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家伟很兴奋,蔡志明却有点心慌,“大河,你帮我们想方案,这条件还没给出去,就先找他们打秋风,那他们还能答应帮我们建学校?”

“一码归一码,一个教学楼,一个学校,在你们那儿是一起的,但在我这里不是一回事,”陈大河摆摆手,“打打秋风很正常,不影响其他合作。教学楼解决了,我再说学校,其实你们要的东西,课程也好,师资也好,不是他们的培训班,而是他们培训班里的东西,对不对?”

“对,”赖家伟皱着眉头,“说白了,我们想把琼斯公司的培训班整个打包过来,变成我们自己的人才培养基地,而且这个学校建成之后,还不能有丁点琼斯公司的影响在里面。”

陈大河眼里浮现一丝了然,赖局这句话就说得很直白了,他们果然是这个意思。

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们想建的学校,和他们的培训班,也是两码事,只要能够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他们这个培训班拿不拿过来,并不重要,不是吗!”

赖家伟眉头微皱,“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像北大清华那样,给我们做援建?”

“差不多,”陈大河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后说道,“和他们一样,师资、课程才是捐建的核心要素,但琼斯公司不是自己单位,能够接受教育部调配的,想拿他们的东西,还是他们核心竞争力的东西,就不能不拿出点诚意来交换。”

“核心竞争力?”蔡志明又不明白了,“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不是工厂和技术吗,怎么成培训班了?”

陈大河无语地指了指他,“下午的时候你自己怎么说的?除了资金,管理和人才也同等重要,琼斯公司给你们援建这几个专业的教学,等于是在给他们的竞争对手培养人才,这一点你们想过没有?!”

这话一出,赖家伟和蔡志明顿时面面相觑,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赖家伟突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我就说呢,如果只是条件不够,那总是可以谈的,但他们马总连谈的意向都没有,原来症结在这里。”

蔡志明也长出一口气,刚准备问怎么办,突然想到陈大河已经有了方案,便连忙说道,“快说,这个要怎么解决?”

经过一场谈判,他也明白了就算是关系很好的琼斯公司,想从他们那里拿点东西,也是要等价交换,更别说现在是在挖别人的根。

“很简单,给他们想要的,”陈大河耸耸肩,看着两人笑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当初他们想办学校的事?为什么他们想办学校?一个公司的培训班,和一个正规的大学,对人才的吸引力有多大差别?!哪怕你们承诺给他们再多人才,也没有批准他们办一所自己的大学来得管用!要是你们能批准他们办这个学校,回头再以这个学校对你们进行援建,那不是各取所需,什么都解决了?这就叫以校换校!”

“但是,”赖家伟两手一摊,“私人办学,而且还是外资企业办学,没有这个先例啊!”

“没有先例并不代表不行,”陈大河撇撇嘴,看着他笑道,“赖局,你们深阵办的事哪一件是有先例的?只要不违法,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就可以去做!摸着石头过河嘛,试一试总可以吧。”

“就算我们批准了,教育部也绕不过去啊,”蔡志明苦着脸说道,“这办大学,必须要教育部批准才行,别说我们,连省里教育厅也没这个权利!”

陈大河想了想,“这样,琼斯公司的申请报告,你们批准同意,然后将意见上报教育部,部里我去想办法,他们要是不通过,那就不办大学,降级成中专,中专你们可以审批吧。”

赖家伟摸摸脑袋,咂着嘴想了想,“行,回头我给梁书记打个电话,把这事儿跟他汇报一下,看看他怎么说,而且还得找专家去翻资料,找法律依据。”

“书就不用翻了,”陈大河嘿嘿一笑,“宪法第十九条,回去了解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陈大河心里隐隐有些苦涩,他之所以知道这条,还是上辈子为了准备给儿子进幼儿园,找关系托人怎么都进不去,结果萌发了自己办幼儿园的想法,于是查了好多资料,不知在哪里看到一条关于第一所正规民办学校帖子的时候看到的,可惜,最后幼儿园还是没能办起来,上百万的启动资金,吓死人呐。

赖家伟先是一愣,随即苦笑不得地指着他,“原来你早就在这里等着啊。”

陈大河见他松了口,也收拾心情开起了玩笑,“可不是正等着,两年前这个学校没办成,琼斯小姐不知道发了几回牢骚,你们现在也就这一个条件能拿下他们的教育资源,换成别的,没戏。”

他此时心里有些兴奋,比赚了几个亿还要高兴,这所学校要是办好了,对公司的发展起到的作用将不可估量,能一步到位办成大学自然最好,就算办不成,一个中专也不得了,这时候的中专可比大学还吃香,许多尖子生甚至比高中里面的更强。

方案定下了,里面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敲定,比如招生怎么招,学生是否要服从分配,学校成立之后的经费由谁解决,学费要不要收,怎么收,这些都是问题,里面条条框框多不胜数,最关键的是,这间学校该怎么接受管理,这一点是无论如何不能妥协的。

而且赖家伟还不能立刻和马安国展开谈判,必须得到梁书记的同意之后,才能跟他讨价还价。

所以他们两人也没多待,急匆匆地回房去打电话。

陈大河将他们送出房门,走到窗前按着太阳穴,看着外面的夜景陷入思索。

如果深阵能够答应这个条件,那保底也有一家中专可以开起来,单靠现有的培训部人员,肯定撑不起这个学校的架子,看来要想办法招人了。

片刻后,他突然笑着摇摇头,自己又习惯性地给自己揽事情,既然马安国上任了,这事肯定要给他去办,而且他原来也在北大待过,撑起一个学校的架子应该不成问题,自己还是别操心了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