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的访问结束,钟先生三人也返回香江,临走的时候,又对内地提出一项请求:增加两地的人文合作交流!

对于这项要求内地自然是乐见其成,而执行的重担,自然是落在文化部的头上。

于是负责对外交流的翟国新再次找来陈大河,“大河啊,这回可不是我给你摊派任务啊,你这个部门就是干这个事儿的,怎么滴,带人跑一趟?!”

陈大河本着能推就推的原则,很委婉地眨眨眼睛,“不是有海外文化交流中心吗,给他们做吧,我这儿接接电话安排一下就可以了吧。”

翟国新也不生气,嘴角上翘不说话,就这么微笑地看着他。

看他这幅表情,估计是推不掉了啊,陈大河摸摸脑袋,又开始讨价还价,“我去也成,不过我这个部门连个人都没有,办不了什么事,具体的事情你得找别人来办。”

“没问题,”翟国新一拍桌子,从旁边的文件堆里抽出一份档案袋递给他,“这是你六姐做的交流方案,八个艺术表演团,一个大型现代摄影展,一个大型书画展,一个民俗文化展,一个内地发展推介会,哦,这个是和外经贸部、广栋那边合作的,全部都准备好了,一个月后出发,你只需要带个队就行,唔,带队都不用,你六姐会亲自参加,她负责和香江的主管领导对接,你作为副手,当个吉祥物吧。”

当吉祥物啊?

陈大河满脸无语,“那不是有我没我都一样,你硬逼着我去干嘛?”

“不是我硬逼着你去,而是这个就是你的本职工作,”翟国新抹了把汗,郁闷地看着他,“你这个香奥台文化交流办公室,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干,接个电话就完了吧。”

难怪廖雪萍不肯出面,非得叫他来说,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在这小子面前就那么麻烦呢。

但不让他去又不行,这种大型活动,容不得出半点岔子,自打陈大河出国留学后没多久,虽然对香江的文化交流从未中止,而且还越办越好,但在香江那边遭遇的阻力也渐渐有了些苗头,后来这点火苗越烧越旺,到了今年甚至差点影响两场演出的正常进行。

翟国新也问过常驻那边的同志,都说没有好的解决办法,直到前天,结束访问离开的钟先生突然跟他说了一句话,这个项目是陈大河开创的,当年他在香江也结识了不少老朋友,现在出了问题,不妨请他跑一趟。

这么一想似乎也有些道理,翟国新便和部长商量过后,决定将陈大河塞过去,至于去了之后,陈大河会不会去做,这倒是不用担心,小陈同志虽然懒散了点,但责任心还是有的,而且办事也靠谱,肯定会想办法解决。

“行,去就去吧,”陈大河点点头,不就是当个吉祥物吗,这事儿他在行,便满口答应下来。

反正要一个月后再走,而且组织安排都有廖雪萍负责,他只需要继续安静地当他的咸鱼就行。

光阴似水,转眼就到了七月下旬,就在国内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天桥百货正式改制的这一天,陈大河与代表团一行两百八十多人,登上了南下香江的飞机。

在机舱的最前面,廖雪萍拍拍宽大的头等舱座椅扶手,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要不是你找EO航空公司谈下非常优惠的包机费,咱们就要坐火车去香江了,哪能有这么好的条件。”

陈大河微微一笑,“也就是现在艰苦一点,等以后发展好了,坐飞机出行就成了常事,这也算不得什么。”

“但愿有这一天吧,”廖雪萍感慨地叹了口气,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道,“天桥百货发行股票,这事你知道吗?”

“知道啊,”陈大河点着头说道,“半个月前有个朋友就跑来问我,这个股票能不能买,我直接让他买了十万股。”

“这么多?”廖雪萍睁大眼睛,“你那什么朋友啊,这么有钱的?”

陈大河抿着嘴,笑着看了她一眼,“家乐福超市的老板,总后张老爷子的孙子,要不是怕影响不好,他能把那三百万股全给包圆了。”

反正法国家乐福还没到中国,在张铁军请陈大河帮忙想名字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把这个给占用了,至于Carrefour,让他们自己再想别的去。

“哦,原来是他啊,”廖雪萍顿时恍然,想了想问道,“大河,你就这么看好这家公司?不怕让你那朋友赔钱?要知道天桥百货这些年的经营状况一直都不太好,否则也不会逼得他们绝地求生,搞什么股份制改造了。”

说到这儿,廖雪萍似乎想起了什么,噗呲一声笑道,“听煜文说,他们工商局商量了好久,也不知道在企业性质那一栏该怎么定性,最后干脆全部写上,全民、集体、个体合营,整个一四不像。”

陈大河听了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内地第一股成立背后竟然还有这么个故事,果然披荆斩棘的每一步都不简单呐。

“哎,问你呢,”廖雪萍见他不说话,不禁推了他一把,“要是把你朋友带坑里了,他不会怨你吧,小十万呢!”

“不会,”陈大河摇摇头,“六姐,你没见过天桥百货的股票吧?”

“没有啊,”廖雪萍感觉有些奇怪,“怎么了?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陈大河伸出右手,比了五根手指,“股票背面印着备注,5年还本,除分红外,还保证每年5.4%的利息,与其说是股票,还不如说是带有债券性质的募资凭证。”

“啊?”廖雪萍也顿觉荒唐,“还有还本付息的股票?”

看看陈大河同样荒唐的表情,廖雪萍突然眼珠一转,“哎,大河,你说我也买一点,怎么样?”

“得了吧,你可千万别碰,干部不准与群众合办企业,上头发的的文件通知还不到十天呢,”陈大河撇撇嘴角,身体外倾,凑到廖雪萍耳边轻声说道,“到了赚钱的好时机,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怎么赚钱最好,其他时候,你们碰也不要碰,真要遇到钱上面为难的事,直接跟我说,我来解决,其他的,别动!”

天桥股份虽然有内地第一股的招牌,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那就是个大坑,仅仅是股份改制,不在管理和程序上做出变化是远远不够的,非得要等到九十年代中期之后,才能看到这家公司的高速发展时机。

而他之所以建议张铁军买这家公司的股份,无非是在打这家公司固定资产的主意,那点股份就是个敲门砖,合适的时候便能迅速扩大比例,有心算无心之下,这家公司能不能撑到下个十年,那还是个未知数。

廖雪萍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抿嘴笑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转而聊起到香江之后,需要做的事情。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