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默默点点头,他也认为,马安国的猜测估计十有八九是真的,这几天霍先生都跟首长在一起,事关琼斯公司和教育改革,首长很可能会问他的意见,而他自然不会讲什么坏话。

霍先生在国内做了很多贡献,但从来没提过任何条件,难得他对某个提案表示善意,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首长多半都会认真考虑,而琼斯公司申请办学,既符合宪法规定,也能帮国内的教育事业探索一条新路子,别说还有每年一亿的捐款,就算没有,首长也会认真考量。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之下,能得出现在这个结果,既在预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正如马安国所说,这回他们是欠了霍先生一个大人情呐。

“唉,有个事还得你来拿主意,”马安国放下筷子,双臂撑在八仙桌上,看着陈大河笑道,“学校名字你得赶紧定好,我这两天就要在教育部备案了,没名字可不成。”

这是正规学校,自然不能再用琼斯或者EO的名头,必须正正经经地想个有内涵有深度的名字出来。

陈大河端着饭碗想了想,最后将脑袋一甩,“这个名字呢,我就不取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指条路。”

马安国一愣,眯着眼睛瞄着他,看他要整什么幺蛾子。

陈大河嘿嘿一笑,冲南边甩甩头,“你不是让老爷子给轰出来了吗,待会儿回去,拿这个去找他,请他来想名字,他还能生你的气?!”

“着哇!”马安国一拍桌子,满脸兴奋地叫道,“这主意不错,最好还请他提个字,学校的招牌就用他写的!”

“那他肯定不会干,”陈大河笑着摇头,“高调不符合他的性格,不过你可以提一提,他肯定会给你想一个题字的最佳人选。”

“嗯,这倒也是,”马安国对这话挺认同,点着头说道,“反正不管他写不写,就找他了。”

茜茜在一旁憋着笑,“李爷爷认识你们两个,真是倒了大霉。”

“怎么能这么说呢,”陈大河笑道,“我们这是在给他老人家找存在感,让他发光发热呢。”

茜茜皱皱鼻子,“就你贫。”

马安国懒得看这俩口子秀恩爱,又拿起筷子开吃,片刻后手突然一顿,抬头看向陈大河,“唉,有个事儿,你给我拿拿主意。”

陈大河瞟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你不能定的?”

“一件小事儿,但是弄不好,影响会很大,”马安国皱起眉头说道,“这段时间,差不多香江所有上档次的娱乐公司都在想办法找凤凰公司合作,前天凤凰唱片的邓汉东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台弯的邓丽筠小姐主动联系他,想把在香江的经纪约签到凤凰下面,你觉得,能不能答应?”

邓丽筠?茜茜顿时眼睛发亮,看看马安国,又用期待的眼光看着陈大河。

签!当然要签!那可是邓丽筠呐,哪个年轻人不迷她!

不过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公司里的事,她从来不过问,更别说插手发表意见。

可陈大河端着碗筷,皱着眉头看了看马安国,片刻后噗呲一笑,“还签不签,看看你那小眼睛,都快冒金光了,你是想问我,把邓丽筠签下来之后,用什么办法打消上头的疑虑吧!”

“就你小子聪明,”马安国拿筷子敲敲碗,“那就直说,有办法没有?”

陈大河嘿嘿一笑,“要我说,你找错地方了,这件事的症结从来不在内地,而在台弯,在国党,只要你有办法,让他们不缠着邓小姐往死里坑,在她身上一个印接一个印地盖章,内地就绝不会拒绝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华人巨星,懂?”

“那就麻烦了,”马安国苦恼地皱起眉头,“一般的小事他们会给EO集团一点面子,但现在邓小姐被他们当成对外的一张名片,怎么可能会放手,不好办啊。”

“是不好办,不是不能办,”陈大河慢悠悠地扒着饭,“你去做肯定不行,身上的印子太重,弄不好还起反效果,找个EO集团总部的人出面,国党未必就不会放手,无非一个明星而已,没了这个他们还能再找一个,可要是能搭上EO集团的线,那帮子人肯定巴不得,小常先生估计也会很乐意。”

“嗯,有道理,”马安国点点头若有所思,“我在总部呆了四年,也认识几个朋友,现在负责EO传媒的那家伙就跟我关系不错,回头我找他想想办法,不过,”

说着抬头看着陈大河,“那边解决之后,你这里也得打个招呼,否则没人敢开这个口子。”

“打个屁招呼,”陈大河将碗筷往桌上一放,当仁不让地拍拍胸口,“知道我干嘛的?文化部香奥台联络办主任!这事儿直接归我管,我就能定!你把台弯搞定,我直接让中央台给邓小姐发邀请函,请她上明年,不对,是后年的春晚!”

因为多方面的原因,邓丽筠从没来内地演出过,但她曾多次公开表示,特别喜欢大陆,喜欢父母的老家,虽然她自己从未回过老家,自己却会说地道的家乡话,真心希望来内地给观众们唱歌,免费!

但开始是环境不允许,到了九十年代环境好转之后,却因为生病导致身体发福,唱功也倒退了许多,由于害怕观众失望,只得多次拒绝内地的邀请,其中就有春晚的邀请,在那段时间,她几乎没有任何公开的演出活动,只是希望能将身体养好,再回内地表演,可惜,直至最后带着遗憾黯然消逝,她也没能回去。

现在陈大河倒是想看一看,能不能提前几年,在邓丽筠状态最好的时候请她来内地表演,也好弥补这段她和内地观众共同的遗憾。

貌似自己身边这帮子人,都是她的迷弟迷妹啊。

有了这个保证,马安国咧嘴大笑,“那行,我回香江后就给弗兰克打电话,保证办妥。”

陈大河点点头,然后指着他,正色说道,“必须是真的办妥,否则台弯那边过河拆桥反咬一口,我倒没关系,大不了帽子一摘回家带娃,谁都放不出一个屁,可邓小姐的名声那就真臭了,这个绝对不能不防!”

“我心里有数,”马安国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一群丧家之犬,连他们都拿不住,白瞎了EO集团的名声。”

呵,还挺狂。陈大河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冲着茜茜挤挤眼睛,继续吃饭。

不过老马还真不是吹牛,别看只是一家公司,但台弯对美国的依靠太多,从经济到军事各个方面无处不在,而EO集团和美国各大财团正处于蜜月期,具有极高的影响力,别的不说,只需要在对台销售的时候,奥利弗发个话,请他们把价格稍微提高几个百分点,那些财团公司肯定非常乐意,而国党却未必受得了,这就是狐假虎威,你还拿他没办法。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