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梁栋猜测他和饶山的关系,陈大河既不辩解也不掩饰,他今天这样招摇过街,就是故意要让某些有心人去猜测,不管猜测的结果是什么,都会心存顾忌,至于会不会因此引起其他方面的问题,倒是不必太过担心,一来内地不可能了解得那么清楚,甚至连这边的新华社也不会知道,二来反正只要他自己不承认,就没有任何关系,如今可不是随随便便几条谣言就能置人于死地的时候,就算真有,也绝不是因为那几条谣言。

将视线收回来,梁栋对陈大河转移话题也不以为意,他有没有猜中都不重要,重点是陈大河能对龙江保全公司,对饶山拥有足够的影响力就够了。

至于陈大河的质问更不是问题,事情发生这么久,却今天才过来说,很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待会儿再解释两句就行。

梁栋将烟锅里的烟灰磕干净,这回也不继续填烟丝,转而捏起一只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刚才说到退路,其实也不一定都是退,有时候,退就是退,而有的时候呢,进却是退,三个社团规模都不小,总的来说前面那些年,义安坐庄的时候还多些,但从前两年开始,义安公司开始走下坡路,逐渐被和记超过,你说这是为什么?”

陈大河撇撇嘴,“还能为什么,项家有聪明人呗,知道世道在变,他们也该转行了,不过江湖这东西,不是他们想退就能退,您等着瞧吧,要不了两年,义安肯定会卷土重来,香江三大社团之一的位置,他们永远甩不掉。”

“甩肯定是甩不掉,但不代表不能找后路,”梁栋笑笑说道,“这两年香江的电影越发红火,今年才刚刚过半,最卖座的那部票房已经接近三千万,项家的几个兄弟就动了心思,这段时间正四处找人打听怎么拍片呢。”

“哼哼,”陈大河冷冷一笑,“他们拍电影,是为票房还是为洗钱啊?”

“都一样,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多条路而已,”梁栋摆了摆手,“但是如今的香江,想要进电影这一行,有两家公司是无论如何也迈步过去的,一家是嘉和,另一家就是凤凰影业,离开了这两家,就算项家能拍电影,也只能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您这话夸张了吧,”陈大河放下手里的碗筷,端起茶杯将已经冷却的茶水一口喝干,随后说道,“电影这东西,无非就是资本游戏,只要项家肯砸钱,自然有大把演员愿意助阵,还怕拍不了大片,用得着看别人脸色?”

别的他不知道,最起码上辈子永胜成立的时候,也没见邹大亨放个屁,难道这一世就因为多了一家凤凰,情况就变得不一样?!

“这不是看不看脸色的问题,而是有些人的影响力就摆在那里,怎么也绕不过去,”梁栋摇着头说道,“最关键的是,凤凰影业是全东南亚唯一一家有美国背景的电影公司,走到哪里谁敢不给几分面子?举个例子,去年李汉祥去内地拍了两部合拍片,里面的那个男主演却是香江人,你也知道台弯是不许香江演员跟内地有联系的,事后自然就逼他写悔过书,他不肯就范,结果被封杀了,而因为怕失去台弯市场,一时间全香江没人敢找他拍戏,最后你猜怎么着?”

陈大河端着刚倒好的茶杯,眨眨眼睛说道,“去摆地摊了?”

梁嘉辉嘛,地摊影帝,他的经历谁不知道。

梁栋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没好气地说道,“他要是去摆地摊,老子还说个屁,”

稍微缓了口气,才继续说道,“后面的事也简单,凤凰影业直接把他签过去,花一个多月拍了一部片子,香江还没上映就拿去台弯放,他们文化局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凭这个,香江的电影人谁不高看他们一眼,自然而然,凤凰影业就是香江电影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陈大河听了直愣神,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话,“谁这么任性,下的这个决定?”

如果是这个人是奥利弗也就罢了,万一要是其他人,那这种人绝不能要,虽说这个决定陈大河听了也觉得挺爽,但意气用事的人却不适合留在公司,他可以打报告提建议,但不能擅作主张,这是规矩。

梁栋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这小子脑回路怎么跟常人不一样呢,这个问题是关键吗?!

但还是说道,“没别人,就你那个美国红颜知己,除了她还有谁敢这么直接。”

“哦,”陈大河应了一声,眼里露出恍然的神色,也对,除了奥利弗,还真没谁敢这么直接硬怼的,或者说不会在这个时间点去硬碰硬。

后世梁嘉辉之所以在台弯解禁,就是发哥拍了英雄本色之后,借着红得发紫的名头,公开带着他去台弯,还当着记者的面指着梁嘉辉说是他的小弟,当时文化局给发哥面子,而且时间也过来两年多,便这么过去了。

连一个明星都能在两年后跟文化局硬掰,关键是还赢了,现在换成奥利弗亲自出面就更没有问题。

“我举着个例子,意思就是告诉你,老项家的人想进电影这一行,除非是小打小闹,否则就要找凤凰影业拜码头,”梁栋拿烟杆敲敲桌子,“就跟江湖上拜码头一样,懂!”

陈大河撇撇嘴角,这个比喻可不怎么好,应该说像好莱坞的电影公司一样,小规模的不会有人管,一旦做大之后,就一定要找个八大之一靠上去,否则迟早都会玩完。

哦,现在是七大之一,联美已经被米高梅收购了。

陈大河也伸出手敲敲桌子,“他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样,这事我替他办了,他这个码头也不用拜,想开电影公司,直接拉人开张就行,开业当天凤凰影业会送对花篮过去,但是,有个条件。”

“明白,”梁栋嘿嘿笑了两声,“行有行规,社团那一套不能带过来,坏规矩的事不能做,我会跟他讲清楚。”

顿了顿又说道,“你不自己去跟他说,这个人情可不小,还那段香火情绰绰有余。”

陈大河眼睛微眯,笑着说道,“香火情先留着也没关系,过两天可能需要他搭把手。”

“我就知道你过来没这么简单,”梁栋老脸一垮,“说吧,什么事?”

“小事一桩,”陈大河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笑笑说道,“具体情况我先不说,过两天您老就知道,至于出不出手,悉听尊便,但有一点,真要出手的话,不能违法。”

他这样遮遮掩掩的,梁栋心里更加奇怪,听起来似乎是件小事,却可能用得着他和项家,但用得上他们两边的话,还能算小事?而且不能违法,那就更稀奇了,不违法的事找饶山不就行了,还用得着他们?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