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金就算了,等你公事办完,走之前喝一顿吧,”马安国拿着酒瓶晃了晃,“我刚来这里,许多事情还没处理,估计要到春节才回去。”

陈大河惊讶地眨眨眼,“处理事情?你现在干嘛呢?”

“嘿嘿,”饶山突然笑道,“老营长今天到的香江,专机送来的哦,从明天开始,正式走马上任,接手EO集团在香江的所有业务管理工作,也就是说,他又成我领导了。”

“嗨,领个屁的导,”马安国摆摆手,眼神隐晦地瞟了陈大河一眼,看着饶山笑道,“主要就是管管金融和地产投资方面的业务,顺便监管通信研究院,另外监控一下凤凰影业和凤凰电视台的财务状况,至于你手里的龙江保全公司,来之前奥利弗跟我说得很明白,是我辅助你管理,除了给你送钱,其他一概不予过问,从这方面来说,你是我领导还差不多。”

陈大河一听更加惊讶,四年前马安国去美国留学,就是他通过奥利弗的关系安排进了哈佛,挂的是琼斯公司委托培养的名义,毕业后要为公司干满五年,却没想到这才刚毕业,就被委以重任派到香江当一把手来了?

“名义上的领导也是领导,”饶山可不敢在马安国面前翘尾巴,赶紧说道,“再说这保全公司的架子就跟部队里差不多,这方面您可比我厉害多了,以后可不能不管,而且,”

饶山挑逗地抛了个眼球,“老营长,超过五千号人的队伍,除了没有重家伙,都快赶上一个旅,你就一点儿都不动心?”

“这么多人?”马安国愕然地看着他,“年初的时候我看报告,不才四千人吗,这半年又多了一千多?你小子不会打的豆腐渣吧?”

“什么话,”饶山不满意了,哪怕是老首长也不能说这话啊,当即灌了一大口二锅头,将酒瓶往桌上一顿,翘起拇指往后面指了指,“不合格的我能要?要是随随便便都能拉进队伍,人数早就超过一个加强师了,现在这些都是经过训练合格才留下的,超过百分之八十是咱们自己部队出来的老兵,这里头又有小一半上过西南战场,绝大部分都是从天水围那边招来的,很牛的好不好!”

“哎哟,看把你能的,”马安国嘴上开着嘲讽,眼里却难掩兴奋之色,好家伙,总共五千多人,就有四千多的老兵,还有小一半上过战场,这些情况报告里可没有,看来自己是小看了这家龙江保全啊。

眼珠转了转,马安国扭头看向陈大河,“大河,打个商量呗。”

陈大河正抓着花生米往嘴里丢,不屑地瞟了他一眼,“不打。”

“哎哎,你都没听就不打,什么个意思啊,”马安国拍拍桌子,不满地叫道,“好歹听我把话说出来啊。”

“你屁股一撅就知道拉的什么屎,不就是想让我跟奥利弗打招呼,让你去管龙江保全么,”陈大河拍拍手,看着对面的坐着的饶山,“老饶,你老领导要抢你位置呢,你干不干?”

“啥?”饶山正嚼着卤牛肉,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听明白陈大河的话,登时眼珠子都快突出来,脖子咔擦一下转向马安国,“老马,你真想来?过来没问题啊,我的位置随时让给你,我继续当你手下的兵。”

陈大河诧异地看了一眼饶山,刚才老饶故意拿龙江公司诱惑马安国,还以为他是在逗趣,没想到真有这个想法。

在他们这群人眼里,这个龙江保全公司老总的位置可是个香饽饽,也就是董建磊被他派去了苏联,否则老饶肯定抢不过他,但马安国一回来,老饶就心甘情愿自动让贤,看来老马在他们这些人心里的地位很高啊,最关键是服他。

“哈哈,开个玩笑,”马安国打了个哈哈,抄起酒瓶示意一下,又灌了一大口,抹了抹嘴角说道,“直接去管龙江是不可能的,我得先把分内事做好,龙江那边倒是可以有空的时候去玩玩,不过说回来,相比EO集团亚洲区总裁的职位,我还是更喜欢大山这个位置,可惜啊,端人饭碗就要服人管,用了人家的资源,就得替人办事,等干满五年再说吧。”

“看把你给嘚瑟的,”陈大河充满鄙视的眼神毫不掩饰地瞄了过去,“你自己去数数,包括那些进自己家公司的富二代,有几个一毕业就能当上总裁的?你的优势也就是比他们多活十几年吧。”

“哼,”马安国立刻瞪了回去,“臭小子,你以为我这四年就只读书没干活儿啊?我跟你说,从正式上学之前开始,我就进了美国琼斯公司总部上班,你那个北金分公司的什么马佳彤,曾静姝,我都对接过,只不过她们不知道我的身份而已,就知道我一个英文名字,布鲁斯,怎么样,很有气势吧。”

“气势没看出来,我就知道萨克斯,”陈大河调侃了一句,心里却暗暗点头,以马安国的本事,又有奥利弗肯给机会,工作四年脱颖而出也不算多离谱,这个岗位他还真当得起。

抓了颗花生米,陈大河看着马安国又问道,“老马,你这四年是怎么过的?除了偶尔给老饶他们打几个电话,给家里发个电报寄点钱,你就没想给我也打个电话问安呐?”

马安国冷冷一笑,“还问安,打了电话就不安了好吧。”

陈大河眼神凝视,打了电话就不安?什么意思?

马安国看看陈大河,又看看饶山,并没有马上解释,而是说道,“你们是没去过美国,不知道人老美那边什么情况,我勒个去的,所有场合,无论事情,都不分对错,永远白人第一,白人就对,哪怕是占理的一方受了委屈,那也是你是黑鬼你活该,你是亚裔你活该,那家伙,把我给憋屈得,早知道就待北金了,孙子才出国去,”

丢了颗花生到嘴里,嚼了两口咽下,马安国继续说道,“至于怎么过的,大老爷们的就不诉苦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我还算好的,有个白人老板罩着,比其他同胞幸福几百倍,工作学业都不愁,且当他一帆风顺就是。”

说了半天,马安国突然瞧瞧桌子,“就一花生米,一碟牛肉怎么喝酒啊,哎,大山,听说香江哪儿哪儿的烧鹅不错,现在这个点还有不?”

“啊?”饶山愣了愣,连时间都没看,便点着头说道,“有,我去买两只回来。”

“好,顺便多买俩菜,”马安国挥挥手,“我的口味你知道,自己看着办。”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