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按部就班地顺利进行,廖雪萍讲完钟先生讲,钟先生讲完霍先生讲。

钟先生身为香江政坛华人头号人物,这次的交流会又是应他的邀请来访,请他讲话是应有之义,但为什么这种场合会请霍先生讲话呢?

因为今天的酒会不仅是答谢宴,也是奥运大捷的庆功宴呐,再看看霍先生后世的头衔,从1981年起,先后任国际足球联合会执委,世界羽毛球联合会名誉主席,世界象棋联合会会长,亚洲足球联合会副会长,香港足球总会会长、永远名誉会长。

虽然其中一部分的名号还没有戴到他头上,但已经有的几个同样是份量十足,这还是国际上的,本土跟体育相关的名头更是数不胜数,投进去的钱也不在少数,可见他对体育事业的热衷,如果说钟先生是官方代表,那霍先生就是民间代表,而且以他的资历,不管喜不喜欢他,全香江各界就没人敢不服。

后世都说李超人连任多年亚洲首富,是香江第一家族,但李超人在霍先生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如果不是霍先生去世之后,两个不肖子为了争家产,把一点一点的东西都给暴露出来,谁都不知道单是霍兴业堂随便露出的一角冰山,就完爆李超人身家,这还是两个儿子之间打架露出来的一部分,那没露出来的呢?而且还有一个自诩清贵的嫡系老大闷声不响地看热闹呢,鬼知道他继承的东西又有多少。

要知道地产业可是香江当之无愧的龙头产业,而从香江地产建设商会成立之初,霍先生就是连任二十多年会长的大佬,最早卖楼花是他搞出来的,买房分期付款是他搞出来的,一栋房子拆开了卖套间也是他搞出来的,史上第一次华人收购外国人公司还是他为了壮大业务搞出来的,他的公司业务范围涉及地产、建筑、航运、建材、石油、百货、旅馆、酒楼等等行业,连奥门经济支柱和市府主要财政收入来源的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也是他与人共同创办,那么问题来了,跨了不知几个行业,投了不知多少项目的霍先生多有钱?

别说没人知道,估计连他自己都算不清楚!

而有钱有地位还不是特意请他的关键,最重要的还是他和内地的关系非同一般,不管后世的喷子再怎么黑他,都掩盖不了这位从小家里无土地无户籍无房无车无钱的疍民,揣着拿命拼来的几百万身家,提着脑袋跟内地做生意,而且是在英方的重重阻隔和万般刁难下,在身边其他投机商户以次充好一日三涨价牟取暴利的环境下,不涨价不卖次品,几乎是半卖半送地将内地急需的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送进来的事实,这份情谊内地能永记于心。

而且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亲妹妹和妹夫是在战火中北上参加过抗R救亡活动的,那时候他们家没钱,就只能是出人了,后来两口子总算没出意外,建国后在昆明某报社工作,直至霍先生将他们找回来,才送去奥门定居,嗯,他们的孙子就是金刚大婚的时候,给媒体发红包的那位。

总之一句话,这就是一位非同一般,有钱任性还不缺一颗真心的超级大佬。

而这样一位超级大佬在自己钟爱的体育庆功宴上,会干点什么呢?

撒钱啊!

也就是那些体育健儿是内地的运动员,这要是香江的,一人不赏个五百万外加一套房都对不起他霍先生的名头,不过没关系,给不了个人可以给公家,不能发奖励但可以捐钱搞慈善!

于是舞台上的霍先生讲到兴起,当即大手一挥,“我宣布,捐出一亿香江币,支持国家体育事业!”

舞台下端着酒杯站着的诸多大佬浑身一颤,当即有人高高举起右手,“我跟一千万,”

陈大河顺着熟悉的声音瞟了一眼,哦,原来是邵先生,好人呐,不过他不是热衷教育的吗,体育也乐意捐?这一千万不知要抠多少馒头才能省出来啊。

“我两千万!”

咦,这个是董家的那位,他们家虽然也号称船王,但跟包家没法比,而且如今航运也在走下坡路,能拿出这笔钱,也算是放血了,绝对是真爱。

“我一千万,”

“我两千万,”

“我五百万!”

“五十万,”

“一百万,”

……

心里有没有暗骂不知道,反正面子上一定要力挺,这是什么地方?内地交流团组织的奥运庆功宴!捐款的是什么人?香江华人商界毋庸置疑的龙头霍先生!天知道他们是不是串通好的,不就是几个小钱钱吗,香江各种慈善晚会捐得还少啊,捐哪里不是捐,这时候自然是撑面子要紧。

看着下面踊跃捐款的众人,霍先生深表欣慰,他身上的标签是拿烙铁印上去的,怎么抹都抹不掉,他也不想抹,三十多年前就是英方的肉中刺眼中钉,自然不需要也不会考虑什么两头下注顾忌影响之类不必要的东西,平时为了不惹麻烦躲在家里韬光养晦也就罢了,如今祖国奥运军团出征大捷,激情蓬发之际,他就想看一看,不管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他东爷的号召力还在不在,来的人中又有多少是肯跟着他走的!

嗯,效果还不错,除了几个鬼佬公司的华人代表,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有所表示,而且随便一眼扫过去,就能分辨出大部分人都是下了重注,当即将大手一挥,“好,诸位诚意拳拳,总不能寒了大家的心意,目前两地沟通还不是很方便,诸位的捐款我就代收了,刚才报过数的人明天带上支票过来找我,汇集完后一同转交!”

“好!”

下面立刻喝彩四起掌声一片,只是有没有想浑水摸鱼的人在暗骂就不得而知。

说句实在话,下面站着的那些人,除了文化界娱乐界不搭边的,工商界的人起码有一半人的心情是非常复杂,在过往那些年,他们一面为了河沙和其他建材要讨好霍先生,一面还暗地里往他的兴业堂捅刀子,没别的原因,讨好香英当局呗,这时候眼看着霍家要翻盘了,摆在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移民,要么跪舔。

但移民就意味着要放弃在香江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事业,出去之后能做什么呢?那种白人至上的地方,做生意比香江要困难百倍,要么夹缝中重新打拼,看看有没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东山再起,要么就只能吃老本做个寓公,想想都不甘心呐,可是不甘心的就只能跪舔!

异样的心态之下,这些人捐起款来简直就是在割肉,五百万以上的金额差不多有八成都是他们喊出来的,至于能收到多少效果,就要看霍先生肚里的船,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小舢板,还是太平洋上巡游的小鹰号。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