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房间里,陈大河看着全副武装,脸上蒙着口罩,头上还戴着顶鸭舌帽的霍老,咧着嘴笑道,“霍生,大热天的,又是大晚上,您这幅打扮恐怕更招人眼呐。”

霍先生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没有带任何随从,不知是在下面还是别的地方等着。

在陈大河的邀请下先落座,霍先生顺手脱下口罩帽子搁到桌子上,笑着说道,“不怕,别人看见也只会以为是大明星,谁能想到是我这个老头子。”

“这倒也是,”陈大河倒了一杯热茶放到他面前,然后坐到他对面,轻声笑道,“霍生,您这幅样子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嗯,”霍先生点点头,正色看向陈大河,“有个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

陈大河毫不犹豫伸出右手,“您请说。”

至于帮什么忙,他问也没问,霍先生最为人所称道的,不是他庞大的家业和超然的地位,而是重信誉讲义气,凡是跟他合作过的人,最后都能成为他的朋友和伙伴,也绝不担心哪天会被他背后捅一刀,不仅如此,只要朋友有难,在能力范围之内,他也一定尽力相帮,早些年每逢香江地产或股市巨变,一些香江商人走投无路时,就有人跟他们说,全香江只有霍先生一个人能救你!单凭这句话,就可见他在香江商界的口碑如何,而他也确实帮了不少人。

这也是霍兴业堂哪怕在香江当局毫不掩饰的频繁打压之下,依然能越做越大的原因之一,有鉴于此,陈大河便不会担心霍先生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对于陈大河的态度,霍先生也是非常满意,尽管心里有几分沉重,脸上依然挂起笑容,两手高抬拱了拱手,“那我就先说一声多谢了!”

随后将手搭在椅子扶手上,身子微微前倾,轻声道,“我有要事,必须去一趟北金,但现在英国佬毫无道理阻止我出境,虽然我可以走陆路和海路,但一路上肯定也会有人阻拦,我不想跟着我的老兄弟再有人死伤,想来想去,能轻轻松松送我离开香江的,只有一个办法!”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脸色郑重地看着他,“您说。”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次霍先生去北金,绝对是要去参加国庆阅兵,他是这届阅兵仪式上唯一一位收到邀请的香江人,是受首长亲自邀请过去的,如果没有陈大河的出现,霍先生为了参加这次盛事,会从香江坐船到奥门,再从奥门转到广洲,最后由广洲到北金,这才避开香英当局和台弯的鹰爪,除了北上,英国佬没必要限制他的行程。

而且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国庆周年大典,早在六四年的时候,霍先生就受邀秘密赶赴北金,受到开国首长和现任首长的接见,他当时以为内地物资缺乏,为了不给北金添麻烦,还自己带了电炉和粮食,也就是从那次之后,英国佬对他的打压从暗地变为明目张胆,继而在两年后发生了让他被坑惨的星光行事件。

如今虽然形势有了很大的转变,双边关系不像前些年那么剑拔弩张,但也只是在官方层面,私底下香英当局对他的打压并没有减弱,虽说没有陈大河,他最终也能出去,但若是能出一把力,陈大河也绝不会吝啬。

“好,”霍先生锐利的眼神稍微有所收敛,轻声说道,“我想,能不能请EO集团的马总,过几天乘坐停在启德机场的私人飞机,去一趟北金视察工作,EO集团的起家之地正是北金琼斯公司,将上任后的第一次出差定在那里,也属正常吧!”

陈大河微微一愣,心里暗暗叫了一声高,如果说全香江有谁能让当局不敢搜查,却又能出手帮忙的,必定非EO集团莫属,作为美国风头最劲的新兴财团,英国佬绝不敢轻易得罪,霍先生搭马安国的顺风机过去,确实是最简便也是最安全的。

同时他也明白了,上次酒会的时候,霍先生过来试探自己,恐怕也有今天的因素在里面,而且那天他试探的不止是自己,也包括马安国也在内,如果当时马安国没有毫不犹豫替自己接下赌约,霍生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心里想着事,脸上却不动声色,直接问道,“需不需要掩护您登机?”

霍先生嘴角咧开,“这样最好,飞机上的安保由龙江公司提供,我可没信心避开这些百战余生的精英。”

这架私人飞机名义上属于EO航空公司,接受EO集团亚洲总部的调配,实际上却是奥利弗留给陈大河的,饶山自然会安排最高一级的安保守护,别说霍老,就算是三角洲出来的主力也别想轻易登上去。

陈大河又问道,“那您看什么时间合适?”

霍先生眉角轻扬,“你能决定时间?”

他原来还以为陈大河跟马安国应该是平等关系,现在看来,恐怕里面还另有隐情。

陈大河咧嘴一笑,“老马当年是我的老师,同时也是我家老爷子的学生,他去美国也是我安排的,如果我和琼斯小姐意见相左,他绝对会听我的!”

“原来如此,”霍先生点点头,“李中和先生我知道,可惜缘铿一面,这回去北金,我一定登门造访!”

随即又看着陈大河叹道,“当年和我一起同时代闯海的人,有的葬身鱼腹不得善终,有的晚年落拓生计不继,只有少部分落了个衣食无忧,但也是百病缠身,跟我一样能脱离底层的少之又少,原因就是他们只会卖力不懂食脑,外面人都说我霍官泰食脑,但跟你比起来,相差不以道里计,长江后浪推前浪,了不得啊!”

陈大河呵呵干笑,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只得客套道,“霍先生您太客气了,想当年您凡是考试必定名列前茅,多次以第一名的成绩升学,跟您比起来我就差的太远了。”

霍先生这个学霸的确是实锤,自从他成名之后,当年读过书的学校把他的试卷翻出来对外公布,很多香江人都知道,若不是后来香日战争爆发,他被迫中断学业踏入社会,弄不好香江就要少了一位大佬,多一位大律师或大医生,唔,也有可能是一位高级买办,当年他可是拿到了怡和洋行的录用通知,只是不甘寂寞的他选择了另一条路,也就是众人皆知的闯海。

霍先生对陈大河的客套不置可否,而是轻声问道,“听说陈先生几年前去欧洲留学,同时在那边创业,而创业的启动资金是您的老东家,EO集团的琼斯小姐提供的,代价是担任琼斯小姐的投资顾问,为她出谋划策,可有此事?”

陈大河眨眨眼满脸茫然,听说?听谁说的,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看着微笑不语的霍先生,陈大河突然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对对,没想到这点小事也劳烦您老挂怀,有心了!”

霍老哪是什么听说,而是在给他补漏洞呢,当年他创立第三国际银行的三千多万美元资金,来自于之前和蒂埃里合作的摩卡公司收益,这部分钱也是不能见光的,如果以后第三国际银行幕后老板是他的这件事曝光,肯定会有人追问他的启动资金是怎么来的,虽然他也可以拿奥利弗来挡枪,但哪有霍先生嘴里的话来得令人信服,到时候只需要霍先生在首长面前轻飘飘地提一句,就能减少他不知多少麻烦,所以他才说有心了。

而这个,也是霍先生对他出手帮忙的一点小小回报,至于其他,那是另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