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如今的伊克昭盟,后世的鄂尔多斯有什么,陈大河能毫不犹豫地说出四个字,羊煤土气。

可将范围缩小,放到榆树坳这方圆几百里地,他可就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抓瞎。

但不管怎么算,这儿也脱不开那四个字,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占了哪一样。

如今默默无闻,后世鼎鼎大名的内盟白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白绒山羊,能带来纺织业极其珍贵,细度在十五微米左右的细羊绒,用这种羊绒纺成的布料或毛线,其价格放眼全球也是首屈一指。煤土气不用说,煤矿、稀土和天然气,都是后世需求量极大的矿产资源,其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只不过,搞矿业开发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太大,而且现今这个时代为了创汇,到处都在开矿卖原料,整个市场都是处于无序发展的状态,大矿大开,小矿小开,给钱就卖,甚至恶性竞争,自己人跟自己人抢生意降价卖,不知造成多少资源浪费,尤其是稀土,这种极其珍贵的矿产资源竟然低价倾销二十年,本来是优质资源,结果价格越来越低,尽便宜了外国人。

这里面有很多深层次的原因,陈大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的事解决。

要是这里有矿的消息传出去,赚不赚得到钱是小事,只怕这片荒凉的地方很快就会被络绎不绝赶来的大小矿业单位进行破坏性的开采,等不到十几年后市场规范起来,整个榆树坳乃至伊克昭就会变得满目疮痍大地破碎,恐怕这应该不是李慧芳想看到的吧。

捂着,一定得捂着,这个时候绝不能到这里来探矿,等到十年后再说。

难不成,要养羊?就在这漫天黄沙的地儿?

一边听着李慧芳的介绍,一边在脑子里盘算,陈大河忍不住抓了抓头发,草场资源缺乏,养羊也只能圈养,可不通路不通电不通水,这特么叫人怎么玩儿啊?

“榆树井不大,北边是莎草甸,那里有草可以放牧,南边是草沟子,从那儿往西还有条河,河尽头是水沟洞,听说风景挺不错的,不过我没去过,”李慧芳边走边说着,“往东就没什么了,不过那儿地名挺有意思的,叫尚海庙。”

“尚海庙?”陈大河脚步一顿,诧异地往东边看了一眼,原来这儿是煤矿区啊。

他别的不清楚,不过有个叫尚海庙煤矿的还是听过,没别的原因,当时听了只是觉得奇怪,怎么西北边也有个尚海的?

现在知不知道是什么矿类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打定主意,先帮这里把养殖业做起来。

至于怎么做,还需要再仔细想想。

拉着李慧芳找范书记了解情况。

不来还好,一来老范同志立刻开始滔滔不绝,“苦啊,俺们这儿是真苦啊,土地不好,种不出粮食,长不出好草,牧民兄弟只能逐草放牧,可这草场也是一年比一年少,能养的羊也就越来越少,再这么下去,榆树坳就要集体去唱莲花落了哦。”

陈大河忍不住抹了把冷汗,得,情况没了解多少,直接成诉苦大会了。

“范书记,咱们这不是正一起想办法吗,”李慧芳安慰道,“办法总比困难多,以后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这我信,这我信,”范书记立刻挥动双手,慷慨激昂地说道,“先是你来了,现在北金的陈同志也来了,可见上头对我们牧民还是非常重视的,只要咱们齐心协力,跟着D走,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这下陈大河感觉背上的汗更多了,咱不过是来看看朋友的,没必要捧得这么高吧。

可看看正满脸兴奋的其他人,陈大河还是决定不泼这盆凉水。

但是就凭范书记现在这状态,还是什么都别问了吧。

吃过晚饭,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陈大河便准备离开。

“这么快就要走了啊,”李慧芳依然是昨天那套蓝色工作服,带着淡淡的不舍,说道,“你还没找范书记了解清楚情况呢。”

“了不了解都一样,”陈大河笑着耸耸肩,“我已经想好要做什么项目,而且这个项目是专门为榆树坳设计的,无论这里是否具备条件,都不影响项目的落地,万一真的没这个条件,大不了从附近其他地方挪呗。”

“已经想好了?”李慧芳惊讶地看着他,“什么项目?”

