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愣愣发呆的两老,陈大河悄无声息地拎着热水壶,给他们将茶壶满上,顺便也给自己倒了一壶,又窝到躺椅上啜着茶。

良久之后,两老终于回过神来,捧着温热的茶壶喝了一口,眯着眼睛分析其中的利弊。

李中和首先问道,“知道这事的人,多不多?”

“不多,”陈大河嘿嘿一笑,不等老爷子脸色好转,又补了一句,“也不少。”

李老爷子脸色瞬间转黑,冲他瞪了一眼,“到底几个?”

“老马知道一点,霍先生知道一点,还有一个王老爷子的熟人知道一点,奥利弗也知道,其他的,”陈大河掰着手指一一数着,最后摇摇头说道,“国内的就没了,剩下的那些,要么都是替我办事的人,要么是合作伙伴,嘴巴严得很,不会乱说。”

“哼,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罗老爷子黑着脸说道,“任何一件事,只要有超过两个人知道,就算不得秘密,更何况你那么大的家业,知道的人又多,早晚把你的底子给漏干净。”

陈大河耸耸肩,“漏就漏呗,不是有句话吗,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我要是有几十万,可能不太安全,要是有几百万,多半不安全,可要是有几千万几个亿,那就不好说了,要是再多一点,嘿嘿,”

说着将头一摆,陈大河歪着脑袋笑道,“就算真给人漏出来,老爷子,弄不好我的级别分分钟超过你们,信不信!”

按照此时的官方汇率二点三二七的中间价,三百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还不到七佰亿,但其实际价值绝对要超过三千亿,更别说还有好几家在欧洲举足轻重的大型集团公司,如果能将这些资源利用好,对国内发展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两老微微一愣,李中和又开始闭目沉思,而罗东升将眼睛皮一翻,“哪里听来的歪诗,狗屁不通。”

呃,陈大河眨眨眼,这首诗什么时候出来的?好像忘了,管他呢,反正等作者写出来就知道了。

不过老爷子,诗什么的不是关键好吗,问题是结论呐!

“诗虽然歪了点,但话糙理不糙,”李中和拍打着扶手,轻声自言自语,“这个事我得好好合计一下,三百亿美元的股份,三年内兴起的新兴公司,”

说着抬起头看向陈大河,“第三国际银行,是你开的?”

算时间,算体量,除了奥利弗的那家EO集团,也就只有位于苏黎世的第三国际银行符合条件,EO集团不可能,美国的同志早已查明,他们的总公司就只有奥利弗一个股东,陈大河心再大,和奥利弗的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将这么大金额的股份交给奥利弗代管吧,反观第三国际银行,而这个混小子留学的地方,正是苏黎世!

陈大河竖起一根大拇指,咧着嘴笑道,“老爷子高见,小打小闹,不入真佛法眼,见笑了。”

“啧啧,”罗东升瘪着嘴连连摇头,指了指陈大河,对着李中和说道,“你看看,看看,看把他嘚瑟的,都快飘天上去了。”

“老罗啊,”李中和长叹一口气,“你要是知道第三国际银行意味着什么,你也会飘天上去的。”

别人不知道,他身为外交部国际关系问题专家,怎么会没听过如今在欧洲影响力越来越大的第三国际银行的名头,在资本主义国家,政策从来都是跟资本结合在一起,想了解他们的国家,了解他们的国策和外交立场,就必须了解这个国家的资本,而这家三年前突然冒出来的,旗下掌控着星空计算机、第三汽车工业集团两大重要工业集团公司的大型综合性银行,更是任何一个研究者都不会回避的对象。

只是他万万没能想到,这家跟传统欧洲势力眉来眼去,又和美国资本有交集,却怎么都找不到深层机密的新兴资本财团,其幕后老板竟然是眼前这个混小子!

罗东升嘴角一撇,“我不知道也飘,别的什么都不管,单单是他三百亿美元的股份,再听听他这家公司的业务,银行!就能知道非同一般。”

哪怕是在西方国家,又有多少资本家是能开银行的?这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吗!

“哼哼,”李中和瞄了他一眼,“就算你飘到天上,也还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得嘞,今儿个也跟你讲不清楚,回头我把孙老头找来,咱们三个好好商量一下,看怎么把这天大的窟窿给他补上。”

一听这话,罗东升也发觉不对劲,愣愣地看着他,“臭小子开的银行,有问题?”

“没问题,也有问题,”李中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耐烦地甩甩手,“先不说这个,就说那个科考队,既然臭小子这么有钱,就让他出点血,不对,血都算不上,他随便拔根毫毛,就够整个科考队花销的,这笔钱,要了。”

罗东升当然没意见,点点头表示附议。

陈大河耸耸肩,冲着罗老爷子笑道,“钱的问题好说,他们设备已经准备了很多,再补充一些也花不了多少,撑死百来万美金也够了,倒是另外有个问题,我得提一提。”

罗东升眼角一挑,“什么?”

陈大河脸上的笑容收敛,正色说道,“虽然他们是挑了南极的夏季行动,科考队的核心骨干也在多个国家训练过,但这么大规模的极地科考,是我国从未有过的壮举,同样也意味着经验不足,据我所知,南极的冰山,是船队航行的最大威胁,你也说了我们没有专业的破冰船,就更应该重视这个问题,而登陆之后的飓风,是科考行动最大的阻碍,所以,我建议从这两个方面多做准备,飓风的危险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对于冰山,我们总能提前安排几名爆破手吧。”

事实上他对南极一无所知,说这些话,无非的基于看综艺时对张国力同志老故事的了解,希望能尽量避免类似的问题发生,虽然有可能让老张丢掉一个二等功,但重活一世,天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万一这回老张没能避开那个后点着的第二炮呢?又或者,又有新的危险出现呢?

无非是多安排一两个人的事,提前准备,总比到时候手忙脚乱赶鸭子上架的要好。

对于陈大河的建议,罗东升也深以为然,“用炸弹对付冰山,这个主意不错,也能有效减少破冰船的工作强度,回头我跟老郭提一提。”

陈大河嘴角上翘笑了笑,心里却暗暗叹了一口气,希望这一回,咱们的科考队能少牺牲几位同志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