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大部分宾客已经进场,找马安国打招呼的人也越来越多,陈大河索性缩到边上的角落里躲清静。

但是这种人多的地方,清静不是想躲就能躲的,尽管认识他的人不多,却也还有一些,没一会儿邵一夫,邹闻淮,查大侠这几个老朋友,还有徐晓明他们三个就陆陆续续过来跟他碰杯,引得周围的人频频注目,这时他也见到了凤凰影业和凤凰唱片的两位负责人,陈建勋与邓汉东。

能够做到一个公司的负责人,情商智商都不会差,尤其是负责凤凰影业的陈建勋,前段时间在美国公干,离开之前得到琼斯小姐的召见,除了工作之外,还特意交代如果见到这位陈先生,就等于见到她自己,这份重视比徐晓明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然是将姿态摆得很低,话里话外都是奉承。

而徐晓明也是满脸感激地说道,“陈生,前天美国的EO广播电视网已经正式启动了美国偶像项目,在全美范围内选拔优秀歌手,除了美国本土,加拿大、澳洲和香江也在海选范围之内,多亏您早前提醒,我们凤凰台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启动准备,否则我可就要挨批了。”

“徐总说笑了,”陈大河摇摇头笑道,“您的工作完成得好那是您能力强,跟我可没关系。”

心里想着果然是美国偶像,借着奥运会余波未散的东风,只要运作不是太糟糕,这波应该稳了。

聊了没多久,晚宴便正式开始,今天是以文化交流团的名义主办,首先讲话的自然是廖雪萍。

看着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的六姐,提到奥运会成绩时的满脸兴奋,陈大河心里一动,同徐晓明几人告罪一声,找到不远处的马安国,将他拉到角落里。

“等一下如果有人捐款,你也跟一笔。”

“嗯?”马安国诧异地看看他,又看看台上,“今天还有捐款项目?”

“没安排,但是多半会有,”陈大河努努嘴,看着舞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说道,“今天来的都是香江各界华人名流,绝对不缺爱国资本家,又是在奥运会大捷的时候,你说有没有人为体育事业捐款的?”

别人他不知道,但霍先生肯定会有所表示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本届奥运会结束之后,心情大好的霍先生就一次性捐出一亿香江币,堪称迄今为止内地收到的最大一笔单项捐款,今天的晚宴霍先生也来参加了,而且等下会上台发言,弄不好今天就会捐出来,他这一动,大半个香江地产界都要跟进,多少且不论,这是必须给“沙皇”的面子!

马安国眯着眼睛点点头,“多半没跑,既然这样,那我们也跟一把,你觉得投多少合适?”

“多了不太好,容易出风头,”陈大河轻声说道,“待会儿你看看他们捐的金额,差不多弄个前十就行。”

香江有钱的家族不少,无论投机也好,真心爱国也好,慷慨解囊的应该不在少数,琼斯公司没必要跟他们去争风头。

“成,”

为国家捐款,马安国自然从善如流。

片刻后,他突然嘿嘿一笑,瞄着他说道,“连公司的捐款金额你都能这么直接决定,EO集团果然跟你有关系。”

陈大河白了他一眼,“少扯淡,原来奥利弗就说过,要不是国内没有正规的民间慈善组织,她要顾忌影响,早就在国内捐赠搞慈善事业了,不信你去问她。也是这一两年出了不少捐赠的华侨,否则我也不敢提。”

“问我是会问的,不过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马安国压低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EO这两个字母是怎么来的?”

陈大河一愣,不解地看着他,“E是elegance,O是optimistic,优雅和乐观,不是吗?”

“这是官方说法,我个人倒是有个小小的猜测,”马安国越笑越神秘,停顿了片刻,他却将话题一转,“对了,今天深阵方面提出希望琼斯公司给他们捐几栋教学楼,我答应了,你看用什么形式好一点?”

陈大河还在想他刚才的话,随口说道,“既然是捐,不妨把声势做大一点,直接跟教育部谈捐赠,而且学校的事还需要经过教育部审批同意的,正好拿这个加码。”

马安国眉头微皱,“你的意思,同意建校就捐,不同意就不捐?”

“不是,”陈大河摇摇头,“要捐就干脆一点,在打申请之前就捐,而且别太小气,把姿态做足,省的回头他们还以为是在威胁他们。”

马安国眼带深意地看着他,“那捐多少?”

陈大河瘪瘪嘴,“捐多少你去跟奥利弗商量,问我干啥。”

“说说嘛,”马安国嘿嘿一笑,撞了撞他的肩膀,“就当给个建议。”

陈大河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一亿,”

马安国刚想点头,又听见他吐出两个字,“一年!”

“一亿一年?”这下马安国也有些吃惊,他还以为总共捐赠一亿,这笔钱虽然多,但以内地琼斯公司的资本倒是算不得什么,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年一亿,对琼斯公司来说也不是个小数字,忍不住确认道,“每年一亿?”

“对,”陈大河点点头,“我的建议就是一年一亿人民币,在教育部名下成立一个专项基金,重点支持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首长是分管教育的,他也最重视教育工作,有这笔投入在,琼斯公司肯定会更受重视。”

马安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神紧紧地盯着他,片刻后突然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大河,你这份心意,我代表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谢谢了。”

陈大河耸耸肩,“谢我干嘛,要谢去谢你老板,钱可是她出的,我就动动嘴皮子。”

马安国嘿嘿一笑,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还在专心听着台上廖雪萍的讲话,随后回过头低声说道,“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EO集团的EO两个字母,固然有elegance和optimistic的意思,但还有更深一层的涵义在里面。”

陈大河眉头微皱看着他,“什么涵义?”

马安国搭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我记得,你的外文名字是叫恩佐吧?自己想一下,恩佐,和奥利弗,用英文写的第一个字母是什么?”

陈大河视线往上瞟,Enzo、Olive?

我靠!

这个答案吓得他打了个哆嗦,随即一个手肘就撞了过去,“少胡说八道,小心奥利弗知道剥了你的皮。”

马安国一声闷哼,臭小子劲真大,不是想杀人灭口吧!

算了,看在他被吓得魂不守舍的份上不跟他计较!

“放心吧,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哦,很可能还有一个她知,我不会说出去的!”满心恶趣味的马安国拍拍他的肩膀,在某人充满杀气的眼神中端着酒杯心情愉快地走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