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双腿盘坐在摇椅上,看着一惊一乍的两老,耸耸肩笑道,“怎么是无缘无故呢,他们在咱们国家建厂开公司,赚了那么多的钱,现在只是拿出一小部分来回馈社会,为社会做点贡献,不是很好吗,有问题?”

“捐款固然是好,但有没有问题可不好说,”罗东升板着脸说道,“如果是捐款,直接给钱不就完了,干什么还要谈判?既然是谈判,那就是有条件,你跟奥利弗是好朋友,小马又在他们公司当领导,但首先都是中国人,可不能干出胳膊肘往外拐的事!”

“那不会,”

不等陈大河开口,李中和就甩着手说道,“小马这孩子的品行我知道,绝不能干出出卖国家的事情来,甚至当初要不是受了这小子的蛊惑,也未必会出国去留学,多半现在还在学校教书,至于臭小子,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哪能不干人事?!”

陈大河被罗东升一顿训,倒也不生气,而是身体往后一躺,压着摇椅摇啊摇的,眯着眼睛看着罗老爷子,片刻后笑道,“老爷子,咱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虽说李老爷子跟你认识几十年,但论对你的了解,他未必强的过我,你就说吧,是不是哪个老兄弟或者哪个单位的项目缺钱,想让我帮你找老马打秋风来了?”

“嗯?”李中和顿时回过神来,转头看向罗东升,“你个老东西,大河说的是真的?”

“哈哈,”罗老爷子也不绷着脸了,抄着两手嘻嘻笑道,“不愧是我老罗的大孙子,正正儿地猜中老头子的心思,怎么着,有把握没?”

“你个老东西,”李中和蹭地一下站起来,抄起紫砂壶就要进攻。

罗东升赶紧张开双臂将他保住,“老李头,你跟老魏关系可不一般,他儿子正为钱愁的要死,连累老魏连吃饭都没胃口,你就不想替他分分愁?”

李中和一愣,眨着眼睛想了想,扭头看向陈大河,“能行不?”

陈大河眼睛皮往上一翻,这两个老家伙,真是连面皮都不要了。

等他们重新坐好,陈大河才说道,“我先跟你们说说,这一个亿是怎么来的,然后你们再想想,要不要找我开口?”

李罗两位相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他,“你说。”

“是这么回事儿,”陈大河将情况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所以,这笔钱一方面确实是想为咱们国家的教育做点事,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教育部能看在这点情分上,同意琼斯公司办大学的请求,但是这里有个度,那就是绝不会将这个审批作为筹码,参与到谈判里面去,而罗老爷子刚才说的谈判,谈的不是条件,而是捐赠细节,钱给他们了,但用在哪里,怎么用,怎么对账,都需要谈,只有谈好了,钱才会到账!如果你们要钱,也不是不行,但条件对等,一,接受账务监管,二,能开出什么条件。”

虽然陈大河刚才讲了,不会将学校审批作为筹码,但没有这个由头,琼斯公司也不会提供这笔捐款,所以同样,他们必须给出一个理由,让陈大河找琼斯公司开口要钱的理由,否则如今国内就跟一座四面透风的茅草屋一样,到处都需要用钱,陈大河认识的大佬又多,如果都来找他打秋风,谁受得了?!

听完这话,两位老爷子也沉默了,片刻后罗东升苦笑着摇摇头,“哎,我这事儿就算了吧,一个科考项目,能有什么条件可给的,倒是老魏他儿子的事儿可以提一提。”

“科考?”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社会科学?”

罗东升是教哲学的,总不能是去搞技术研究吧,但如果是社会科学,罗老爷子应该不会来找他啊。

可罗老爷子轻轻摇头,叹着气说道,“是极地考察项目,我们首支赴南极考察的科考队已经完成所有准备工作,将于一个半月后启程,你知道吗,别的国家去考察坐的是专业破冰船,他们就是一艘运输船改装的二道货,再加上缺少经费缺少物资,他们这哪是去科考,是要去赌命呐!他们队长老郭跟我是文友,虽说平日只是点头之交,但这种关头,心里想着还是能帮就帮一把,却没想到还是不行。”

首次南极科考?

陈大河顿时愣住,那不是,张国力被赶鸭子上架,当爆破队长荣立二等功那次?原来就在今年啊!

哦,对了,好像老张现在还在中央台任职,就是在这次科考项目的时候,电视台要组织人手,跟随科考队拍一部电视新闻片,拍一部电影新闻片,甚至还要拍一部电视剧,他因为是个多面手,就是作为电视剧的导演、摄像、演员跟着去的,本来他的主要任务是现编剧本,因为没人知道南极什么情况,所以剧本只能是现编。但到了南极之后,由于冰层太厚破冰船不管用,只能寄期望于爆破,可当时整个考察队没一个懂爆破的,问来问去,最后船长找到老张。

用老张的原话,船长问我:你当过兵吗?我说没有。船长又问:你当过民兵吗?我说那当过。船长接着问:你参加过挖河什么的工程吗?我说参加过。船长又问,放过炸药吗?我说没有。船长又问:看过别人放炸药吗?我说看见过。船长说:给我们形容一下怎么放炸药。我就把我看到的讲了一遍。这下坏了,船长说:对炸药你挺清楚的,我们准备炸冰,你当爆破队长,我们全听你的指挥。

于是老张就云山雾绕地当了爆破队长,凭着记忆布置爆破点,最后甚至孤身一人去点没点着的第二炮,差点被炸药炸死,这才荣立了二等功,保障科考队顺利前进,要是没他,科考队的麻烦肯定更大。

所以说,南极长城站的建立也有老张的一份功劳啊,谁知道他后来竟然成了一个会导戏的演员。

呃,现在不是想老张的时候,关键是首次南极科考,罗老爷子说的没错,他们真是拿命在赌,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陈大河可不会坐视不理。

将腿放下来,只坐了半边屁股,他看着罗东升问道,“还有一个半月,买东西时间够吗?”

罗老爷子一愣,“虽说时间紧了点,但总比什么都不买的好吧,怎么,不是不行吗,一个科考队可给不出什么条件来。”

陈大河拍着胸脯大包大揽,“你只管回去叫他们准备物资清单和费用预算,要国外买的,我叫人直接从国外买了寄过来,能在国内解决的,报个账就行,至于条件,我来解决!”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