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陈大河充满怀疑的眼神,关三很是觉得冤枉,“我是真不认识,虽说知道几张练功用的药方,但那是配合习武用的,作用是刺激气血增长,强健体魄,只能给年轻人用,跟调理身体是两回事,而且我要认识这种人,当年贝儿生病的时候,不就求上门去了么,哪能让她遭那份罪。”

陈大河顿时恍然,也是啊,当年金贝儿重度营养不良发育迟缓,气血亏空得厉害,要是关三真的懂医理,哪怕当时再缺物资,他也会想办法弥补一点的吧。

“我又没说什么,着什么急嘛,”陈大河甩甩手,“没事儿,我自己去问人,对了,”

说着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把陈刚他们送来的山货老药全部挑出来拿回这里,指不定就能用得上。”

已经两三年了,那帮开山货公司的老兵每个月都会送一批珍贵山货过来,除了皮毛野味,老药也是其中一个大类,别的不说,单单是百年以上的老山参就有十几根,还有两根超过五百年的,全喂陈大河能把他给吃死。

“成,”关三立刻点了点头,转身就去骑车准备出去办事,那些山货都分别存放在陈大河的二十六套宅子里,要用的话只能去那些地方取来。

下午些的时候茜茜也在安英的陪同下回了家,见到陈大河小嘴一撇眼眶发红,“成爷爷没了,我想去看看老师不让。”

也难怪她这么伤心,茜茜在人大上学,平时跟着徐闻平没少见成老,感情自然比陈大河要深。

陈大河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搂着肩膀轻声安慰,“没事儿,刚才我去看过了,老人家那里很热闹,不差你一个。”

他没提带茜茜过去的话,有孕在身不能参加白事,很多地方都有这个规矩,不管是从习俗还是安全的角度考虑,都还是安分点的好。

茜茜也知道这个,刚才这么说也只是因为心里难过,此时趴在陈大河怀里,撅了噘嘴没再吭声。

把茜茜送回房间休息,陈大河去到书房,开始满世界打电话找人,

“喂,五哥,是我,认不认识有经验的老中医的?不认识?你个搞统战的竟然不认识老中医?不认识那就去找,干什么用?给老爷子调理身体的,嗯嗯,快点啊,要有真本事的,……”

“大哥,是我,要老中医……”

……

“铁子,给我找几个老中医,厉害点的啊,你爷爷的保健医生?当然可以啊,明儿个带我去见他,就这么说定了。”

“东子东子,老中医老中医,”“滚,爷不是老中医,你才是老中医……”

……

一连十几个电话打出去,陈大河手都酸了,不过收获还不错,现成的就有四五个,都是在四九城里有口皆碑的老同志,行医济世几十年活人无数,尤其是张老爷子的保健医生,那是有钱都请不到的大牛,平时就在紫禁城坐镇,连李中和他们都没资格让人家出手,不过有了张老爷子打招呼,请出来开个方子问题倒是不大。

不过现在几位老爷子都忙着成老的身后事,肯定没时间过来陪他玩什么调理的把戏,陈大河只得带上礼物一家家地拜访,先把态度做到十足,跟他们约好时间上门出诊才算定下来。

一晃就是半个多月,时间转到六月中旬,陈大河挑了个星期天,将认识的老爷子们都请到家里。

“我说小子,你这是玩的哪出戏?场面挺大啊,”李中和端着个紫砂壶,扫了一眼正满院子晃悠的十几个老头儿,还有边上聚在一起聊天的十来个老太太,满脸迷糊地问道,“怕我们几个老家伙哪天就没了,趁还在的时候提前聚聚?”

陈大河张张嘴还没出声,徐闻平就大步流星地踏上台阶,直接坐到回廊下的石栏杆上,翘着二郎腿说道,“聚聚也不错,这些天忙着送成老,我也是心有戚戚然,说不定哪天咱们中间哪个人就没了,趁活着的时候多聊聊吧。”

“嗯,是这个理儿,”在北交大退休的任老爷子腆着个肚子走了过来,“今天是大河家,下个周末去我那儿,让我老伴儿给整桌好菜,大家伙儿好好整两盅。”

“得了吧您,”在北外上班的秦教授卷着舌头一口的地道北金话,“就您那身子骨,还两盅,我看半盅就该去陪成老了。”

“嘿,不服是吧,”任老爷子将袖子往上一撸,“那待会儿酒桌上咱俩比划比划!”

“比就比,”秦教授眼睛一瞪,“谁怕谁啊。”

“你要跟谁比酒啊老任?”那群老太太中间一道眼神杀过来,“你要是不想活了,我今天就送你上路。”

好大的杀气,吓得俩老爷子脖子一缩不敢吱声。

陈大河抹了把冷汗,拱着手叫道,“爷爷奶奶老祖宗们,听我说两句啊,今天请您们来呢,没别的意思,就大家伙儿聚聚热闹热闹,另外啊,我请了几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给各位长辈瞧瞧身子,不是治病啊,就是调理保健,也好长命百岁,多看看咱们祖国的发展成就,诸位都是老前辈了,为国家奋斗了一辈子,现在国家好了,怎么着也得多看几眼是吧。”

话音落下,刚才还嘈杂的院子顿时安静下来。

调理保健?

用得着吗?

“小子心思不错,”徐老爷子打了个哈哈,“不过调理什么的就算了,这单位上一年组织两次,每次我老头子都有参加,犯不上再白费功夫。”

“就是就是,每年都有呢,不用再弄,”

“调理就算了,还是把你藏起来的茅台多整两箱,待会儿老哥几个好好整两盅,”

……

陈大河囧着脸,您那是体检好吗,跟药物调理就不是一回事儿。

好嘛,之前就是担心这些老爷子们讳疾忌医,才用聚会的名头把他们都骗过来,果然来了也不想做,待会儿老中医就要到了,可别让他们白跑一趟。

幸好这里面还是有明理的,吴红英老太太将桌子一拍,“都给我闭嘴,一个个七老八十还没人家小年轻懂事,大河费这么大力气把你们请过来,是让你们来喝酒的?啊?有一个算一个,谁都不许跑,哪个敢跑我削他。”

“就是,”任老爷子的夫人也将架势一摆,“让你们多活几年亏了你们是吧,谁敢跑,削人的时候算我一个。”

不止她们两个,所有老太太顿时结成统一战线,冲着对面的十几个老爷子虎视眈眈。

“咳咳,”李中和赶紧打圆场,“不就是调理吗,这个我做过,把把脉,弄点药水喝喝就完了,出不了事,当然,怕苦的不算,老罗你可以不喝,熏个艾草就行。”

“呸,”罗东升啐了一口,“老子就是一路苦过来的,回头咱俩连干三碗,谁喝不下就是孙子。”

李中和眼睛一瞪,“来啊,谁怕谁!”

陈大河又抹了把冷汗,一大把年纪了,要不要玩这么大啊?还连干三碗,当白开水呐?

不过转念又开心起来,老奶奶威武!瞬间就将反对意见镇压,乐得他就差举起手来欢呼。

正好这时关三走了过来,凑到他跟前说道,“去接人的车都回来了,就在外面。”

陈大河连忙压下蠢蠢欲动的双手,赶紧出去迎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