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一点半,历经两个小时的两岸文化交流月开幕式宣告结束,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场内的三千多人有序离开剧院。

陈大河也回到廖雪萍身边,和她一起同香江各界知名人士握手道谢,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过了十二点,才回到大巴车上。

两人坐在前面第一排,在等候其他人上车的时候,廖雪萍问道,“你今天上蹿下跳的,成绩怎么样?”

今天陈大河可是狠狠露了把脸,还好跟她一起坐在首排的那些艺术团领导都认识这家伙,也没人说什么,否则少不得有人要回去打小报告。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手到擒来啊,”陈大河笑道,“不过这两天我就不能跟你一起跑行程了,那些访问什么的你就自己撑一下,我得把后续的事情安排好。”

“没问题,”廖雪萍满口答应,“反正我行程也不多,主要是过来表演的艺术家们露面,我只需要帮他们安排好就行。”

陈大河微微一笑,想了想说道,“我看过之前的行程表,基本上还是以咱们这边的艺术家表演和参加访谈节目为主,与香江文化界的交流也只限于几场座谈会,我是这样想的,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除了与钟先生他们会谈之外,不妨也组织几场酒会,邀请香江文化界的知名人士过来参加,和他们多交流交流,互相多了解,也能增加一些感情。”

“你当我不想啊,”廖雪萍翻了个白眼,苦笑着说道,“咱们这次过来交流表演展览可都是免费的,虽说这边的食宿交通有香江市府承担,但其他方面的开支也不小,办一场酒会动辄就是几十万,这可都是外汇,我们也只有最后离开时候的一场答谢酒会预算,想再多办几场,确实负担不来。”

“负担不来也要办啊,你那个预算里的就是个答谢宴,跟招待宴的性质可不一样,”陈大河撇撇嘴,“老翟不会这么小气吧,怎么说也是对外交流活动,哪有连经费都不给足的?”

“你以为他有多大本事,”廖雪萍摇了摇头,“部里每年的预算都有固定的去处,如果是国内还好,增加一点临时预算不太难,可涉及外汇的就不可能了,尤其这个文化交流月是突然决定举办,经费还是从海外文化中心那里挪过来的,更不可能随意增加开支。”

“唉,不对啊,”陈大河侧过身子,皱着眉头问道,“海外文化中心是创汇的项目啊,怎么部里经费还这么紧张?”

“你以为创的汇就都是部里自己用啊,”廖雪萍看了后面一眼,压低声音说道,“所有盈利都是先上缴,然后等上面统一分配,部里唯一落下的好处就是可以多分一点,但也不够四处乱撒的。”

此时司机还没上车,后面的人离他们也都隔着座位,说小声点也没人听见,否则廖雪萍真可不敢跟陈大河说这些,被别人听了去可不好。

听到这话陈大河也没办法,他虽然有钱,但也不是散财童子,没有替公家出钱办事的道理,就算他自己乐意,别好心办坏事,给自己摊上麻烦可就糟了。

找EO集团旗下的几家公司赞助也不合适,一家美国背景的公司无缘无故赞助内地的文化访问团,怎么看怎么有鬼,对陈大河来说,一切有可能带来麻烦的事都应该杜绝。

摸着脑袋想了想,陈大河说道,“六姐,我觉着你可以给五哥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统战部每年要在海外办几十场招待宴会,那些宴会不可能都是花的外汇吧,否则统战部哪来这么多钱?他们肯定有什么小窍门。”

“嗯,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廖雪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除了统战部,外交部那边的经验也不少,我可以多打听打听,总能找到办法。”

如果真有这种不花钱或少花钱就能办成事的方法,当然是最好不过,也省得陈大河还要操心,怎么帮六姐把声势做大,给她增加一点政绩。

等人全部到齐,大巴车缓缓开动返回酒店,国家舞蹈团的艺术家们不用奔波,就留在凤凰大剧院彩排,准备晚上的表演,其他所有人也都要动起来,在酒店稍作休息之后,便分散到香江各区,进行各项准备工作。

陈大河则再次孤身一人偷偷离开,在饶山的陪同下坐上伊法轿车,向九龙城寨而去。

车子还没开出酒店停车场,亲自开车的饶山就拿出一只厚厚的文件袋往后递,“大河,这是你吩咐我代收的东西,今天早上有人刚送到的。”

这个就是杰罗姆从瑞士派专人送来的工作报告,自从他四月份回国之后,这已经是第三份,除了杰罗姆的,刘建设也会提交一份包括艾玛管理的五洲粮食集团动态的工作汇报,至于卢卡的QC基金,却是用加密电报的方式每月汇报一次,没异常情况就不需要管,有异常的陈大河才会另作安排。

陈大河接过文件袋,并没有立刻打开看,而是顺手放在旁边的座位上,看着坐在前面的饶山说道,“老饶,有个事你记一下,今天就跟马佳彤联系,说是我的意思,在深阵范围内出版一份免费报纸,内容以市场和产品动态信息为主,另外安排一下投资公司信息部的负责人,同马佳彤做一下对接,所有信息都由你这边提供。”

“明白,”饶山点点头,随即看了一眼后视镜,好奇地问道,“免费报纸?不收钱的吗?那不是要赔很多。”

“不收钱不代表没有收入,报纸除了卖钱,还可以收广告费,”陈大河靠在椅背上,脑袋后仰作闭目养神状,“窍门我不会说,你让佳彤自己去想,想不出来的话,她那个出版社也别开了,回北金给我带孩子去。”

饶山一听,忍不住噗呲一笑,“大河,你这个惩罚对别人是惩罚,但对佳彤他们来说却不一定,弄不好她真收拾收拾,直接回北金陪茜茜去了。”

陈大河顿时眼睛一瞪,“他们就这点出息,那我换一条,她要是干不好,就给我留在深阵,这辈子别回北金去。”

“嗯,这个好,”饶山笑着连拍方向盘,“我要这么跟她一说,您信不信,要不了几年,她这家出版社能成为全国最大的非公出版社,弄不好能声震全国,到时候肯定有出息!”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