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老板重视,上菜的速度自然不慢,不到五分钟,两个伙计就用托盘端着八个蒸笼点心上来。

陈大河打量了一眼,每个蒸笼里只有一份点心,卖相倒是精致,猪油包、叉烧包、鸡蛋挞、蛋戟、蜂巢荔芋角、透明鸡蛋糕、雪花冻蛋卷、安虾咸水角,大三元的招牌点心一样没差。

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冻蛋卷,忍不住点了点头,当年他陪奥斯去广洲的时候,也到大三元吃过两回,虽说当时的记忆早已模糊,不过就凭这口感,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看来那个胖子没吹牛,不禁对接下来的菜多了几分期待。

点心之后又上了热汤和凉菜,接着又是一道接一道的粤式大餐上桌,每上一道,就将之前吃完的菜撤走,颇有点吃法式大餐的感觉。

就在陈大河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梁栋背着双手出现在楼梯口,慢悠悠地一步步走上来。

他身上还是那套万年不变的对襟短卦,脚上蹬着千层底,冲着正对他挥手的陈大河打了个招呼,便坐到他面前。

将手里拿着的铜烟杆放到桌上,梁栋嘿嘿一笑,“怎么样,袁胖子的手艺还过得去吧。”

“不错,”陈大河一手端着饭碗,一手拿着筷子,顺手夹了一只冰梅百花虾,点着头说道,“当得起粤菜大师的名头,都说市井藏高人,没想到今天碰上真的了,难怪你隔三差五地往这儿跑,把这儿当食堂了吧。”

“嘿,你以为谁来了袁胖子都会亲手下厨啊,”梁栋拿起铜烟杆,又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慢条斯理地装烟丝点火,吐出一口浓雾,才继续说道,“这里楼下就卖一些粥粉面为主,另外有几个菜,也是请来的厨子操持,只有三个社团的坐馆龙头过来,袁胖子才会下厨弄上几个小菜,但要让他拿出压箱底的功夫,一般人可没这个资格,起码得大龙头才有份,可他们几个整天忙得要死,哪有空来享口福,也只有我老头子,一个星期能享受个一两回。”

“那还是您老厉害,”陈大河嘻嘻笑道,“三大龙头在您面前也得往后靠。”

他倒是没想到手上的信物还有这个用处,要不是这东西,那个袁胖子肯定不会这么招待他。

“可不能这么说,”梁栋听了连连摇头,“虽说香江的三大社团都跟洪门一脉相承,但他们早就已经独立出去,最多也就一点香火情,卖点面子还行,其他还是算了吧,什么往后靠那就是个笑话,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打生打死几十年,谁听过老头子我一声招呼?!”

“香火情也是情,不麻烦的时候,一点香火情也能办大事,更何况有了这份香火情,再加上一点利益,那就更牢靠,”陈大河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星空电脑的香江代理权,你分了他们几成?”

“你就为这个来的?”梁栋眼里满是不信,抽了一口烟,顿了顿才说道,“你要找我,让人给我带个口信就成,何必自己亲自跑过来,以你的身份,来这里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陈大河放下碗筷,又拿起勺子盛了一碗汤,淡然说道,“中国人的土地,任何中国人都能随便去。”

“你就是跟我抬杠,”梁栋拿烟杆敲了敲桌子,顺便把烟锅里的灰给敲出来,又重新填上烟丝,继续说道,“不过也无所谓,香江这屁股大点的地方,你要封锁点消息太容易,没人敢不给这个面子。”

陈大河笑笑没说话,继续品尝另一碗红烧大群翅。

又是半锅子烟下去,梁栋才说道,“洪门虽说还有我这个老头子钉在这里,但也就是个象征,真正的话事人早就是他们三家,香江这地方,绝大部分行当都绕不开三大社团,包括香江最火的房地产也一样,就算是地产大亨又怎么样,还不是要按规矩交数,否则工地都开不了工,金融更不用说,印子钱就是各大社团的主营业务之一,所以他们才是这里的当家。承你的情,香江的电脑代理是我在负责,不过这块肥肉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下,聪明的做法就是分出去,我管进货铺货,他们管出货,至于利润,三家,总共给了他们一半的份子,他们怎么分我不管,但我的数要交足,你这边也一样,怎么卖不用你来操心,该你的一分都不少,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听到最后一句,陈大河一口鱼翅差点喷出来,这广告词杀伤力太大,他有点齁不住。

梁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正准备说话,突然眼神一动,视线瞟向窗外,随即说道,“项家老大到了,当年他跟你还有一段香火情,见不见?”

当初陈大河第一次来香江,因为马佳彤他们的事而被梁栋带走,后来就是项老大陪着美信公司的吴老板一起,去九龙城寨门口接的人,这么一算,有一段香火情也没错。

陈大河往外瞟了一眼,“他来干嘛?”

见是肯定要见的,否则很容易就得罪人,但不是现在,下面有饶山拦着,在他发出信号之前,任何人都上不来。

“估计是找退路吧,”梁栋可不知道陈大河的安排,拿烟杆戳了戳鼻梁,轻声说道,“义安跟十四两个社团早年都跟台弯有关系,不过随着两个社团做大,那边对他们也越来越顾忌,各方面的资源支持都减了不少,现在都在谋退路,但既然入了这一行,哪是轻轻松松说退就能退的,无非是找个心理安慰罢了。”

“就算是心理安慰,他们也不应该找我,”陈大河耸耸肩,继续挑了一筷子鱼翅,“无关紧要的东西帮点忙还个人情也无所谓,这种事,帮不了。”

“唔,也未必帮不了,”梁栋正说着话,突然眼睛一亮,笑道,“你的人把他拦下了,饶山正跟他说话。”

陈大河看都不往下面看,瞪着他说道,“什么我的人,老饶跟我就是朋友,没别的啊。”

“得了吧你,”梁栋白眼一翻,冷笑着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你每次到香江,饶山都亲自带人陪着你招摇过街,这是朋友能做出来的?依我看,弄不好这个龙江保全,就是你的那个美国女人替你打掩护置办下的。”

“越说越离谱,”陈大河同样一个白眼丢回去,略过这个话题不提,转而说道,“我今天过来,就是提醒您老一句,明年再争代理权的时候,麻烦叫他们换个当地人当法人的公司好吧,全部都是华人公司,鬼都晓得跟我脱不了关系,董事会那边你让我的人怎么交代。”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