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市场换技术,这个战略从确立之初就一直伴随着争议而行,但不得不说,这个办法也确实帮国内的汽车产业实现了技术积累,获得了一些东西。

当然,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几乎三十年的市场完全被外资品牌所占据,再十年是在低端市场纠缠搏杀,才抢回小部分份额,并逐渐向中高级市场发起冲刺,但想要和低端市场一样站稳脚跟,天知道还需要多久。

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有第三汽车公司打底的陈大河都希望能参与到这场事关财富和国家利益的竞争中去,而最好的机会,就是原本两年后启动的一汽中高级乘用车项目,若是按原来的轨迹发展,第三汽车拿下这个项目没有任何悬念,但如今事情有变,一汽比历史上几乎提前了两年启动,此时的第三汽车不过刚刚起步,要怎样才能竞争得过那些老牌公司呢?

这事对陈大河来说至关重要,但对廖雪萍来说不过是场谈资,说过就抛在脑后,转而提起另一个话题,“对了,你下午回来跟我提的那事儿,我也跟翟部说了,他说原则上没问题,但要和体委那边商量一下,估计明天就能有准信。”

她说的是徐晓明找陈大河请求内地派人参加他们电视台奥运节目的事,当时陈大河就说过要请示领导,这个领导自然就是廖雪萍,而廖雪萍也不是个能做主的人,便接着往上报,翟国新倒是能拍板,但涉及体育最好还是不要由他们文化部的人来参加,理所当然要体委来出人,至于体委会不会同意,就不用担心了,这么好的出国机会,他们不同意才是傻子。

这时陈大河心里正烦着呢,便点点头不再理会,见他不说话。廖雪萍也不吱声了,默默的看着电视。

“哎,大河,”廖雪萍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突然问道,“你说奇不奇怪,西方国家一方面对咱们严防死守,生怕咱们落了什么好处,而另一方面呢,咱们国家的健儿出征奥运,却在他们国家这么受欢迎,你说他们是怎么想的?”

陈大河抿着嘴瞟了她一眼,半天没吱声,原因他多少了解一些,无非就是如今的欧美国家蒸蒸日上,正是国家和民族自豪感最强烈的时候,看到从贫穷中国来的人,就有了一种类似于富人看到穷亲戚的优越感,傲然中带着几分怜悯,顺手塞几把糖果几件旧衣服体现一下他们的同情心,在顺手范围之内能帮的也会帮一把,谁家还没几个穷亲戚不是。

但等到穷亲戚劳动致富了,而大富豪却日渐没落的时候,这份优越感不再,同情和怜悯也会变成酸水,回头咱们国家的健儿再去做客,不冷嘲热讽就算好的,想要热烈的掌声,还是去非洲兄弟那里找存在感吧。

只是没经历过后世那种被西方世界门缝里瞧人的酸水舆论风暴,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现在的国人还以为自己出去会很受西方国家欢迎呢,起码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就是如此,也从另一方面助长了出国潮。

这些东西陈大河自己心里了解,但让他跟廖雪萍这么说,那就是当头一盆冷水,说出来伤自尊呐。

还好廖雪萍也只是有感而发,说过也就算了,没想真从他这里得到答案,见陈大河好半天不说话,也就专心看电视。

等中国代表团入场完毕,陈大河就回房睡觉,原来他还想着看表演的,没想到许海锋的比赛是在明天,反正自己国家的代表团已经入场,任务也算完成了,其他也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先回去睡个好觉。

就跟后世的巴西世界杯似的,洛杉矶奥运会的主要赛程都在这里的晚上,陈大河一觉睡到下午,又到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慢悠悠地晃到酒店专门安排的一间小咖啡厅,这里已经成为访问团成员的专用收看室,虽说房间里就有电视,但看比赛么,哪有大家一起看得过瘾。

先在吧台要了杯咖啡,陈大河端着环视了一圈,没看到廖雪萍,反而在一个角落的卡座里看见饶山的身影。

端着咖啡正要走过去,这时电视和现场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陈大河茫然地看向四周,什么情况?

“哈哈,首金啊!”饶山一个雀跃蹦起来,疯狂地鼓着双手,正好看到不远处的陈大河,便跳出来就要搂搂抱抱。

陈大河立刻将手里的咖啡往前一递,挡在他的脸上,等饶山顺手接过,他又钻入欢呼的人群凑到电视机跟前。

只见屏幕上正反复播放刚才的镜头,一个头发比鸡窝强不少的男子,端着手枪瞄准射击,同时电视里普通话和粤语两种声音交替出现,都是在说同一件事,洛杉矶奥运会比赛首日,第一枚金牌被中国队收入囊中,与这枚金牌一起的,还有一枚铜牌。

陈大河有些发懵,我靠,重活一辈子,竟然又没在第一时间赶上,这特么是什么运气?!

欢呼过后,同志们终于稍微冷静下来,等着看接下来的颁奖仪式,这时姗姗来迟的廖雪萍也赶到了这里,同几位艺术团领导一起心潮澎湃地站在离电视机最近的地方。

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还是不见颁奖仪式举行,大家都有点坐不住了,脸上情不自禁浮现几分焦急,有的还低下头跟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大河,你说老美不会搞鬼吧?”饶山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将咖啡又还给陈大河,眼睛始终盯着电视不放。

“能搞什么鬼,”陈大河接过咖啡,非常淡定地喝了一口,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按照奥运会规则,前三名都要升国旗,第一名奏国歌,我看啊,是他们没算到咱们的运动健儿这么厉害,能一下子打下两块奖牌,所以事先只准备了一面国旗,估计这时候正忙着从其他地方送国旗呢。”

“嗯,小陈说的有道理,”京剧院三团的孔团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不可能搞鬼,而且这届奥运会还是他们美国求着咱们去参加的,肯定出不了事,大家稍安勿躁,等等再说。”

孔团长这话真不是吹牛,由于苏联带头抵制,美国生怕参加奥运会的国家数量不足,丢了世界头号大国的面子,所以早早地就派专人专程赶赴北金,确定中国的参会意愿,哪怕得到了口头保证还不放心,一定要体委出具一份书面参会证明,才安安心心地回国,说求有点夸张,但这种情况下,搞鬼是绝不可能的,大家也就放下心来,默默等着颁奖仪式。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