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香江的富豪不是不请保镖,只是请的都是些什么人呢,从五六十年代开始,请的基本上都是各大拳馆里的优秀弟子,与其说是保镖,还不如说是专职打手,至于像龙江保全这种纯粹的保镖业务,自然就没那些拳手的用途来得广泛,竞争力也就弱了一些。

也只有等那些富豪出了事,让他们知道仅凭拳手是保护不了他们的时候,才会真正开始重视更周全的现代保镖。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陈大河还需要去解决眼前的问题。

车队开到旺角,在饶山的指挥下,穿过一条狭窄的街道,停到十字路口一家破旧的茶楼前。

这里的楼房就和三十年后内地广深一带城中村的房子差不多,五六层的高度挤得密密麻麻,所有房子造型都基本雷同,全是民房的样式,至于用途也都一样,底下一到两层是商铺,上面的部分则住人,而且每一层的阳台和窗户都焊接了防盗网,严严实实跟鸽子笼子似的。

这种建筑在如今的香江非常普遍,实际上这个地方的环境还算是好的,除了中环一带之类的商业中心,香江大部分的地方其实都和这里差不多,至于偏远的郊区情况则更加糟糕,就像元朗的天水围,成片的棚户区聚集了几十万人居住,生活环境可想而知。

至于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就在此处几公里之外的九龙城寨就更不用提,那里就是人间活地狱,不是人呆的地方。

当然,就算这里不算太差,但有钱人一般也不会来,所以这五辆高端轿车停在这个十字路口拐角的时候,整个街道和两边楼群里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大三元,”饶山歪着头看看外面茶楼的招牌,笑着说道,“在香江几年,大三元的招牌少说见了几十块,就没一家的菜有广洲那家大三元地道。”

自从被陈大河安排来了香江,他后来也去过广洲几次,每次回去都被当做重要人士接待,吃住都在白天鹅,包括长堤那里的大三元也是常客。

“一个是街边小店,一个是名震东南亚的名楼,比都没法比好吧。”陈大河将手腕上带着的一串念珠转了半圈,随后拉开车门,“你们就在下面等我,我自己上去。”

此时大三元茶楼里面,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八的老板袁胖子拿抹布擦了擦手,皱起眉头盯着门外,“哪里来的阔佬,把车停这里挡我生意。”

他身边一个中等个子身体消瘦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两眼放光地看着外面的车队,“吊,最顶级的防弹伊法车,我在中环的4S店外面见过,两百万一辆啊,一下子来五辆,这可是一千万,够买一栋楼了,老豆,不会是哪个富豪听说你的手艺,慕名过来吃饭的吧。”

“嗯,这倒是有可能,”袁胖子立刻眉飞色舞,“你老豆我的手艺怎么说也是名扬油尖旺,被外面的人知道也很正常啊。”

“哎哎,出来了,出来了,”儿子袁旺立刻往前冲了两步,将准备迎客的工人乐仔拉住,自己笑呵呵地就就要跑到门外。

看到穿着一件白色T恤,卡其色休闲裤,脚蹬白色平板鞋的年轻人从车里出来,满脸笑意的袁胖子先是上下瞟了他一眼,随即视线落在他的手腕上,紧接着脸色大变,脚下用力一蹬连跑几步,圆不隆冬的身体轻盈地跃了出去,一把拉住儿子的胳膊拖到身后,扬起一张圆脸刚好凑到陈大河跟前,“先生,吃饭啊?”

袁旺不满地挣扎了两下,老豆这是在挡自己财路啊,要是能在这个阔佬面前露个脸,说不定也是向上爬的机会,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偏偏被他给拉住,这不拆台吗。

可随即胳膊上传来的力道捏得他生疼,这下袁旺也觉着不对劲了,安分地站在老爸身后,偷偷地打量着这个年轻阔佬。

陈大河轻轻抬起左手,右手又转了一圈手腕上的珠链,笑呵呵地说道,“对,吃饭,给我找个靠窗的位置,上几个你们的招牌菜。”

“没问题,”袁胖子眼角微抽,心里疯狂吐着槽,老大,你全身上下就这么点东西,眼睛不瞎的都能看见手腕上的这东西,没必要再故意突出了吧。

面上却不动声色,点头哈腰地伸手把人往里引,“您往楼上请,楼上清静,我这儿的招牌菜和广洲的大三元一样,味道保证不比他们的差,肯定让您满意!”

陈大河点点头,跟着他往里走。

现在这时候正是饭点,大厅里有不少熟客在,平时也都和袁胖子很熟悉,大家也没少开玩笑,此时就有个食客对身边的朋友笑道,“袁胖子什么时候还会做广洲大三元的招牌菜?我看他就是吹牛。”

“少说两句,”他身边那个穿着花衬衫,手臂上露出半条龙的同伴脸色沉重地拉了拉他,“这里的二楼不对外开放,除了几个区的坐馆龙头,什么时候见过袁胖子把人往二楼引的?”

“这也没什么吧?”那人有些不以为然,“怎么说也是阔佬,不可能让他坐大厅吧。”

“不一样,袁胖子虽然待人和气,但还从没见过他跟人卑躬屈膝的,就算梁爷过来也不过如此,”花衬衫摇摇头,沉吟片刻后,突然将手里的勺子一扔,“你慢慢吃,我得去通知一声兴哥。”

说着不顾两眼茫然的同伴,撒腿就跑了出去。

陈大河跟着袁胖子上了二楼,这里是一个大约五六十平的大房,只在中间摆了一张圆桌,不过沿四周还有不少茶座,两把椅子中间一个茶几,看上去倒像个谈事的地方。

“先生,”袁胖子点头哈腰地笑道,“您看是坐窗边,还是上正桌?”

“窗边吧,”陈大河毫不犹豫走了过去。

袁胖子立刻招呼跟上来的儿子把桌椅调整好,然后亲自捧来一套功夫茶具,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之后,用镊子夹起一只茶杯倒上七分满,放到陈大河面前,才转身下楼。

陈大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一眼窗外越聚越多的飞仔,嘴角挑起一抹笑容。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