车标,”杰罗姆左手竖起一根手指,“是字母I的变体,很像一根旗杆的样子,记得您当初设计车标的时候也说过,要做汽车界的标杆,所以我们跟他们说,我们的车标就是旗杆,”

然后杰罗姆的右手在空中划动,比划了一个飘飞的手势,“而他们的车标是一面旗帜,旗帜要上升,就需要有旗杆,正好和我们的旗杆相配!我在谈判开始的时候这么一说,他们就非常有兴趣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