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陈大河不肯说,梁栋也不再追问,默默地抽着烟。

陈大河又喝了两杯茶,然后将茶杯往桌上一搁,便双手撑着桌子说到,“吃完了,走了。”

“等等,着什么急嘛,”梁栋招招手示意他安坐,随后笑道,“还有两个帮人没到呢。”

“我又不是道上的,到不到跟我有什么关系,”陈大河哂然一笑,“还是说,他们也准备进这一行,要拜码头?”

话是这么说,但身体还是放松下来,悠然地往后靠着。

“那两帮就不是干正事的料,就算进了这一行也不过是小打小闹洗洗钱,拜个屁码头,”梁栋摆摆手说道,“但怎么说那两个也是社团头面,人家诚心诚意过来见你,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聊两句,你刚才不还说有桩小事吗,回头我叫他们都跟上,也算是多个人多双手,对吧。”

陈大河也不拿乔,靠在椅背上笑道,“行,我就再陪您老多聊会儿。”

“哎,这就对了,”梁栋呵呵笑了笑,又开始掏烟丝往烟锅里填,同时说道,“刚才你说那些代理公司都是华人公司,这不是很正常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利润这么大的行当,不用自家人的,还能用外族人?”

“牌面你不懂啊,”陈大河满脸无语地瞄着他,“您要是不懂可以去请个懂行的人来,法人代表又不一定是股东,随便找个当地人的身份挂个名不就完了,做戏做全套,回头再花几个小钱找个本地人当总经理,这牌子不就有了吗。”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梁栋疑惑地眨眨眼,脸色丝毫不变,只在心里略微有些尴尬,难怪当时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帮老头子交代下去,所有公司一定要用自己人的时候,会有几个年轻人提意见,原来还真有这么回事。

唔,当时还有两个小家伙不听劝,好像挨了顿揍呢,嗯,回头给块糖安慰一下。

而且,他刚刚还想到另外一点,要是用本地人的牌子,那是不是可以操作一点偏门生意,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有那个白领工资的总经理背锅嘛。

想通之后,当即从善如流地点头,“好,明年我让他们全部换公司。”

“也不用都换,”陈大河可不知道这位老爷子的小心思,轻声说道,“一下子都换掉更容易惹人怀疑,一步步来,先换个两成的,明年再换两成,这样四五年之后,就换得差不多了。”

梁栋听了也不回话,只是咧着嘴呵呵直笑,用四五年来换,好啊,有了大老板发话,这四五年的代理权还是洪门的,妥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下面果然又有两帮人赶到,打头的一个是四五十岁的肥脸大汉,脖子上的金链子比栓狗的还粗,手臂脖子上全是刺青,往那儿一站就两个字,彪悍。

另一个则干净许多,看上去文文弱弱,头发整齐地往后梳,身上戴着的东西也只有一块手表,不像是社团的人,反倒像个小老板。

其他小弟下车后就围着车子站着没动,只有这两人上前,但都被饶山拦下,表面上倒是和和气气,一起站在车旁聊天。

梁栋拿烟杆指着两人说道,“那个胖子是和记的老歪,这一届的坐馆,另一个瘦子是十四行正统,孝字堆的葛大雄,也是十四行实际上的龙头,项家的话事人项老大到场,这两边的龙头自然也要亲自过来,这三个人控制了全香江九成九的社团成员,如果不是今天没带人出街,弄不好全香江的警员都要出动。”

陈大河看着下面,突然咧嘴一笑,“就算没带人,但三河会的龙头一下子全聚齐,香江警署也不会无动于衷吧。”

“出动了他们也进不来,这三个都不是吃素的,用不着咱们咸吃萝卜淡操心,”梁栋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随即笑道,“你跟查先生也认识,他的书里有句话,地震高岗,一派西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你应该听过?”

“嗯,”陈大河回头看着他,“怎么突然说这个。”

梁栋抽了口烟,脸上的笑容突然淡去,“这句话本出自闽地云霄高溪观音庙门前的一副对联,地振高冈一派香,门朝大海三河合。洪门源于天地会,天地会就创立于高溪,三河合流入大海,天下洪门是一家,这就是香江警署将他们统称为三河会的由来,可惜,三河会终究不是洪门,结社成团也是没有前途的,但毕竟有一脉相承的香火情在,你身上又有大先生的信物,力所能及范围之内,能帮的话还是帮一把吧。”

陈大河听了默然不语,自助者天助,项家人有心转行,他顺手扶一把也无所谓,就像楼下的那个项老大,因为他家老十的关系,也了解过他的一点资料,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在三年后被抓,从此以后义安公司就是项十当家,其实据他了解到的消息,这时候项老大已经在逐渐放权给十弟,准备操纵义安公司转型了,否则今天他也不会来这里。

如果有可能的话,到时候帮他躲过一劫就行,回头送他去台弯跟父亲团聚,让他祸害弯弯去,也算是了结梁栋嘴里的香火情。

至于另外两家,那都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主,帮他们?还是洗洗睡吧。

只是这话不好跟梁栋明说,否则弄不好他还以为是自己故意推脱,好半天才开口说道,“这时候你还在操心他们,还不如给自己想想退路,九龙城寨这鬼地方,住不了几年啦。”

梁栋果然大吃一惊,立刻将什么香火情抛到脑后,“住不了几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陈大河耸耸肩,拍着桌子站起来,“两国已经正式达成协议,九七年将香江主权移交,但移交之前,还需要解决几件大事,其中之一,就是九龙城寨。”

这个消息不算什么秘密,只要有心都能打听到,不过陈大河倒不是从别处打听来的,而是上辈子看过相关资料,尽管时间点不对,但要想查证也很容易,以梁栋的消息渠道,打听清楚并不难。

梁栋呆若木鸡愣了半天,好久才回过神来,苦笑着摇摇头,“明白了,没想到一座小小的九龙城寨,竟然能劳烦首长挂怀,”

他倒是没有怀疑陈大河的话,甚至连查证的心思都没有,其实就算没有内地方面的要求,香江当局想铲除九龙城寨的决心也不会小,只是以前由于某些原因没有落实,只要来一个强有力总督,九龙城寨就没有幸存的可能。

又是片刻沉默,梁栋终于点了点头,“搬,宜早不宜晚,今年我就搬。”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