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国新的话在脑子里打了几个转,陈大河默默估算一下,可能这趟不去还真不行。

就算不想去香江混,也没必要平白无故跟这样一位大佬结怨嘛。

而且这事儿确实也没什么为难的地方,无非就是叙个旧拉拉感情,胡扯白咧一番,至于什么引导凤凰台,更不是个事,就算没他打招呼,他们不敢也不会唱反调。

那,就跑一趟?!

陈大河手指在桌面轻轻敲了两下,“翟叔,这回我就跑一趟,不过,咱们可先说好,以后再有这种事可千万别往我头上套,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怕受不住。”

“行行行,没问题,”一听陈大河答应去,翟国新立刻喜笑颜开,拍着胸脯保证,“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保证先问过你的意见,成吧。”

这意思就是还要去呗!

陈大河无语地瘪了瘪嘴角,得,反正自己也就在这里混个一年,转过年就回家带娃,看你找谁去。

六月二十一号,香江访问团到达北金,陈大河陪同外交部统战部这个部那个部的几位领导前去机场迎接,看着从飞机上下来的几个人,心里忍不住吐槽,接待的人比来访的人还多,这该有多隆重啊。

正式代表就三个,后面几个是助理,一行人坐着中巴车到饭店下榻,稍作休息后,晚上举办了一场小规模的接待晚宴。

酒桌上是个谈事情的好地方,但很多事情,尤其是这种国家大事,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就算这些领导说了,也要看钟先生他们信不信呐,所以基本上就聊些两岸的渊源,香江的历史,未来的展望之类,总的来说气氛还算不错。

晚宴过后,几位领导陆续离开,陈大河毫不意外地被留了下来,同时留下来的,还有北金方面安排的一位同志,他将全程陪同钟先生几人的访问过程,没别的意思,就是方便随时提供协助,对,就这样。

酒店一间小型会客室里,钟、邓、利三位入座,顺便邀请陈大河和那位同志坐下,一场微型座谈会就开始了。

“陈先生,不好意思,耽误您的休息时间,”钟先生年近七十,精神头还不错,爽朗地笑道,“由于这几天行程很满,只能占用您晚上的私人时间了。”

“钟先生客气了,您叫我名字就好,”陈大河稍微侧过身体,毕恭毕敬地微微欠身,“能得到您的当面教诲,那是小子的荣幸,怎能说耽误呢。”

这话太假,一看就是客套话,不过钟先生也是久经场面的人,自然不会拆穿,从善如流地叫了一声大河,转而跟他聊起几年前两地文化交流初始时的场景。特别是广栋粤剧团访问演出那一场,冼老团长登台的时候,钟先生也是有贡献过门票的,后来的庆功晚宴也有参加,不过那时候陈大河不喜欢出风头,跟几个熟人在角落里躲清静,两人便没有照面。

现在一说起来,倒也觉得有趣。

闲聊了半天,钟先生突然问道,“大河,你对香江也是了解颇深的,如今香江回归祖国,已是板上钉钉,你觉得,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还需要多做些准备?”

陈大河顿时一愣,这个问题未免也太宽泛了吧,要准备的地方多了去,我哪知道你想听哪个?

“这个问题有点模糊了,怪我没说清楚,”钟先生这时也反应过来,哈哈笑道,“我的意思是,在文化交流方面,我们还需要从哪些方面多做努力?”

这才是聊天的正确节奏嘛。

陈大河微微一笑,随即将准备了两天的论点抛出,“您说我对香江了解颇深,这就有点谬赞了,不过钟先生既然问起,我也确实接触过两地不同的文化氛围,那就谈点浅见,不当之处还请见谅。”

等钟先生做了个摆手的手势,陈大河才继续说道,“我个人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谈一谈,第一个,就是正确对待香江本土的市井文化,”

“市井文化?”钟先生眉头一挑,显然陈大河抛出的这个论点在他的意料之外,“怎么说?”

陈大河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香江开埠已久,扎根岭南,融贯东西,早已形成了既不同于西方,也有别于东方的独特地理城市文化符号,只是以前被外国人统治,殖民者可不会去关注底层市井小民的生活,而本土的香江市民呢,要么读的是西人学校,接受他们一套理念,一心只想着往上爬,要么就是学识低下的平民,根本就不能意识到自己周围的生活也是一种文化,这才造成长久以来无人关注无人研究的现状。”

“陈生这话似乎有点道理,”坐在边上一直没吭声的利先生突然说道,“不过未免有些偏颇,香江的粤语歌曲和粤语电影日渐繁荣,不就是市井文化的体现吗。”

“那是迎合市场,而不是文化研究,”陈大河笑着摇摇头,“老照片,老物件,老街道,老宅子,老街坊,这些才是市井,歌曲和电影可以是市井的一部分,但绝不能代表市井的全部。”

许老四的歌,许老大的电影确实都很接地气,但是也代表不了香江市井,香江对市井文化的研究,还是要到新世纪之后,大面积的城市改造,使得无数老香江人记忆里的街市不断消失,基于对旧时奋斗时光的怀念,才逐渐兴起一股市井文化研究潮流,但那时候,除了几栋保留下来的老房子,可供人怀念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利先生还要说什么,钟先生突然举起手对着他轻轻摇了摇,随后看着陈大河说道,“大河说的有道理,香江的确从未将市井文化作为一个单独的科目来研究,身为一个香江人,竟然忽视了这点,确实是不该,而且,大河,这种研究的作用,不止是确立香江文化特点这一个好处吧?!”

陈大河嘴角上翘,微笑着说道,“市井最大的特点就是人,而香江人来自哪里?内地!研究香江本土文化,便可以从中寻找到香江人的根,从而正本朔源,这就涉及到我要说的第二点,”

说到这里,陈大河稍微停顿,然后说道,“钟先生,我知道香江有些人就喜欢英国的那一套,口口声声是为民为公,只不过到底是为谁,大家心里都清楚,有些时候,必要的引导还是要的,否则有老鼠屎在,难免会坏了一锅粥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