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建议去投养殖业啊?

阿兰有些无语,万里迢迢从欧洲跑来这里,就让自己去养羊,这也太扯了吧,真当欧洲就没有地方可以养羊了吗。

如果不是来之前提奥先生有过交代,必须在最大程度上尊重陈大河的建议,他都想调头就走。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艾伦反而提起了精神,身体往前倾,专注地看着陈大河,“陈先生,您刚才说,羊绒的细度标准在十五微米左右?那净绒率是多少?成年羊的单产量又是多少?”

陈大河转头看向他,似乎这位艾伦先生还是个纺织业的行家啊,只不过艾伦要的这些数据他哪里知道。

笑了笑说道,“具体数据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几位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亲自到那个地方去看一看,在此之前,我也将那个地方的情况简单说一下,这个地方位于我国西北部,处于大陆纵深,总的来说,优缺点都很明显,优点是物价很低,非常低,投资成本低到超乎你们的想象,还有许多政策优惠,缺点是那里完全没有任何工业基础,加工厂可以开设在市区,也能解决基本的通水通电和交通问题,但是养殖场和屠宰场只能建在偏远地区,所以建设前期客观条件会艰苦一些。”

听到这番话,艾伦没什么反应,阿兰和安东尼却是眉头紧皱。

他们来之前了解过这里的一些情况,也知道这片土地上正在进行一场变革,但是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适合投资,而琼斯公司选择的工厂地点就在紧临香江,有着一个优良港口的地方,是最适合投资的地方,他们原本想的也是将项目放在那里,但现在陈大河却建议他们在内陆投资,不会是想拿他们当拓荒者吧?

几乎没怎么考虑,阿兰便说道,“陈先生,很感谢您的建议,我会将您的意思转告总部,如果采纳的话,我们会支付一笔顾问费,现在么,”

阿兰笑笑说道,“我们可以享用一份丰盛的午餐,不知有没有这份荣幸,听您说说琼斯公司创业的故事。”

这是委婉拒绝了吗!

陈大河笑了笑,拍拍大腿站起来,说道,“饭就不吃了,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故事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买进卖出那点事,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祝你们好运。”

阿兰尽力挽留,却还是只能看着陈大河推门离开。

“他是生气了吗?”关上门,阿兰回过头满脸荒唐地看着两位同伴,“就因为没有采纳他那个天方夜谭一样的建议,就甩手走了?”

安东尼耸耸肩没有说话,出发前提奥先生和爱奈斯女士的叮嘱还历历在目,天知道这个华人跟老板是什么关系,还是少开口比较好。

反倒是艾伦提出不一样的意见,“我觉得,在上报提奥先生之前,应该去陈先生说的那个地方去看看,细度不超过十五微米的羊绒,在纺织市场上属于最顶级的材料,如果净绒率和单产量达标,确实很值得投资,要是真的能得到这种资源,再加上精美的设计,完全可以将我们的服装公司打入最顶级的时尚界,而投入,只需要几百万美元而已,甚至可能更低,这样的机会我们不能轻易放过。”

做高档面料出身的艾伦,更清楚这种顶级细羊绒的珍贵程度,所以哪怕没有得到更准确的数据,他还是想去求证。

“但是你也听到了,”阿兰反驳道,“那里没有水没有电,甚至没有公路,你想去原始森林里工作?!”

看着艾伦依然严肃的表情,阿兰耸耸肩,“好吧,也许是草原,但那又怎么样,依然原始!”

“我觉得你们的意见并不冲突,”安东尼在中间打圆场,“阿兰,你可以将今天和陈先生的谈话向提奥先生做个汇报,包括艾伦的建议,我知道这家餐厅就有远洋程控电话,一通电话要不了多长时间,如果提奥先生认为可以考虑,我们再去找陈先生,跑一趟他说的那个地方,你觉得呢,阿兰?”

“我?”阿兰看看艾伦,再看看他,摊开手说道,“我没问题。”

艾伦耸耸肩,“我也没问题。”

安东尼拍拍手,“那么我们先吃点东西,尝尝这间顶级餐厅的厨师手艺,然后再打电话。”

陈大河从包厢里出来,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找来餐厅经理乔治,找他要来一张贵宾卡,然后找到在一楼吃饭的江晓英。

“这个给你,”陈大河把卡递给她,“以后你想吃了就直接过来,带朋友来也可以,不过这张卡只能打八折,钱不够的话就挂我的账上,我已经跟餐厅说过了。”

“哇,谢谢小叔,”江晓英笑眯眯地接过来,这声小叔倒是比刚才真诚许多。

先看了两眼,然后把卡收好,江晓英这时才反应过来,“小叔,你跟外商谈完了吗?”

“谈完了,”陈大河拍拍手,“他们现在应该在用餐,你在这儿等他们下来就行,我先回去了,有空来家里玩。”

“哦,”江晓英挥挥手,“小叔再见。”

离开餐厅,陈大河直接回家。

他根本就没考虑过阿兰他们不投资的可能性,他不愿意参与这个项目没关系,大不了换个人就是,所以刚才阿兰表示婉拒的时候,他谈都懒得谈。

既然老提奥想将家族产业发展到国内,那就从这个项目开始起步吧,只是这一个项目不只是单纯的投资实业这么简单,相配套的水电路等基础建设也在投资范围以内,需要尽快拿出整体方案出来,否则就算有罗向阳那边配合,整个审批周期也会浪费大量时间。

回到家里吃过饭,又睡了个午觉,等起来的时候,阿兰他们三个已经等在家里的会客厅中,陪着他们来的依然是江晓英,也幸亏是她,换个人也许连门都进不来。

得到关三的通报后,陈大河洗了把脸走到前院,笑呵呵地说道,“阿兰先生,这么快就有决定了吗。”

“是的,陈先生,这个项目我们很感兴趣。”阿兰笑着站起来,心里涌起一股苦涩,该死的,这个东方人到底跟老板是什么关系,一通电话打到法国,提奥先生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只交代了一句话,那就是全部按照陈先生的意思去办,这还不算完,爱奈斯女士将于近日赶赴北金,亲自主持这次投资谈判,他就要被夺权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需要重新挽回在陈大河眼里的印象分,保证在被夺权之后不会更进一步被踢出局,虽然现在欧洲经济回暖了,但这样的高薪工作可不好找。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