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饶山出了门,陈大河才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情况,要把老饶支开了说?”

“还不是你的情况,”马安国压低声音,满脸严肃地问道,“就你跟奥利弗那点事儿,还有你在欧洲的产业,能让大山他们知道?”

“不知道也能猜到,好多事儿我都是靠他们去给办的,老董就在欧洲那边执行秘密任务,老饶多少也能猜到一点,不过没有实锤,”陈大河撇撇嘴,随即反应过来,“等等,我跟奥利弗可没事儿啊,注意点用词。”

猜测不等于事实,就猜到的那点东西,也是陈大河故意放出来的,无非是表明自己疑人不用的态度。

现在陈大河派给董建磊的任务是一条线,刘建设也属于那条线上的,派给饶山又是一条线,国内的业务掌控都是他在负责,两条线互不统属也不通气,饶山这边无所谓,但如果哪天饶山知道了董建磊那边的详细情况,陈大河就要考虑收网收权了,信任是一方面,关键是他们能不能对得起这份信任,否则哪怕没有背叛,只是走漏一点风声,但凡让陈大河知道,都不敢再重用他们,直接给钱给产业外放了事,也算对得起他们。

马安国翻了个白眼,心里不禁有些意外,当初是他把饶山他们介绍给陈大河的,没想到陈大河能这么信任他们,连他最大的秘密都参与进去。同时虽然有点好奇董建磊的任务,但刚才陈大河都说了,是秘密任务,他自然不会去问。

没继续扯上奥利弗,马安国问道,“好,你的产业他们知道,那你跟美国那边闹矛盾的事他们也清楚?”

“这事你也知道啊,”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奥利弗跟你说的?”

马安国摇摇头,“她倒是什么都没说,不过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跟你联系吗,那我告诉你,除开第一年是真忙,没空理你之外,后来是真不敢跟你联系,好家伙,就因为我是国内过去的,又深得奥利弗的信任,他们直接找了一班人把我盯得死死的,电话监听那是最普通的,估计我写的每一封信,内容他们都看过,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他们政府行为,后来才知道是被财团给盯上了,这群人比白宫还不好惹,行事无底线的,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只能彻底蛰伏,除了上班上课,哪儿都不去,什么也不做,而且我在想啊,反正那边没有意外情况,我找你也没什么事,就干脆不联系了,省的把你给扯进来,就这样咯。”

陈大河皱着眉头,抓了抓脑袋,“他们连你都监控?什么时候的事,持续了多久?”

马安国两眼上翻想了想,“大概是八一年底的时候吧,那会儿正在读二年级,我这个人一直比较谨慎,他们人一出现我就发现了,之前有没有监听过电话就不知道,不过监听了也没关系,那时我就往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平时都是写信,也没有特别的东西,随便他们查去。持续时间倒是挺长,一直到上个月才结束,可能也是跟我要调来香江有点关系吧。”

陈大河眯着眼睛算了算,八一年底,应该就是自己跟奥利弗提出星球大战计划的那时候,马安国是唯一一个从北金过去,又在美国琼斯公司管理层工作的人,自然会进入他们的视线,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被监控这么久,将近三年呐,也就是说那次自己卖出产业后,他们也没有停止,可真够有耐心的。

“虽说老美科技方面厉害,但比侦查手段,咱们国家的老兵未必就比他们差了,我自己也是侦察兵出身,他们那点把戏哪能瞒得住我,”马安国嘿嘿笑道,“在我基本上摸清他们背后的人之后,也给他们来了个反侦查,他们掌握你的那些情报,我差不多也知道了一些,这事儿我连奥利弗也没告诉,开始是担心她靠不住,直接把你给卖了,没想到这姑娘还挺讲义气的,没干一点儿对不起你的事,那时候你们两边已经开始谈判,也就没跟你说,再后来你们和解之后,就更没必要说,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放弃了对她的监控,一心帮她,不过,”

马安国敲敲茶几,看着陈大河低声说道,“现在的EO集团,真跟你没关系了?”

陈大河抿嘴一笑,“无论从哪国法律层面来说,都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马安国恍然点点头,“了解。”

陈大河顿时莫名其妙,你那什么表情?了解个屁啊了解。

“不过跟EO集团划清界限也不是什么坏事,”马安国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说道,“现在的EO集团业务太杂,各种股份和投资项目跟几大财团旗下的公司交叉在一起,不知被掺了多少沙子进来,毕竟还是发展时间太短,底蕴不足啊。”

陈大河倒是觉得很正常,耸耸肩说道,“在美国有不被掺沙子的公司吗?如果不这样,这家公司还能做大做强?只要牢牢地把控股权和经营权握在手里,其他都不是问题。”

“这倒也是,”马安国点点头,默默喝了两口酒,才继续说道,“既然现在你都跟EO集团划清界限,那我的任务还要不要做?”

陈大河咧着嘴无声一笑,“本来就没什么任务,那时候建议你出国,一方面确实是看你的能力不错,埋没在学校里教书可惜了,另一方面也是想等你混出头了,以后能帮我一把,不过现在嘛,很多事情都变了,跟当时想的差得太远,你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去走就行,不用顾忌我。”

“也成,”马安国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后长出一口气,晃晃手里的酒瓶子,“那这几年我还是在EO集团先做着,前面几年虽说一直帮着奥利弗处理事情,但还没有真正独挡一面,这次也算是个不错的机会,而且EO集团这么大的公司,也不算埋没我,等五年期满后再说吧,那时候,可能我就要出来单干了。”

“行啊,”陈大河拿起酒瓶跟他碰了一个,“到时候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吱一声就行,不用跟我客气。”

砰,马安国狠狠撞了一下,握着瓶子笑道,“当然不会客气,我还给你留了一半股份的融资额度呢,这么粗的大腿,不抱白不抱。”

陈大河咧嘴大笑,拿着酒瓶便对嘴吹。

虽然马安国刚才说得轻松,很多细节都没描述,但陈大河心里清楚,如果八二年那个元旦,自己和美国方面没有谈拢,他绝不会就这么干看着,这顿酒,该喝。

等饶山从外面拎着几个餐盒回来,桌上已经摆了四只空瓶,陈大河说不多喝,还是喝了一瓶多。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