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来了八位老中医,陈大河搬出几张条桌摆在院子里,供老先生们一一把脉。

检查是交互进行,每人由三位大夫诊断,并商量着给出调理药方。

照说这种交叉诊断很容易引起老大夫们的反感,脾气大的还会掀桌子,瞧不起人还是咋滴,信不过找别人去!

刚开始也确实是这样,陈大河去请人的时候,一听说要跟别的大夫一起诊断,基本上全部拒绝,但是在一大包由一根五六十年山参打底的上上等老药面前,有气的都消了大半,剩下那点在陈大河苦口婆心说了一大通好话,将这次诊治对象夸上天之后,也都烟消云散,这才有了现在这幅其乐融融的画面。

这些老中医大多水平差不多,只有那位常驻紫禁城的杨老先生拔高一截,其他人都认识,心里也服他,便由他来做最后的把关,复诊和检查药方。

不过一番折腾下来,杨老大夫除了在少数几张方子上添了几笔,其他基本上没怎么动,可见那些老中医也是有真本事的。

等三十五个人全部诊断完,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这群老先生们手里拿着各自的方子,又开始新一轮的互嘲。

“老王头,我看看你的,哎哟,肝不好啊,我还以为你心不好呢,”

“滚,你才心不好,看看,你那儿写的都什么,气虚体弱,何止心不好,简直就是心肝脾肺肾一块儿不好!”

“赵老头,你这心病估计是没法儿治了,连杨大夫都说只能平心静气疗养,我看你还是退休回家带孙子得嘞,”

“屁,你张老头退了,我都还能再干十年,倒是你家那大孙子,给你带你也带不动吧。”

“李教授啊,你这脊椎骨不行啊,张大夫让你多动动,怎么着,地坛公园那儿我给你占个位置,跟着老哥们儿练练太极去,”

自打七八年底首长题了一幅字,太极拳好,四九城里就掀起一阵练太极的风潮,这里边的老爷子倒有小半都练过,可再怎么练,毕竟年纪也大了,今天这拨人里面就没有一个健健康康没毛病的。

什么高血压冠心病支气管炎颈椎病几乎每人都或多或少有一点,看上去一时半会儿的要不了命,时间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人拖垮。

开药方只是第一步,除了汤药调理,需要按摩针灸拔罐艾灸的也不少,病症轻点的,这些老中医会安排徒弟上门服务,有些严重需要他们亲自出手的,近段时间他们也会亲自上门,等症状缓解之后,再交给徒弟来护理。

陈大河看看院子里闹哄哄的,走到杨大夫旁边,轻声说道,“杨老,刚才我见那些方子,大部分都是普通药材,如果用老药的话,会不会效果更好一点?”

“就你送的那种老药?”杨老回头笑了笑,“其实效果区别不大,老药的药性是重,但一般是用来吊命,或是重病的时候用猛药,调理用一般的药材就够了,除非是百年山参那种级别的,有补元养精之效,才需要另开方子,否则用现在的方子就好,而且你看看,”

说着指了指院里的人群,“这么多人,就算你有一两根百年老参又能顶什么用?现在这样就最好。”

还真有区别?

陈大河咬咬牙,轻轻扯了扯杨老的衣袖,“杨老,麻烦您来一下。”

杨老先是一愣,接着眼睛一亮,这小子该不会真有百年老参吧?

悄无声息地跟着陈大河转到里屋,只见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只小木箱,小心翼翼地抱着放到书桌上。

箱盖打开,杨老登时睁大眼睛,抬起头诧异地看向陈大河,“这些,都是百年老参?”

陈大河苦着脸,有气无力地说道,“八根一百多年的,五根两百年以上的,两根三百年的,两根三百五十年的,总共十七根,都在这儿了。”

除了两根五百年以上的老参,其他的百年人参都在这里,都是前些天关三从一个个宅子那里取回来的,那两根不是他舍不得拿出来,主要还是要留着吊命,补元养精,这些就够了。

为了这些老人家的身体,他可真是下足了血本。

杨老张大个嘴,看着满箱子的老参,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后将箱盖合拢,两手一伸紧紧抱在怀里,“小子,这些我都拿走,其他辅药我来出,保证给你制出一批好药丸来,他们每人一瓶还有多的,我条件不高,多出来的药,我拿两瓶,没意见吧!”

此时的杨老哪里还有高冷的样子,简直就一财迷。

陈大河眨眨眼,“多大的瓶子?”

“呸,”杨老爷子忍不住啐了一口,“老头子还能贪你的东西还是怎么滴,一百粒药丸子一瓶,就外面那些老兄弟,一人三五十粒就顶天了,我那儿留了他们的诊断病例,等熬好药会注明用法剂量,剩下的半个月用一粒,要不了一年保证个顶个的健康。”

这么神奇?陈大河狐疑地看着他,“您老练的是大还丹?”

“你以为是武侠小说啊,”杨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顿了顿想想说道,“就是个延年益寿的方子,用百年以上的老参打底,加以十几味药材炮制,要是再配上够年份的灵芝和首乌,效果会更好。”

“灵芝和首乌啊?”陈大河抓抓脑袋,转身又从柜子里抱出两只小点的箱子,满脸心疼地说道,“杨老啊,这可是我的全部家底了,您可得弄出点好东西来啊。”

等箱盖打开,杨老爷子眼珠子都快突出来,“百年首乌、深山灵芝?!”

松开抱着老参箱子的手,捡起首乌和灵芝一个个检查,好半天才直起腰来,舒了口长气,“小子,这么滴,你还有什么老药都给拿出来,我这儿别的没有,就是老方子多,我这儿不够的,紫禁城里还有两个老家伙,他们那儿方子也不少,就是缺好药,弄出来的好东西,保证亏不了你!”

陈大河满脸纠结地看着他,“老爷子,照说你们为紫禁城里的大首长服务的,那里还能缺好药?”

还有半句他没说出来,您老不是跑我这儿打秋风来了吧?!

本以为又要收获一枚白眼,却不想老爷子长叹一声,“你以为那里好药就多啊?也不看看里面住的都是些什么人,那都是一心为国大公无私的,能打着国家的旗号去搜罗老药?好药材是不缺,但那是下面的药材厂送上来的,普通货色管够,真正的好东西质量或许不比你这儿的差,但数量还真比不上,而且那都是留着吊命用的,哪能随便给人练方子?”

练方子?陈大河眼角直抽抽,果然是拿自己的东西练手来了。

不过他也没有小气,药材这玩意儿,本来就是给人用的,而且养身总比治病好,该舍得的时候,他比谁都舍得。

于是强忍着心痛,又抱出几只小木箱,“这回真没了,好家伙都在这里,其他的普通药材您也看不上,拿走吧拿走吧。”

还真有!

杨老眼睛泛着贼光,打开箱盖一一检查,顶级的铁皮石斛,风干的天山雪莲,斗大的花甲茯苓,还有冬虫夏草和苁蓉,都是道藏里面名列九大仙草的上等药材,而且分量还不少。

乐得老爷子抱着木箱不肯松手,就这些东西,再搭配一些其他的辅药,他能把祖上传下来的方子都练个遍,今天这趟没白来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