“养羊,”陈大河咧着嘴笑道,“办个超级牧场,专门圈养这里的特产细绒羊,另外再投建几个加工厂,对羊绒、皮革和羊肉进行深加工,搞个农业一条龙,这个项目要是能建成,养活大半个榆树坳的人不成问题。”

李慧芳倒抽一口凉气,“你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也不是手笔大,”陈大河撇撇嘴角,顿了顿说道,“主要还是国内没能形成规模化的加工企业和产业链,其实这种级别的投资在国外来说并不罕见,等你哪天出国去看看就知道了。”

国内更多的是采用麻雀战术,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加工厂和供应链,特点是规模小数量大范围广,好处是可以就近满足老百姓的生活需要,坏处就是成不了气候,等市场的大门一开,九成九的都要完蛋。

陈大河要投项目,自然不会投那种小作坊式的,而是照着这个地方的极限承受能力来设计,反正钱多得没地方花,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玩把大的。

没电没水没路,建就是了,先把地圈起来再说,不差这几个小钱。

“对了,还有个事,”陈大河突然又说道,“回头有投资方过来谈判的时候,按照惯例,你们这边会安排专人对接,到时候他们会指定由你来对接,你先有个心理准备。”

“嗯?”李慧芳眨眨眼,“不是你来谈吗?”

“我可没这闲工夫,”陈大河甩甩手,“我就牵线搭桥,定好项目后自然会有投资人介入,后期的我一概不管,”

说着顿了顿,又将口风一转,“也不能说不管,只是不管日常工作,要是投资方派来的负责人不讲规矩干了什么出格的事儿,你只管跟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他。”

“说的跟真的似的,”李慧芳努努嘴,“又不是你投的项目,人家凭什么服你的管。”

陈大河横了她一眼,“少废话,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否则自己个受了冤枉气可别怨我。”

然后拍拍屁股,往远处的车子走去,“走了,回见。”

关三正蹲在车子旁抽烟,看见陈大河过来,将烟头在地上捻灭,然后拉开门钻进了驾驶室。

他其实也是会开车的,只不过没有驾驶证而已,不过在这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也没人查他的证件,照开不误。

陈大河拉门上车,看了看后视镜里的李慧芳,右手伸出窗外摆了摆,随后车子发动,渐渐远去。

“这就走了啊,”从院子里出来的范书记看着渐行渐远的吉普车,竟然有些恋恋不舍,看了看李慧芳说道,“怎么不留他多住几天,”

顿了顿又问道,“是不是在这儿住不惯啊?”

他是担心这位北金来的陈同志受不了这儿的苦,呆一晚就溜回去了,这还不是关键,要是连着把李慧芳也拐走,那可就损失大了去,甭说昨天那些东西,就算再多十倍也补不回来。

“不是,”李慧芳回过头笑了笑,除了眼丝有些发红,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区别,“范书记,我朋友他说可以帮我们这儿找到投资,您可得早做准备,别等人家投资人过来,又跟昨天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屁,”范书记翻了个白眼,“我那是给你机会呢,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真是白瞎你个大学生。”

一句话说完,他才反应过来,瞪着眼睛说道,“你刚才说啥?给咱们找投资?就,就是报纸上说的,跟特区那样的,外国人的投资?”

李慧芳俏脸微红,摇摇头笑道,“是不是外国人我不知道,反正,他肯定能找来钱,而且如果能到榆树坳来,也会是经过上面一层层审批同意的,您就放宽心吧。”

“屁,有资本家过来,老子宽个屁的心,上面同意也悬,”范书记左想右想不对劲,“不行,这事儿我得跟老杨他们商量商量,看看要怎么个对付。”

说着撒腿就往里跑。

李慧芳笑着摇摇头,再转身看向东边,只能远远地看到一个模糊的车影,很快翻过一座小坡,消失在眼前。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